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三十八章 蓝鲸爱上逍遥云
    就这样把面前的玄冥想象成逍遥云,他穿着一身白衣,在大片的薰衣草花海里对着她温柔地笑着。www.yawen8.com

    嘴角微微上扬,双眸之中荡漾着幸福的神采,随即,一抹迷人的笑容瞬间浮现在如花的脸上,那样勾人心魄。

    玄冥有那么一刻被她的笑容所吸引,就那样望着穆玲珑,情不自禁的想要把她拥入怀中。

    “这样可以了吗?”穆玲珑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让玄冥渐渐拉回思绪。

    右手一伸,就这样霸道的将面前之人拥入怀中,铺天盖地的吻就这样霸道蛮横的覆上了那柔软的双唇。

    穆玲珑极力的挣扎着,却不惜惹怒了玄冥,手掌翻飞,那单薄的衣衫就这样瞬间破碎,白皙滑嫩的肌肤顿时裸露在外。让玄冥的双眸中瞬间燃起一丝**。

    猛的欺身而上,穆玲珑想要挣脱,却感到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力气,就只看着面前粗暴的男子,然而意识一点点逐渐消失,最终晕了过去。

    对于当初说过的话,穆玲珑只感到太过天真太过愚笨,竟然笨的会相信一个禽兽都不如的魔鬼会爱上她!

    见穆玲珑如此,玄冥只整理一下衣袍,随手拿过案桌上的面具戴在脸上,然后大步流星的离去了。

    冥楼大厅里,六兽目光紧盯着正在上方双手环胸的白色身影,断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银河尊使,属下等已经在方圆百里彻查逍遥云等人近十日,均没有一丝线索,就连凌云峰属下和飞鹰也亲自前往,都没有发现逍遥云等人的踪迹。”

    猎豹继续说道:“即便逍遥云等人再厉害,可以我等的功力全力搜捕,怎么也不至于一丝蛛丝马迹都没有?”

    银河目光扫向猎豹,猎豹继续说道:“想我冥楼之中机关重重,逍遥云等人虽都属上乘武功,可也不至于轻而易举就离开冥楼而不被我等发觉?”

    猎豹说到此处目光转向断虎,只见断虎继续说道:“是啊,而且我等刚才检查过冥楼里的各个机关,均没有一丝破损,所以属下等怀疑……”

    说到此,意有所指的看向银河,只见银河依旧面容邪魅的扫向六兽,突然冷漠的问道:“看来还是我高估了你们,合你们六人之力竟然用了将近十日才清楚逍遥云等人根本就没有离开冥楼。”

    话到此处,这里的所有人均都开始议论纷纷,冥楼六兽当然早就怀疑逍遥云等人没有离开冥楼,可是尊主亲自下令叫他们就算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逍遥云等人抓回来。www.yawen8.com既然他们能猜到逍遥云还在冥楼,那以尊主的精明睿智当然从一开始就知道逍遥云等人根本就没有离开冥楼,所以他们只能遵从尊主之意追踪逍遥云。

    只见断虎突然问道:“属下只是想不明白,既然逍遥云等人还在冥楼,那尊主为何不将他们擒住而下令出去搜寻?”

    银河目光扫过断虎,方才说道:“尊主的心意又岂是我们可以揣测的?哼,尊主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们只管听命行事就好,除非……你们当中,有人不想活了!”

    银河的话顿时让底下之人胆战心惊,尊主的手段他们可都是亲眼见过的。

    逍遥云舒适的坐在桌前,右手随意搭在身后的椅背上,一脸闲情逸致的看着正在房间里忙来忙去的蓝鲸。突然问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吗?”

    蓝鲸忙停下手上的事,说道:“是……是啊,云教主,你……你有什么吩咐吗?”

    逍遥云目光一直注视着蓝鲸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懒懒的说道:“怎么我看着你好像是在躲着我?”

    蓝鲸忙回道:“没……没有,奴婢怎么会躲着……云教主呢?”说着蓝鲸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逍遥云笑着说道:“是吗?可是我的茶杯似乎空了很久了。”

    蓝鲸忙放下手上正叠着一半的衣服,惊叹道:“什么?哦,云教主恕罪,奴婢这就为您倒茶。”

    说着忙走到逍遥云面前,俯下身去拿桌上的茶壶为逍遥云添了半杯茶。逍遥云的目光随意扫向蓝鲸,只是不经意间看到蓝鲸因为俯身胸前而露出的一道深深地沟壑。

    逍遥云不禁笑着问道:“你们冥楼的女子平日里都穿的这般少吗?”

    逍遥云说的“少”指的当然就是暴露,而说是暴露只不过是衣领略低了一点,白皙的半截手臂和膝盖下方的美腿都裸露在外而已,而冥楼里的所有侍女却都是这般打扮。

    听闻逍遥云如此说,蓝鲸立马朝逍遥云脸上看去,见他的目光还在自己身上,蓝鲸立马直起身来,手足无措的向上拉自己的衣服,而衣领处只不过是有两缕青色的丝绸而已,再怎么拉也遮挡不住胸前露出的半片雪白。

    看着蓝鲸这般惊慌的摸样,逍遥云嘴角的弧度不自觉的加深,随口说道:“这样寂静的夜晚,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现在的样子会给你带来危险的。”

    蓝鲸脸上更是慌乱,不知该怎么回答逍遥云的话,从第一次见到他,逍遥云亲手扶起她,送她金疮药,那般温柔的同她说话,就让她不自觉的仰慕起他。虽然他或许对所有人都是那样,可对自己来说,逍遥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对自己好的人。

    但她自知自己身份卑微可能就连做逍遥云侍女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她尽量不去想他,不去看他,更是在卫颜和邢烈不在房里的时候,让自己不停地忙碌什么,就是想控制自己对逍遥云的感情。

    可是逍遥云的话让蓝鲸不由得开始脸红心跳,平时自己与其他姐妹这样穿着,在尊主或是冥楼中任何一个男人面前都是很平常的一件事,尊主也都像没有看到一样,所以自己也认为很平常。但逍遥云这样说,却让自己尤为羞愧,再加之逍遥云刚才的话,自己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只见逍遥云突然说道:“怎么你总是给我一种特别的感觉。”

    蓝鲸微微抬起头,问道:“什……什么感觉?”

    逍遥云笑道:“感觉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我?”逍遥云的话让蓝鲸不由得低下头,脸色越发红润,不知如何回答。逍遥云再次问道:“还是说是我自作多情了?”

    “没……没有……”蓝鲸顿时抬头说道,但很快看到逍遥云那一脸笑意的脸便再次低下了头,正要解释什么就只感到身体被什么一拉,整个人便躺在逍遥云怀中。

    蓝鲸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就听见逍遥云笑着问道:“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与我亲近?”

    蓝鲸略有惊慌的说道:“不……不是……”

    “不是什么?”

    不是什么?蓝鲸自己也不知道,只感到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在蓝鲸还没弄清状况时,逍遥云的吻就落在了蓝鲸的唇上。

    蓝鲸只感到此刻脸红得发烫,心跳也狂乱不已。逍遥云的吻既温柔又不失霸道,让蓝鲸不自觉的喘息着。

    很快蓝鲸便开始理清头绪,没错,自己此刻就在逍遥云怀中,这个就是她一直期盼却又不敢奢望的怀抱,此刻竟变成了现实,想不到幸福这么快就降临在自己身上。

    那一刻蓝鲸似乎忘记了这里是冥楼,而逍遥云还在敌人的地盘上,玄冥随时可能找到这里拿下逍遥云,只忘乎所以的在逍遥云怀中无比娇羞的回应着逍遥云的吻。

    看着怀中的娇人儿这么快就开始回应着自己,逍遥云脸上的笑意无比加深,揽在蓝鲸腰间的右手不禁稍用了些力,左手却不由得从蓝鲸的脖颈一直向下滑落,最终停在蓝鲸腰间,随手解开那条蓝色的绸带,紧接着便半拉下衣衫,那白皙的香肩和深蓝色的抹胸立马裸露在外,蓝鲸顿时感到一丝惊慌,但其内心却是愉悦的,只等着逍遥云的下一部动作。

    夜渐渐暗了下去,窗外很快闪过两道身影,紧接着房门迅速被打开,蓝鲸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而逍遥云只拉上蓝鲸滑落一半的衣裳,抬眼看向正傻站在门口的二人。

    刚出去打探消息的邢烈和卫颜立马不自在的别开脸,才出去一会儿,怎么这两个人发展的如此迅速?卫颜只一脸冷漠的说道:“果真如教主所料,玄冥早已经知道我们的藏身之处。”

    蓝鲸立马整理一下衣衫,随即便红着脸退到一旁,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这时邢烈方才故意清清嗓子,抬头看向逍遥云,有些尴尬的问道:“那个……教主,我们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逍遥云脸上没有一丝尴尬之色,只一脸邪气的问邢烈,“你说呢?”说着随手拿过一杯茶自顾喝起来。

    邢烈强忍住想笑的冲动,走到桌前坐下了,也随之拿过一杯茶水喝下,因为强忍着使自己不要笑出来,却不想刚喝进去的水一下呛到了嗓子眼,不停地剧烈咳嗽着。

    卫颜见此依旧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坐在逍遥云对面,随后说道:“教主,穆宫主暂且无事,玄冥的确没有因为我们的事而迁怒于她。”据他观察,蓝鲸对他们的事也是只字未提,对穆玲珑也十分关心。

    逍遥云点点头,只听卫颜继续说道:“玄冥显然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没有离开冥楼,只是不急着擒我们,似乎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等什么似乎与穆玲珑有关。

    邢烈一阵平复后,方才说道:“教主,你说这玄冥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逍遥云将手中的茶杯举起,却并不急着喝下去,只是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放心,他很快就会来找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