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三十七章 血魄
    身体刚刚有一丝好转,穆玲珑就再也躺不住了,非要出去不可,当然她出去并不是因为散步赏花,毕竟这冥楼的风景一点也不美丽,而所有的花草也都是一些草药而已。『雅*文*言*情*首*发』所以她出去只为了熟悉一下院中的花草,或许能从中得知一些关于雪凝丸的事情。

    蓝鲸便陪着穆玲珑在冥楼随意的走着,当然尽量离后院远一些,以免被她发现逍遥云他们还在冥楼。

    和穆十七相处那么久,对于草药穆玲珑也是熟知一些的,只是这冥楼里遍地都是她从没见过的草药。走着走着,突然被一种花所吸引。

    那花的叶子倒是很普通,中间一根细小的茎,两边对称长出密密麻麻的小叶瓣。看起来没有什么特点,可是那中间正绽放着的花朵却是那样的特别,金红色的几片花瓣外好似镶了金边般婷婷绽放,中间吐出七八根长长的美丽的花蕊,从远看去宛如一只展翅高飞的金凤凰,让人不舍得移开目光。

    “这是什么花?”穆玲珑忍不住问道。

    蓝鲸笑了一下,然后回道:“此花名为金凤花,正如姑娘看到的一样,其形状颜色都像极了凤凰,美丽妖艳,光彩夺目。只是这金凤花全株都是有毒的,而里面的白色乳汁毒性更大,所以姑娘还是不要碰它为好。”

    穆玲珑临走前扫了一眼那正肆意绽放的金凤花,很难想象这样美丽高贵的花竟然会是全株有毒。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池塘边,看着池塘里唯一的植物,穆玲珑不禁蹙眉,刚来冥楼时她就被这血红的植物所吸引,可是当时魔芋说这株植物全身毒性强烈无比,只要靠近它都会有危险,所以之后她就再没来过这里。

    “听魔芋说这花名叫血魄,有什么含义吗?”

    蓝鲸犹豫一下,然后说道:“姑娘,这不是一般有毒的植物,这花之所以叫血魄是因为……因为它是有灵魂的,它会吃东西也会睡觉。血魄浑身上下满是剧毒,若不小心碰到它立马会毒发身亡,在它附近若是呆的时间长一点便会感到全身虚弱无力,就算是内力深厚之人也会因此净化功力……”

    天啊,这还是花吗?

    蓝鲸见穆玲珑似乎不大相信的样子,继续说道:“不管姑娘信或不信,总之姑娘还是离它远一些为好,血魄现在还没有开花,等到它开花……我们即使站在这里不碰它,也是会丢掉性命的……”

    不碰它也会有生命危险?它的毒性竟如此强烈?既然如此玄冥为何还要把它养殖在这里?就不怕会因此要了他冥楼中人的命?即便他那样嗜血,可也不会拿自己的人开玩笑吧!

    但很快穆玲珑就否定了自己的看法,因为在她眼前的一幕不得不让她相信玄冥竟真的嗜血到连禽兽都不如!

    隔着这一座桥,穆玲珑清楚地看到对面两名男子正拖着一名女子从玄冥的书房走出来,那女子面目狰狞,头发凌乱,浑身**,而裸露在外的肌肤满是伤痕。『雅*文*言*情*首*发』就这样任由那两个人拖出了玄冥的书房,而被那两个人拖着的地方很快被鲜血染红。

    魔芋不知何时走了过去,在她手中拿着一个铜盆,就这样拿出匕首在那女子的尸体上割了一下,很快大量的鲜血就这样流进了魔芋手中的铜盆里,直到那女子体内的鲜血全部流干为止,魔芋才对着那两个人说了什么,那两个人就继续拖着那女子的尸体朝远处走去。这回,地面上的血迹更加浓重。

    “她是谁?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穆玲珑语气冰冷的问身旁的蓝鲸,虽然自己不是个善良之人,但亲眼目睹一名女子这样惨死还要被放干鲜血,内心还是无比愤恨。

    蓝鲸的双眸满是水雾,只低声说道:“与我们一样服侍尊主的侍女……”

    看蓝鲸眼中只有伤痛而并没有一丝意外之色,穆玲珑便知道,在这女子之前一定有很多女子都是这样惨死的。

    那女子是被人从玄冥的书房拖出来的,那就只能是被玄冥折磨致死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侍女做错了事杀了她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

    很快穆玲珑就为此找到了答案。

    魔芋此刻正面无表情的端着那个装满鲜血的铜盆走了过来。到穆玲珑跟前时极为冷漠的说道:“姑娘还是回去吧,这样的场面姑娘还是不要看的好!”

    穆玲珑只感到那浓浓的血腥味突然扑鼻而来,让她倍感一阵恶心,加之蓝鲸一阵劝解,穆玲珑便与蓝鲸离开了这里。只是没走多远,穆玲珑便忍不住问蓝鲸:“她要做什么?”

    蓝鲸眼中满是哀伤,只低声回道:“浇灌血魄。”

    “浇灌血魄?”

    穆玲珑很快睁大瞳孔转过头去看向魔芋,只见她已经端着空空的还留有一些血迹的铜盆走了回来。在她眼中有的只是冷漠,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与自己同时生活在一起的姐妹这般惨死,她就一点也不伤心吗?

    “这回我的话姑娘总该相信了吧?”蓝鲸突然问道。

    什么话?血魄是有灵魂的吗?会吃东西会睡觉吗?而它吃的竟然就是鲜血吗?

    穆玲珑只冷漠的问道:“她这样惨死的原因就是因为要用鲜血来浇灌血魄?”

    蓝鲸淡淡的回道:“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如果不需要用鲜血浇灌血魄,她若惹怒了尊主,一样也会死的!所以姑娘,你以后还是不要惹怒尊主为好,他真的……真的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为什么要用鲜血来浇灌血魄?”

    “血魄是有灵魂的,务必要女子第一次破身后一个时辰内的血才可浇灌,也只有定期浇灌,才能成长以至于开花。”

    女子第一次破身后一个时辰内的血才可浇灌?

    穆玲珑显然有些意外,难道刚才那女子被拖出来时全身**,原来……

    进入枫苑,穆玲珑就倒在了的软榻上,心中万分慌乱,并不是因为害怕玄冥会这样待她,而是担心……

    “还要附上一个条件,至于这个条件,当然是有关麒麟宫上下所有的人。”

    玄冥的话立马闪进穆玲珑的脑中,当时玄冥说这话的时候她只以为若是自己赌输,连带整个麒麟宫都要奉给玄冥,却不想他竟想要麒麟宫的所有人用鲜血浇灌血魄?

    看着穆玲珑脸色一片苍白,蓝鲸立马关切的说道:“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奴婢刚才说错了什么话?姑娘请放心,尊主断不会这样对待姑娘的,不然姑娘又岂会活到现在?”

    穆玲珑落寞的闭上眼睛,就这样倒在软榻上,玄冥没有用她浇灌血魄,是因为她的血已经达不到浇灌血魄的要求了吧?而这些蓝鲸当然是不知道的。

    渐渐睁开眼,穆玲珑看向蓝鲸,问道:“这血魄?……要多久浇灌一次?”

    “三天……”

    “三天?”穆玲珑顿时惊讶无比,那就是说每隔三天就要有一名无辜的女子为此送命。想到这里不禁再次问道:“那要一直浇灌到血魂开花吗?还有多久才能开花?”

    池塘里含苞欲放的血魄,应该用不了多久就开花了吧?”

    “听尊主说还有三个月。”

    穆玲珑自喃道:“那就是说还要三十多个无辜的女子会遭受那魔鬼的凌虐后用鲜血浇灌血魄!”

    放眼整个冥楼也看不到多少侍女,想必都已经成为地下冤魂了吧!等到这里所有的侍女都惨死后,玄冥便会将主意打到麒麟宫头上吧?毕竟整个麒麟宫只有穆十七一人是男子。

    现在她终于明白玄冥那句“女人于本尊而言只不过是一些不一样的花肥而已”这句话的含义了!

    想到这里穆玲珑嘴角顿时划过一丝苦笑,难怪玄冥会这样轻而易举的答应她的条件,原来竟是别有目的!奉上整个麒麟宫那不是想要多少花肥就有多少花肥?只有半个月,半个月后玄冥若没有爱上自己,那么麒麟宫的所有人将都会落得惨死的下场。而自己如今却是真的也不对那个魔鬼抱有什么幻想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人是有心的,而他却无心!

    直到这会儿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掉到了一个事先设好的陷阱里,而这个将她推进陷阱的人就是那看似温柔善良的韩冰语。

    玄冥来看穆玲珑的时候,她只感到一阵恶心,或许以前对他有着无限的恨意,可是眼下却只恨不得立刻就杀了他,杀了这个魔鬼!

    玄冥只自顾地坐在她床边很自然的拉过手腕,随即认真的把着脉,然后拿过蓝鲸手中的药碗示意穆玲珑喝药。穆玲珑随手接过那碗黑糊糊的液体一饮而尽,随即便放下药碗看着玄冥,问道:“你之所以答应我的条件,就是为了要我麒麟宫众姐妹的鲜血来浇灌池塘里的怪物?”

    怪物?

    玄冥并没有多少惊奇,只挑眉问道:“是蓝鲸告诉你的?看来下一个要浇灌血魄的人,该轮到她了!”

    穆玲珑瞬间像发了疯一样,双手紧抓住玄冥的手臂,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这样嗜血无情?”

    “不是你说的本尊是魔鬼的吗?难道你忘了?魔鬼本身就是嗜血无情的!”玄冥漫不经心地说着,好像他们谈论的只是家常便饭一般。

    似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穆玲珑方才松开手,强烈压制住内心的火气说道:“是我亲眼所见的,跟蓝鲸没有任何关系!”

    “你以为这样说本尊就能够放过她?”玄冥还是一脸笑意,自从发现穆玲珑怀孕之后,他来枫苑就第一时间摘下脸上的金色面具。

    “你到底要怎么样?”穆玲珑望着玄冥,眼里充满仇恨的火焰。

    玄冥勾了勾嘴角,说道:“即便你想要为她求情,也不是这样的求法吧?难道穆宫主不知道,求人的时候是该什么样的表情的?”

    穆玲珑没有说话,听玄冥的意思,是只要她求他,他就会放了蓝鲸吗?

    玄冥不免笑了一下,说道:“穆宫主的个性一向都是这样高傲冷漠的吗?从来都没有笑过?”不知为什么,玄冥突然间就是好奇穆玲珑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穆玲珑看向玄冥,他的意思就是说倘若她笑一下,他就可以放过蓝鲸吗?

    “是不是我笑了你就能放过蓝鲸?”不让她用鲜血喂食血魄?

    “那要看看你的笑容能否让本尊满意了?”玄冥漫不经心地说着,随手接过一盏茶,慢慢地品尝着。

    穆玲珑真恨不得一把将玄冥手中的茶杯抢过来摔在地上,然而,为了不得罪玄冥,为了救下蓝鲸,她只能将心中的恨硬生生的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