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四十八章 血洗麒麟宫
    日落,逍遥云刚从穆玲珑那里出来,却看到一道人影正靠在不远处的大理石砌成的柱子前。『雅*文*言*情*首*发』只见他一身黑色装扮,双臂环在胸前,而在右手间握着一把剑。被前额长长的发丝隐约遮住的一双幽深的眸,此刻正望着自己。

    “你就是毒王圣手?”

    毒王圣手穆十七,年纪轻轻精通世间各种毒药,一向狂傲的他却不想也遇到了对手,那就是冥楼尊主玄冥。一直栖身在麒麟宫多年,也是麒麟宫里唯一的男子。

    逍遥云上前走了两步,径自坐在长廊围栏的石柱上。

    “你是故意在这里等我的?”

    穆十七转了个方向,使身体面向逍遥云,“不错!”

    逍遥云脸上顿时浮现一丝玩世不恭之色,只看了一眼身后的男子。

    “我实属好奇你等我会是为了什么事情?”

    穆十七眸中顿时闪过一丝落寞。

    “我有办法让她不但可以给你七色玲珑针的解药,还亲自陪你前往凌云峰去救卫颜。”

    逍遥云顿时饶有兴趣地面向穆十七,“哦,是吗?你就这么确定她会听你的话?”

    “从没有人可以左右她的想法,我只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而已!”穆十七眼底的落寞一闪而过,随即突然说道:“三个月前她在凌云峰被人暗害,想必你早已经知道是何人所为吧?”

    逍遥云耸搭拉个眼角,说道:“不错!”

    “你答应过查到幕后之人会交给她处理,你食言了!”

    逍遥云苦笑一下,只点点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害穆玲珑的人并非向珲,而此事也与溪苏毫无关系,更加清楚是谁想要害穆玲珑。只是此事牵扯的不止一两个人,而现在还不是揭开真相的时候。

    “你既知道为何没有出手?”穆十七随之垂下眼睑。他早就恨不得杀了与此事有关的所有人,只是这件事还是让穆玲珑亲自处理比较好。

    “我答应你”。

    逍遥云正欲离开,突然听见穆十七说道:“她的命很苦,好好对她。在她心底,还是爱着你的……”

    所以才在听闻自己说出逍遥云带着蓝鲸回凌云峰后那般的生气。

    看穆十七说了这些话之后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那孤寂的背影透着一丝落寞。他也是爱着珑儿的吧!所以才放弃自由之身一直栖身在麒麟宫,为的只是能守候在她身边吧!

    一路的策马奔腾终于到达目的地,看着对面那巍峨耸立的山谷,马背上身披黑色连帽斗篷的男子不禁自喃道:“这里就是冥楼?”

    “什么人敢闯我冥楼?”悬崖对面突然有人大喊道,男子只开口回道:“在下绝无闯冥楼之意,只是我手中有封密函要交到尊主手中,还望通传一声。”

    这么深的悬崖即便武功再高的人掉下去也准会没命。而这沟壑又如此宽,除非是轻功极具高超之人才能够过去,自己就是想闯也没那个本事啊!

    山谷对面两名男子不禁面面相觑,随即又大声问道:“什么密函?”

    抬头间,被那披风上大大的黑色帽子所遮挡住的头部顿时露出一张脸孔,而这个年轻的男子正是被卫颜关入地下水牢却突然失踪的战宇。www.yawen8.com

    “是有关于殷教的密函,想必尊主定然会感兴趣!”

    二人再次面面相觑后,便开口说道:“拿过来吧!”

    战宇顿时满脸黑线,他倒是想拿过去,可是面前这道宽宽的沟壑要他如何能够过去?别说他此刻已经被卫颜挑断手筋与脚筋,就算没有,他也没有能力过去!

    正在为难之时突然看到对面一个蒙着面纱的老女人出现。与刚才与他说话的二人正说着什么,只见老女人瞬间朝这边驶来,很快便落在自己面前。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殷教的内幕消息?”

    燕无痕的脸虽然被黑色的面纱遮住,可那极具冷漠的双眸却还是不禁让战宇不寒而栗。

    “在下也只是受人之托而已,只是……只是那人叫在下务必要将此密函亲手交到尊主手中。敢问前辈如何称呼?在下回去也好交差。”

    燕无痕看了眼战宇,见他此刻正趴在马背上,看似手筋脚筋都已经被挑断,随即伴有嘲讽的问道:“你这个样子,叫我如何能够相信你?”

    战宇顿时一脸诚恳的说道:“只要尊主能够帮在下续上手筋脚筋,让在下可以重新站起来,那么在下定然会将密函交给尊主。到时尊主若是认为密函中的内容不能让尊主所满意的话,再杀了在下也不迟!”

    这些话是来冥楼之前,有人教他说的,只是战宇不知道的是,燕无痕并非冥楼的尊主。

    燕无痕点点头,随即一把抓住马背上的战宇,然后朝冥楼门口飞去。

    玄冥正在大厅里与银河说着什么,就见燕无痕突然闯了进来,在她手中抓着的是形同废人的战宇。

    看到玄冥,战宇顿时震惊无比,忙问道:“玄风使?”他怎么会在冥楼?

    玄冥不屑地看了战宇一眼,随即问道:“娘亲前来找孩儿,不知所为何事?”

    燕无痕看了地上倒着的战宇一眼,随即说道:“冥儿,凌云峰中,可有你的人?”

    玄冥有些漫不经心的扫了战宇一眼,问道:“是她叫你来的?”

    虽然不明白玄冥究竟是何人,但战宇还是老实回道:“是。”

    “什么事?”

    战宇正要说话,却突然被燕无痕抢过话,说道:“冥儿,只要我们帮他续上筋脉,他便会交出有关于逍遥云的密函。”

    玄冥冷哼一声,随即问道:“是吗?”

    目光随即投向银河,银河第一时间来到战宇身旁,双手一个旋转的同时,战宇便原地绕了一圈,紧接着便看到战宇趴在地面之上,而银河则拿着密函来到玄冥面前。

    战宇顿时感到浑身上下一阵疼痛,本来以为听了那人的话将此消息带给冥楼尊主,便真的能重新站起来,却不想……既然密函他们已经到手,那他的小命岂不是不保?

    看过密函的内容后,玄冥右手不自觉的攥起,紧接着便看到细小的碎末朝地面掉落。

    银河看了看此刻狼狈不堪的战宇,问道:“尊主,此人该如何处置?”

    尊主?战宇不禁震惊无比,玄冥竟然就是冥楼的尊主?那么他……将会如何处置自己?”

    正如如穆十七所说,穆玲珑真的答应了随逍遥云回凌云峰,只是让逍遥云好奇的是穆十七是怎么劝动穆玲珑的?

    刚出麒麟宫大门口,逍遥云立马将右手拇指与中指放在口中,伴随着一声哨响,圣雪立马朝他们而来。

    逍遥云顷刻间便飞身上了马背,随即圣雪便朝穆玲珑走近几步。逍遥云携带一脸的笑意将左手伸向穆玲珑,后者则是一脸不悦的瞪了他一眼,随即飞身上了马背。

    见穆玲珑没有接受自己的好意,逍遥云脸上立马露出一丝邪笑,只见那原本还温驯的圣雪瞬间奔腾而去,而还没有坐稳的穆玲珑一个重心不稳便扑向逍遥云。

    一双凌冽的眸子瞬间看向正一脸幸灾乐祸看着自己的男子,真有种想杀了他的冲动!

    然而就在他们离开麒麟宫没多久,燕无痕与霜霸就带着一些人闯进了麒麟宫,众多年轻的女子连忙团团将其围住。而燕无痕只看着她们笑了几声,随即问道:“你们难道都不认得我是谁了吗?”

    “宫主说过老夫人就是当年的玉面杀手燕无痕,是我们麒麟宫的敌人!”

    “没错!”

    麒麟宫的众多女子都拔出剑做好随时与燕无痕等人拼杀的动作,燕无痕见此只是狂笑几声,然后眼中顿时出现一丝不屑,“就凭你们?”

    刚刚说话的那名女子面容之上没有一丝的惊慌,“我们的武功虽远不及你,但是我们誓死也要捍卫麒麟宫!”

    这时一旁的霜霸突然开口道:“交出逍遥云和玲珑女,老夫或许会考虑留你们一命!”

    那女子笑了一下,看向霜霸,目光坚定的说道:“哼!我麒麟宫的人岂会是贪生怕死之辈!”

    霜霸没有心思再与这些年纪轻轻可以当他女儿的人争执,他今日来的首要任务可是除掉逍遥云和穆玲珑。虽然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可是燕无痕也说过,逍遥云为了救电使卫颜已经损失了一半的内力。前两天虽然轻而易举的打败了自己,可逍遥云也必定是损耗众多内力,再加之有燕无痕这个武林高手在,就不相信这么多人对付不了一个内力不足四成的逍遥云和身虚体弱的玲珑女?

    看着手下之人和麒麟宫的众多女子拼杀在一起,霜霸与燕无痕相视一眼,只等着逍遥云和穆玲珑听到打斗声出来受死。

    眼看着他吸星教人将一个又一个的麒麟宫人打倒在地,却依旧没有看到逍遥云和穆玲珑出来。燕无痕和霜霸的笑容都渐渐僵在脸上。

    而这时突然出现一道黑衣身影朝这边飞来,只见他双手在身前几个游离随即一些白色的粉末顿时洒落下来。那原本正处于上风的吸星教众人全都感到浑身无力,只任凭着麒麟宫的女子砍杀。

    霜霸顿时傻了眼,这个人不是逍遥云,难不成他就是毒王圣手穆十七?

    见霜霸脸上露出诧异之色,燕无痕一个飞身朝半空中的穆十七而去,二人就这样过了两招然后都纷纷落在身后的柱子上,相互看着对方。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出来?燕无痕满脸的疑惑,密函中明明说道逍遥云在麒麟宫的。

    “哼!对付你们,我一个人足矣!”

    穆十七面无表情的说道,而燕无痕突然想到逍遥云和穆玲珑这么久不出现,定然是离开了,穆十七之所以不说就是在拖延时间。想到这里燕无痕立马施展轻功朝霜霸那边而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穆十七朝燕无痕飞去的同时,左手中的白色粉末也一同朝燕无痕而去,而燕无痕则在第一时间闪躲那些白色粉末,不禁冷冷的说道:“十七,这点把戏对付霜霸以及吸星教人还可以,对付我?哼!”

    说着燕无痕手指间立马出现几根毒针第一时间便朝穆十七挥去。穆十七拔出右手中的剑在身前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那几根毒针随即掉落在地。紧接着燕无痕左手中的毒针朝他袭来,穆十七手中的剑再次挥出,那几根毒针再次落空。

    毕竟同在一个屋檐下这么久,二人都对对方的本事了如指掌,所以一时半会儿也没能分出胜负。

    知道逍遥云和穆玲珑已经离开了麒麟宫,穆十七又根本就没有放他们离开的打算。霜霸自知一人去追根本就没有胜算,所以为今之计只有他们二人联手先对付穆十七,然后再离开麒麟宫寻找逍遥云和穆玲珑。

    两位高手对付一位高手显然就轻松了许多,燕无痕见其吸星教众人正因为中了穆十七的毒药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不禁随手掏出一瓶药扔给了吸星教的一位护法。

    因为七色玲珑针是穆玲珑的绝技,所以燕无痕这回便将七色玲珑针上的七种剧毒全部都换成了蓝霜,这样即便是穆玲珑中了她的毒针也只能慢慢等死。

    至于蓝霜,是由燕无痕亲手所配制的毒药,普天之下也只有雪凝丸能解。

    一间漆黑的密室里,六名黑衣男子正训练有素的练习着武功招式,而他们全都用一根长长的黑色布条蒙住双眼。

    没错,他们就是被卫颜一招刺瞎双眼的冥楼六兽。自那之后尊主玄冥每日都会前来亲自训练他们。

    顷刻间一道火光照亮了整个密室,一道身影顿时出现在密室当中。六人立马停住手上的动作,全然单膝跪地,拱手说道:“属下参见尊主!”

    “起来吧!”

    冷冷的声音响起,六人立马起身站成两排,面向身前之人。虽然他们的眼睛看不见,可却因此耳朵变得格外的灵敏。

    玄冥站在他们面前,双手负于身后,异常冷漠的说道:“虽然只有短短半月时间,对于在黑暗中应敌对你们来说还为之尚早。可是本尊依然要交给你们一个任务,这也是让你们脱胎换骨的一个训练,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声音之冷犹如从地狱般传来,让六人不容拒绝。

    “是!”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虽然只是训练,完不成任务也定然是要死的。

    燕无痕同霜霸共同应对穆十七,穆十七显然有些吃力。在这样下去即便自己应付的来也必会累的体力不支。所以穆十七一个转身间,握着剑的右手横在身前,而左手的无名指与中指瞬间按在剑柄处,一路向下,在推至剑尖处迅速收回了手,一个用力手中的剑便朝二人而去。

    “小心有毒!”

    燕无痕一边闪躲,一边提醒着霜霸,二人尽量避免不被穆十七手里的剑刺到分毫。而此时三人突然感到空气中出现一丝异动,紧接着七道身影突然出现。

    银河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正在打斗的三道身影。冰冷而又邪魅的声音突然响起:“在你们身前五十米处,有三人正在打斗,其中一个是老夫人,一个是吸星教教主霜霸,而你们需要对付的就是另外一个,毒王圣手穆十七。”

    “是!”六兽迅速握紧手中的武器朝三人而去。燕无痕与霜霸立马闪身到一旁,霜霸右手捂在身前看着六兽齐力应对穆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