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三十五章 邢烈逃离地狱之门
    地狱之门--

    不知何时,这里突然燃起了大火,两名守卫被火烧得痛喊出声,其余众多守卫正慌乱的救着那熊熊烈火。www.yawen8.com

    穆玲珑急忙来到门口,挥手间,几枚毒针立马射向门口仅剩的几个人,然后撑着虚弱的身体将邢烈救了出来。

    “珑儿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邢烈不禁疑惑的问道。

    穆玲珑没有回答,只说道:“快走!答应我,不要告诉逍遥云,是我救了你……更不要说我在这里……不然……不然他会死的……”

    邢烈顿时震惊无比,教主竟还活着?真是老天有眼!突然见穆玲珑面色有些苍白,不由得问道:“珑儿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穆玲珑回道:“你快走,答应我不要告诉他,逍遥云就在西郊树林里等着你,我与玄冥有过约定,一个月后他定会放我离开这里……玄冥……他不会伤害我的。你快走,他……他马上就回来了……”

    邢烈一脸担忧的还要问什么,最后穆玲珑实在是坚持不住便以死相逼,邢烈方才无奈的离开了。

    只是他不知道,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穆玲珑便虚弱的跌倒在地,而后背和双腿间的血很快便晕染了那蓝色的衣衫……

    刚出冥楼门口,玄冥突然停住脚步,救不到邢烈卫颜又怎会说服逍遥云离开?

    突然间他想起一个时辰之前,穆玲珑曾与卫颜见过面,难道……玄冥只恨自己被穆玲珑气得断失了判断力。

    这时来人汇报说地狱之门那边出事了,邢烈不知所踪。玄冥愤怒的丢下银河及冥楼六兽,独自朝地狱之门那边走去。

    玄冥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他没有想到穆玲珑的动作竟如此之快?这些日子以来,他竟险些忘记了她是麒麟宫宫主,以她之力应付地狱之门的那些人简直是绰绰有余!

    正火冒三丈的直奔地狱之门门口时,穆玲珑那刺目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他眼中,玄冥大步流星的走向她,脸上的愤怒不由得加深,正欲朝她兴师问罪,却发现她此刻竟晕倒在地,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身上那蓝色的纱裙上满是一片鲜红。

    玄冥本能的伸出两根手指试探一下鼻息,虽还活着可是呼吸竟是那样的不均,随手拿过穆玲珑那纤细的手,将食指与无名指放在那纤细的手腕处,脸上顿时覆上一片阴霾。

    穆玲珑,你竟然有了他的孩子!

    玄冥将穆玲珑放在床上,却看到自己手上布满了鲜血,忙将昏迷不醒的穆玲珑翻了个身,顿时那触目的红映入他的眼中。

    “怎么会这样?”玄冥略为疑惑的自喃道。www.yawen8.com

    蓝鲸顿时低下了头,回道:“尊主……从尊主叫奴婢从书房把她带回枫苑时,姑娘的背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蓝鲸说完忙低下头去,不敢去看玄冥那冷漠的面容,玄冥脸上虽然仍戴着那个面具,可蓝鲸依然能感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身冷意。

    意外的是玄冥并没有指责蓝鲸,只似乎在想着什么。

    那日她跪在冥楼大门口乞求要见自己一面,任由守卫怎样打她,她背上的伤痕无疑是那日所留下的。只是都这么久了不但没有好转反之更加的严重,难道是那日在书房……

    回想着当时的一幕,玄冥双眸微微眯起,伤势如此严重竟还装出一副淡漠高傲的神情面对他?而她之所以会在晚宴上晕倒也是因为承受不住身上的痛苦吧!

    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此刻脸色竟那般的苍白,即便伤成那样还想着要救逍遥云一命,甚至为此不惜引诱他激起他的愤怒,让他更加残忍的对待早已伤痕累累的她。她就是要告诉自己她有多爱逍遥云吗?

    邢烈拖着疲惫而又沉重的身子,想着该如何脱身之时,突然听见众多脚步声朝这边而来。邢烈一阵担忧,难道说离开地狱之门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出来了?玄冥果真不是吃素的!看来他暂时是走不了了!只能先藏起来再作打算!

    邢烈忙躲在一处隐蔽地方,这里这样隐蔽,想来冥楼的人该不会那么快就找到这里吧!想着邢烈才微微叹了口气,但很快便面色微怔,整个人便僵在那里。

    他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可是听闻教主还活着,自己当然想再见他一面,最起码眼下他还不想死。

    只见邢烈一脸警惕地转过身,随手一掌就要击向对方,却突然被对方擒住双手,而另一只手则捂住他的口鼻。邢烈尤为吃惊的看着对方,但由于夜色太暗,他只看到一道黑影。但见那人在捂住他口鼻之后没有其它动作,邢烈不由得有些好奇,整张脸慢慢逼近对方,却在看清对方相貌时差点呼喊出声,对此邢烈方才明白那人为何提前捂住了他的口鼻?

    卫颜皱了皱眉,随后松开手,在邢烈还未好好呼吸一下空气之时便将他一把拉着朝冥楼后院走去。

    这里相较于冥楼中算是最为僻静隐蔽的地方,除了有一些巡逻的人之外,几乎都没有什么人走动,再加之现在是夜晚时分,冥楼大多人都在寻找他们的下落,所以这里暂时只有他们二人。

    邢烈边走边用手捂住胸口,呆在地狱之门也有些时日,虽然玄冥没有怎么为难他,但刚进地狱之门时还是尝到了一些苦头,再加之银河的那一掌,他身体着实有些吃不消。

    “你怎么会在这里?珑儿姑娘不是说你和教主正在西郊树林等着我吗?你在这里那教主呢?”邢烈一连串的问题没有丝毫的回应,只见卫颜避过远处的守卫将其带到一所房间内,方才松开了手,但依旧闭口不语。

    邢烈见此忙追问道:“这是哪里?这不是冥楼吗?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教主呢?教主在哪里?我要见教主!”

    邢烈似乎根本就没看到这房间里除他们二人以外还有其他的人。卫颜依旧则面容冷漠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正在喝着茶悠闲自得看着他们的逍遥云不禁眉头紧皱,甚是无奈的问道:“才半月不见,难道邢火使被玄冥残害已经双目失明了吗?”他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他愣是没有看到,真是枉为风云四使!

    熟悉的声音让邢烈立马转过头,忙欣喜的说道:“教主……你果真没有死!真是太好了……”

    说着邢烈忙走到逍遥云跟前,左看右看,方才说道:“教主,你真的没有死?这是真的吗?”邢烈有些不可置信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疼的惊呼出声,方才笑道:“是真的教主,我没有做梦。”

    逍遥云眉心紧皱在一起,邢烈突然说道:“教主,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见邢烈一脸难过的样子,逍遥云不禁将手负于身后,笑道:“我福大命大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倒是你……”

    说到这里,逍遥云不禁朝邢烈打量一番,蓬头污面,衣衫脏乱不堪,脸上身上都带有少许伤痕,整个一乞丐模样!不过看他的样子,想必还有一些内伤。

    逍遥云不由得认真的问道:“现在怎么样?他有没有为难你?”

    见逍遥云突然这样认真的关心自己,邢烈竟还有些不习惯,忙调转话题说道:“嗨,我能有什么事啊?一点皮外伤而已!对了教主,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逍遥云说道:“这里是一名侍女的房间,玄冥短时间内是不会知道我们还在冥楼的,我们可以暂时呆在这里,等养好伤再作打算!”

    半月前不幸被玄冥的断魂剑所伤,又落入断崖之下,如今身体还没康复。眼下邢烈又受了伤,虽然他极力掩饰,可是逍遥云依然能看出他伤得有多重。所以他们现在断不能与玄冥交手!

    穆玲珑苏醒之时已经是次日晌午,她模糊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最后将目光定在蓝鲸脸上,虚弱的问道:“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只记得自己救了邢烈之后便晕过去了,当时只认为自己就要死了,却不想她不但没死反之还回了枫苑?玄冥发现邢烈不见竟没有杀她?

    蓝鲸开心的回道:“是尊主亲自把你抱回来的!”

    “是玄冥把我抱回来的?”穆玲珑显然不敢相信。

    蓝鲸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疑惑,随后问道:“玄冥是谁?”

    穆玲珑知道武林中不曾有人知道冥楼尊主的名字,却不想原来冥楼中人也不知道!

    “哦没什么,蓝鲸,我昏睡多久了?”

    “从昨晚一直到现在,若不是尊主为你服下了雪凝丸,姑娘恐怕不知还要昏睡到什么时候?”

    “雪凝丸?”

    传闻雪凝丸不但能解百毒还对内伤外伤有着奇效,可是雪凝丸乃由燕无痕亲手所制,而燕无痕早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当时只有一颗雪凝丸留在世上。时过境迁,那被江湖中人称之为“神药”的雪凝丸怎么可能留到至今?又怎么可能会在玄冥手中?即便是有玄冥又怎么会把这具有“神药”之称的雪凝丸浪费在她的身上?

    “姑娘,尊主吩咐姑娘醒了之后就把这碗药喝了。”

    蓝鲸的话让穆玲珑拉回了思绪,看着眼前黑乎乎的液体,穆玲珑顿时感到一阵反胃,只差没有吐出来,不禁说道:“我喝不下去,你先拿下去吧。”

    “姑娘若是不喝,身体又怎么能好呢?姑娘还是把药喝下去吧!”

    “都说了我喝不下去,蓝鲸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蓝鲸无奈的看着穆玲珑,第一次见穆玲珑就是刚来冥楼的那一日,尊主抱着昏迷不醒的她回到枫苑。后来穆玲珑便端着安神茶去大厅,尊主突然大怒,正要怪罪自己,是穆玲珑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让她捡回一条命!

    之后,穆玲珑便从麒麟宫宫主变成了一个卑微的婢女!

    或许穆玲珑是无心救她,可是蓝鲸却总是忍不住想要关心她,更何况倘若尊主知道她没有喝药,一定会怪罪自己的。

    得罪尊主的下场,蓝鲸比任何人都清楚!

    正在为难之际,就见玄冥一身暗紫色长袍走了进来,随手解开身上那黑色的披风扔到蓝鲸手中,随手拿过药碗便朝穆玲珑走来。然后冷漠的问道:“怎么?你不喝药难道是想让本尊亲自喂给你?”

    穆玲珑很快将脸甩向一旁,只当对玄冥视而不见,而玄冥也没有生气,只是坐在穆玲珑的床边冷漠的问道:“你当真不喝?”

    穆玲珑丝毫没有理会玄冥,一旁的蓝鲸不禁为她感到担心,尊主难得没有生气,她再这样,真担心尊主会大发雷霆。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本尊不客气了!”玄冥突然间拿过药碗,将那黑乎乎的液体喝到口中然后一把拉过穆玲珑,对准她那苍白的唇将那苦涩的液体灌入口中。

    穆玲珑顿时感到腹中一顿翻江倒海,随之便感到一阵恶心,干呕了半天方才气愤的说道:“玄冥你真是个魔鬼!不,应该说你比魔鬼还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