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四十二章 玉面杀手
    这时外边突然传来一阵混乱声,所有人都忙冲出房外,只看到众多冥楼中人全然倒地,痛苦的呻吟着。www.yawen8.com穆十七的目光也随之朝门外看去。

    七色玲珑针?

    冥楼六兽与众多冥楼中人全部一脸警惕的扫视周围,只见玄冥目光微咪,随即只听到一阵狂笑声,随之,一道黑色身影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什么人竟敢破了我冥楼的机关?”

    飞鹰愤为不解,这么轻而易举的就破了他们的机关,可见此人绝非等闲之辈!更加警惕不远处那看上去四十多岁蒙着面纱的老女人。

    没错!她就是被穆玲珑叫了二十年的母亲,麒麟宫的幕后之人!

    由于大厅的门正敞开着,所以她很快就看到了大厅里跪在地上抱着穆玲珑的黑衣男子,不禁有些疑惑,“十七?哼,想不到你如此命大?中了蓝霜之毒还能活到今日?

    穆十七目光中满是仇恨,若不是她在自己毫无提防的情况下对他下了蓝霜之毒,玲珑也不会为救自己来到冥楼!更不会遭受这么多的痛苦!这个仇他早晚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老女人不再理他,随即扫了一眼玄冥,然后便将目光投向逍遥云,一脸笑道:“看来我来的还真是时候,逍遥云,你可认得我?”

    逍遥云看她一眼,随即回道:“你不就是麒麟宫的幕后之人,珑儿的养母?”

    老女人冷笑一声,然后便揭开了面纱,露出那满是疤痕的脸,众人一阵惊呼出声,玄冥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这满脸疤痕的老女人,似乎一点也不急着为被七色玲珑针害死的冥楼中人报仇。

    “你可曾听过玉面杀手燕无痕?”

    话到这里,在场所有人不禁都开始议论纷纷,燕无痕不是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逍遥云看着燕无痕的双眸,坚定地说道:“我当然知道,就是她害的我母亲日夜忍受蛊毒折磨,最终痛苦而死!”

    燕无痕突然大笑一阵后,说道:“她该死!这样还是便宜了她!”

    逍遥云顿时一脸气愤的问道:“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母亲?”

    “哼,当年若不是她和逍遥天,我又岂会变成这幅模样?”

    话到这里,在场人都震惊无比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包括逍遥云。

    二十五年前,江湖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只有你出不起的价钱,没有玉面杀手杀不了的人!”因为不管是男女老少,善恶好坏,她都会在指定时间里要了他的命。『雅*文*言*情*首*发』而这个心狠手辣的人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所以才被江湖中人称之为“玉面杀手”。

    直到有一次,有人出十倍的价钱要她去杀逍遥天。当时的逍遥天还不是殷教教主,所以她为雇主出的价钱所感到疑惑,在见到逍遥天之前,便对他有一丝好奇。直到见到他后……

    燕无痕回过身来看向逍遥云,那时的逍遥天和现在的逍遥云一样,年轻、俊美、自信、洒脱……自己就是被他那自信且又温柔的个性所吸引。

    见到逍遥天后,她便爱上了他,他对她的甜言蜜语、温柔备至,让她很快就从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变成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她放弃了正在执行的任务,与逍遥天走过天南地北,也因为曾经杀过太多的人,被仇人找上门不知多少次?可每一次都轻而易举的被她躲过,直到让她杀逍遥天的雇主出现。布置重重机关将她和逍遥天困入陷阱当中。

    她以为他们会就此死去,却不想逍遥天突然突破重围,她们不但没有死,更是将对手都全然杀害。那时她才知道,想要杀逍遥天的人,是他最信赖的好兄弟。

    在那之后,她便跟在逍遥天身边随他一起创立殷教。终于有一日他成为了殷教教主。

    她万分开心,可却没有想到,逍遥天成为了殷教教主,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处理。又经常有事要离开殷教。突然有一日她得知逍遥天被慕容世家的慕容敌山暗害,下落不明。所以便带着教中几位护法离开殷教寻找逍遥天。

    那时的她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终于有一日得到了他的消息。却是他与慕容敌山之女慕容雪一起游山玩水的消息。

    她为了他付出这么多,最终他竟然这样对待他?所以她只身前往他们暂住的小茅屋找到慕容雪,将这一切都告诉了她,最终将其推入万丈深渊。

    逍遥天毕竟很出色,喜欢他的女人也很多,或许是禁不住那个女人再三引诱。所以她本以为,只要那个女人死了,逍遥天对她还如以前一般的话,她也可以就此原谅他。但没过多久,她却突然得知逍遥天又爱上了燕山女弟子海烟嫣,也就是逍遥云的母亲。

    那时的她已然有了身孕,不但没有得到逍遥天的关怀,反而遭到背叛。逍遥天对海烟嫣格外关爱,还为她不惜得罪燕山掌门。燕无痕已经给过逍遥天一次机会,断不能给他第二次机会!所以她就在逍遥天和海烟嫣暂居的茅屋放了一把火,想烧死她眼中的这对狗男女。却不想被逍遥天发现,所以她和逍遥天两个人在茅屋里动起手来,因为有孕在身,再加上她的武功远不是逍遥天对手,所以受了逍遥天一掌。

    然而正当她想要用毒杀死那对狗男女时,逍遥天却是带着海烟嫣离开了。只留下她还在火场之中,而她的脸也因此被大火烧毁……

    说到这里,燕无痕眼中满是恨意,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逍遥天和海烟嫣造成,要不是他们,她也不至如此!

    逍遥云目光转向燕无痕,说道:“所以在那之后你就经常去殷教找我爹娘的麻烦?”

    燕无痕冷笑一声,随即说道:“没错!他们害得我面容被毁,没脸见人,走在街上还要被人指指点点。所以这个仇我又岂能不报?而偏巧那个贱人有了身孕,所以我便在那个贱人身上下了蛊毒。如果她怀的是女孩,便会立马毒发身亡,就算华佗在世也救不了她。但如果是男孩,蛊毒就会得到沉睡,直到等到她生下孩子后,毒性才开始发作,但不会立马死去,而是会慢慢地受尽蛊毒折磨,最终痛不欲生而死。”

    逍遥云脸上顿时浮现痛苦的神情,双眸中很快燃起仇恨的火焰。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攥起,骨节处顿时发出“吱吱”的声响。

    那如同火焰般的双眸立马看向燕无痕,正欲动手,却突然听见邢烈说道:“这么狠毒的女人,活该被逍遥天抛弃!”

    燕无痕立马看向邢烈,气愤道:“哼,只怪她抢了我的男人!不过自从那个贱人生下逍遥云后,时常会被蛊毒折磨,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逍遥天简直是比死还难受,看着他们这幅样子,我真是高兴的要死!”

    逍遥云双手紧紧握拳,看着燕无痕的目光也恨不得杀了她。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这样想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玄冥目光转向燕无痕,淡淡的问道:“那日你逃离了火场,毁了容貌,那个孩子呢?”

    燕无痕目光渐渐落在玄冥脸上,随即语气冰冷的说道:“死了!”

    玄冥目光微咪,似乎在想什么,燕无痕接着说道:“当时我受了重伤,就是逍遥天的那一掌,要了孩子的命!”

    燕无痕瞬间看向逍遥云,说道:“逍遥天临死前求我放过你,而那时的你不过才六岁,所以看在我和逍遥天多年的情分上,我答应他十五年之内不会杀你,如今十五年已过,所以逍遥云,你就受死吧!”

    话音刚落,就见燕无痕双手一挥,一阵香气立马朝逍遥云挥去,逍遥云瞬间张开双臂,施展轻功向后退去,而那紫色的粉末随即落在其中两名冥楼中人身上,二人一阵痛喊,立马倒地身亡。紧接着,燕无痕便施展功力朝逍遥云而去,逍遥云顷刻间出手抵挡,二人就这样对打起来。

    穆十七见此紧搂住穆玲珑立马离开了这里,由于机关已被燕无痕所破,他们轻而易举就离开了冥楼。

    玄冥只看着他们的身影并未阻挡,因为他不想她再死一次……

    燕无痕张开双臂,手中瞬间出现七根毒针,顷刻间一同朝逍遥云挥去。逍遥云双手向前齐聚内力,在身前一个回旋然后朝燕无痕打去,使迎面而来的七根毒针全然落空。燕无痕立马凝聚内力,使她身后冥楼中人手中的剑全然出鞘,伴随着燕无痕猛地挥出,上百把剑一同朝逍遥云而来。

    逍遥云凝聚内力,双手逐渐从身前向外一推,那些朝他驶来的剑瞬间定在空中。随着二人逐渐推出的内力,慢慢移动着,而移动的剑却是离燕无痕越来越近。燕无痕强烈的支撑着,最终那些剑瞬间朝她而去,燕无痕连连后退,眼看就要被那些剑锋刺到。

    伴随着一道强烈的剑气挥出,那些即将逼近燕无痕的剑瞬间破碎。只见一道黑紫色身影立马飞身而去,与逍遥云对弈起来。而此同时燕无痕顿时撞到身后的门上,涌出一些血来。右手立马捂在胸前,不禁看向逍遥云那远远的身影自喃道:“想不到逍遥云的内力竟如此深厚!”早知道在他二十年前刚出生时就该杀了他!

    “玄冥为什么要帮燕无痕?”邢烈忍不住为此感到疑惑,“难道是想趁此机会杀了教主?”

    卫颜没有说话,目光依旧在远处的逍遥云和玄冥身上。但很快便感到一股杀气正向这边驶来。卫颜一掌推开身旁的邢烈,随即与冥楼六兽对打起来。飞鹰和断虎相互看对方一眼,随即点点头握紧手中的兵器与卫颜敌对。

    既然尊主已经向逍遥云出了手,而他们也早已忍耐这个邢烈多时,正好趁此机会教训他一番,却不想卫颜竟替邢烈出了手?不过这样也正好让他们六兽领教一下电使卫颜的厉害!

    见卫颜也和六兽动起手来,邢烈的目光很快落入不远处的银河身上,握着佩剑的手不禁用了力道,银河嘴角划过一丝邪魅的笑意,瞬间挥手朝邢烈飞来。

    被人钳制的水芙蓉和冬儿目光只看着远处逍遥云的身影,满脸都是担心之色。

    刹那间,玄冥右手中的断魂剑立马朝逍遥云刺去,逍遥云手中没有兵器,只张开双臂踮起右脚腾空而起。玄冥随之握着手中的断魂剑朝逍遥云而去,二人就这样在半空中对弈起来。

    冥楼六兽各个手握兵器齐攻卫颜,卫颜随手拔出身后的玉箫,一个旋转朝六兽而去,六兽抓紧手中的兵器迅速分散,将卫颜围在中间,形成一个阵法。

    当日逍遥云赤手空拳在短时间内就破了冥楼七兽的阵法,可如今青龙已死,七兽只剩下六兽,即便如此,以六人之力对付一个卫颜应该也是绰绰有余!

    不远处,邢烈一边抵抗银河一边说道:“银河,你的九弦琴被教主所毁,难道就没有别的兵器了吗?”

    银河一边对付邢烈一边不屑地说道:“对付你哪里还需要兵器?”

    邢烈不禁气愤道:“好你个银河,竟如此狂妄!哼,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说罢,手中的乾坤剑随即朝银河而去。银河双手一挥,身后被逍遥云和玄冥打碎的石柱碎块立马腾空而起,伴随着银河的内力朝邢烈而去。邢烈右手猛地一挥,石块瞬间被他手中的剑锋砍碎,掉落在地。随即右手紧握住剑柄猛地向左划去,银河顿时施展轻功离开地面,而从邢烈身后反手就是一掌。邢烈瞬间捂住胸口,很快手中的剑便朝银河刺去,银河的轻功实在是出神入化,像鬼魅一样在他周身飞来飞去,晃得他头昏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