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三十三章 地下水牢
    穿过小桥,只看见蓝鲸和魔芋正端着茶水走过,见到逍遥云立马俯身行礼,而魔芋随意的一个动作让蓝鲸一个倾身将手中的茶壶掷出,逍遥云迅速闪身一躲,即便如此,茶水还是溅到了逍遥云身上。www.yawen8.com

    卫颜在第一时间看向蓝鲸和魔芋,二人立马跪在地上。

    蓝鲸低头颤抖的说道:“奴婢……奴婢不是……有意冒犯云教主的,还望……还望云教主见谅……”

    虽然知道逍遥云是尊主最大的敌人,可是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人微言轻的小丫鬟,万万不能得罪的。想到这里蓝鲸吓得花容失色。就连茶壶的碎片割破膝盖,她也浑然不觉。

    逍遥云单手扶起蓝鲸,说道:“只是溅了一些水而已,何必吓成这样?连受伤了都浑然不知,难道平日里你们的尊主对你们特别严厉吗?”

    蓝鲸睁大眼睛看着逍遥云,想不到殷教教主不但没有怪罪自己,竟然还亲手扶自己起来?而且这般温柔的和自己说话!换做是尊主……想到这里蓝鲸忙跪地说道:“尊主对奴婢们都很好。”

    “都说不怪罪你了,你怎么又跪下了?看你都受伤了难道你不知道吗?”说着逍遥云再次将蓝鲸扶起来,随手拿出一瓶金疮药交给蓝鲸,笑着说道:“回去早晚各擦两次,数日就好了。”

    逍遥云脸上依旧挂着那迷人的笑,让蓝鲸为此感到心跳加速,她从来都不知道一个男子竟然也会美得如此动人心魄!

    而在此时,魔芋突然从衣袖里拿出一把匕首朝逍遥云刺去,在逍遥云没有任何举动之前,卫颜已经闪身来到魔芋跟前,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其制住。

    卫颜的手擒在魔芋的勃颈处,那把匕首早已经掉落在地。蓝鲸吓得有些不知所措,魔芋怎么会想要刺杀云教主?而刚才那一刻自己担心的竟不是魔芋而是……逍遥云。

    “就凭你也想杀教主?”卫颜的一双眸瞬间冰冷。

    魔芋被卫颜手上的力道弄得喘不过气来,但即便如此还用仇恨的目光看着逍遥云,恶狠狠的说道:“因为……他……该……死……”

    卫颜闻声正欲加大手上的力道,只听逍遥云开口说道:“你是溪苏?”

    听逍遥云如此说,卫颜方才松开了手,但只是为了让她能开口回答逍遥云的话而已。

    魔芋连咳了几下,方才说道:“呵,溪苏?她不是早已经死在你手上了吗?”

    逍遥云莞尔一笑,说道:“溪苏不过是被我关了起来而已,放心,她还没死,我从来就不杀女人,这一点你们尊主是知道的。www.yawen8.com”对于溪苏的死逍遥云当然是不知道的。

    逍遥云说完径自朝前走着,卫颜看了一眼魔芋也随之离开。

    凌云峰--

    梁妙妙带着叶儿和芽儿来到地下水牢,却在门口突然被守卫拦住,梁妙妙顿时一脸气愤的喊道:“大胆奴才,连本小姐的路也敢挡,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

    其中一位守卫冷漠的说道:“梁小姐恕罪,电使交代任何人都不准踏入地下水牢一步。”

    梁妙妙再次气愤的说道:“你们是云哥手下的人,卫颜也是云哥手下的人,说白了你们都只是云哥身边的奴才,而我却是云哥心爱的女人。要知道本小姐肯赏脸来这地下水牢,是你们的荣幸,赶快让开,不然云哥回来了本小姐让他好好惩罚你们。”

    守卫丝毫没有为梁妙妙的话感到一丝恐慌,依旧冷漠的说道:“即便教主杀了小的,小的依然会在死之前站好最后一班岗。”

    梁妙妙气得甩头离去,一脸愤恨的朝藤萝小筑走去。

    “妹妹你怎么生了这么大的气?到底是谁敢惹妹妹生气?”韩冰语不知何时来到了梁妙妙面前,见到梁妙妙此番神情,不禁有些错愕。

    梁妙妙气愤的说道:“还能有谁当然是……”说到此,梁妙妙忙止住了嘴,她私自会见战宇的事情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韩冰语见梁妙妙似乎不想告诉自己,便笑着说道:“妹妹若不想说姐姐不问就是。”

    梁妙妙突然问道:“对了,这么晚了你还出来干什么?”

    韩冰语顿时有苦难言的样子,随后低声说道:“姐姐说了妹妹可不要告诉别人?”

    梁妙妙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只听韩冰语方才说道:“云离开凌云峰已有半月之久,前一阵十二堂的人又起了内讧,我猜一定是云出了什么事情。听水仙说战堂主现在被关在地下水牢里,所以我想去打听一下,毕竟战堂主是随云一起去救封雷使的。”

    听韩冰语如此说,梁妙妙急忙问道:“这么说来战宇的确是最后一个见过云哥的!可是地下水牢的守卫都是卫颜亲自培训出来的,没有卫颜和云哥的命令,他们是不会让任何人进去的。而地下水牢守卫又如此森严,我们怎么能够进去?”

    韩冰语忙拿出一个火把,说道:“我在这上面撒了迷药,只要将火把点燃,那些守卫必不会对我们有所防备,所以很快便会晕过去,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进去了。”

    梁妙妙急忙问道:“可是那样我们不是也会晕过去吗?”

    韩冰语回道:“只要我们提前用手帕捂住口鼻就没事了。”

    “那还等什么?”说着,梁妙妙一把抢过韩冰语手中的火把,然后便朝地下水牢的方向而去。

    这时韩冰语突然一声痛喊,然后便用手捂着腹部,一脸疼痛难忍的样子。

    梁妙妙急忙回头问道:“韩冰语你怎么了?”

    韩冰语有气无力的说道:“估计我是吃坏了什么东西,肚子好痛啊。”

    梁妙妙顿时瞪了韩冰语一眼,随即不耐烦的说道:“真是没用,你就不要去了,省得给本小姐添乱!”

    只听韩冰语说道:“可是……妹妹一个人叫我怎么能够放心那?”

    梁妙妙不耐烦的说道:“不是还有叶儿和芽儿吗?再说你去了又能够怎么样?没用的女人!”说着便带着叶儿和芽儿离开了这里。

    身后的韩冰语很快直起了身子,脸上顿时覆上一丝阴霾,冷冷的说道:“说我没用?哼,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没用?”

    照着韩冰语的话去做,果真轻而易举就进了地下水牢,墙壁周围插着一些燃不尽的火把,借着光亮,梁妙妙清楚的看到两排特别大的铁笼子,而在他们脚下,只有一些铁栏可以供人行走,铁栏下方便是冰冷的污水。

    梁妙妙不禁说道:“想不到凌云峰里还有这么个鬼地方?早知道这里这么冷就多穿一些衣服了,叶儿芽儿,你们快上前边看看到底哪个才是战宇?”

    叶儿芽儿立马应声而去,突然大喊道:“小姐,战堂主在这里!”

    梁妙妙顿时将双手环抱在一起,忍受凉凉的冷意朝前走去,突然从上方掉落几滴水珠在她头上,梁妙妙忙厌恶的朝上方看了一眼,这里不光暗无天日、而且阴暗潮湿又奇冷无比,还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梁妙妙很快走到战宇呆的铁笼门口,见梁妙妙来看自己,战宇急忙欣喜的说道:“小姐,真的是你来看我了?”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朝铁笼门口挪去,只是之前被卫颜挑断了手筋脚筋,即便是想到门口,都是那么费力的一件事!

    梁妙妙随意的扫了战宇一眼,方才厌恶的说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才被卫颜关到这个鬼地方的?还有你的脚怎么了?难道连路都走不了了吗?”

    战宇脸上顿时浮无限许恨意,“哼,卫颜,只要有一天我能离开这里,只要我不死,一定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无论做什么,他都只是想让梁妙妙过上更好的生活。

    战宇突然看向梁妙妙,问道:“小姐你怎么穿这么点衣服一定很冷吧?快把这个披在身上!”

    说着战宇便伸出双手试图解下身上的披风给梁妙妙,可是无论自己多用力,始终解不开身上的披风。

    梁妙妙忙厌恶的说道:“什么味道?这么脏你要本小姐怎么穿?”

    战宇忙停止动作,自嘲的说道:“是啊,小姐怎么可能穿这么脏的衣服?对了,小姐来看我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不然她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

    “当然了,不然谁会来这种鬼地方?”

    “那小姐到底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梁妙妙厌烦的扫了战宇一眼,方才问道:“战宇你老实告诉我,云哥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战宇脸上的欣喜瞬间消失,随后问道:“小姐来就是为了要问我这件事?”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战宇突然自嘲的一笑,随后说道:“他死了!你的云哥死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逍遥云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可能!云哥是不会死的!你为什么要骗我?你就不怕本小姐会杀了你?”

    梁妙妙嘶吼出声,只听战宇继续说道:“小姐,我没有骗你,逍遥云真的死了!他是被冥楼尊主刺中一剑后打下万丈深渊的,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会的!你骗我!一定是你在骗我!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我不相信……”说着梁妙妙瞬间跑了出去。

    叶儿和芽儿紧随其后,战宇急忙大喊道:“小姐……小姐…”可是却始终没有回音,战宇顿时瘫软的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自嘲的说道:“战宇,即便你如此费劲心机除掉了逍遥云又能怎么样?小姐心中依然没有你……”

    文文有没有人看啊?怎么那么少的评论?这部小说梦梦不停地修改多次,改的梦梦都能够倒背如流了,亲们可不要辜负梦梦的一片心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