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四十九章 毒王圣手之死
    穆十七本就在刚才的打斗中受了伤,虽不算严重但又要应对这冥楼六兽,显然有些自顾不暇。www.yawen8.com这六个人虽然眼睛都瞎了,但依然能准确的判断他的位置。才短短半月就已经如此厉害了,由此可见玄冥训练人确实有独到之处。

    冥楼六兽齐力围攻,穆十七以一人之力应对六人一个接一个的招式,而六人手中的兵器也接连不断的朝他袭来,躲过这个又要面对那个,很快穆十七便被飞鹰手中的琳琅小斧所伤,禁不住向后倒退几步。

    一股甜腥的液体瞬间从口中流出,穆十七不禁捂住胸口朝六人看去。只见那六人并没有再次袭来,只是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那唯一在动的却是他们的耳朵。

    毕竟才失明半月,即便玄冥将他们训练的再厉害,他们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时刻确定敌人的位置。

    了解到这一点,穆十七尽量放慢呼吸避免被他们发现,而此同时,左手在慢慢移动。若不是自己受了伤再加上之前与燕无痕和霜霸交过手,耗费不少内力,眼前的六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看出冥楼六兽似乎搜索不到穆十七的位置,燕无痕不禁为六人指引方向。

    “穆十七就在你们身前二十米处!”

    六兽闻言立马朝穆十七攻来,而穆十七则迅速用轻功朝他们身后飞去。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回头应付六兽,而是摊开左手,用右手中的剑猛地一划,手掌中的星星点点顷刻间朝正在那里看热闹的霜霸和燕无痕而去。紧接着手中的剑猛地朝他们而去,燕无痕一个闪身避开了穆十七手中的剑,而那原本打算刺中她的剑却瞬间贯入霜霸的胸膛。

    而此同时,身后的猎豹耳朵微微一动,随即手中的飞针直射中穆十七颈间。穆十七一个用力拔出刺入霜霸胸膛那沾满鲜血的剑,一个回身手中的剑朝六人而去,紧接着便贯穿其中一人的身体,而此同时,飞鹰手中的琳琅小斧瞬间落在穆十七的身体之上,大量的鲜血不助的向外涌着,侵湿了他的衣襟。

    穆十七就这样僵在当场一阵子,然后整个人便倒在了血泊当中,只是那双眼睛却只看着远处,而那里正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冥楼六兽,似乎渐渐变成了穆玲珑与逍遥云骑马离去的身影……

    早已料到燕无痕会来,所以才让你随逍遥云一起离开,只是不想你受到任何的伤害。我知道今日免不了一死,所以在刚才的那一刹那,没有回身应对冥楼六兽。因为他们是玄冥的人,我知道玄冥是断不会杀你的,所以那一剑我才背道而驰。本是想在死之前杀了燕无痕的,因为杀了她就再没有人会想要杀你。可却不想被燕无痕躲过了,不过除去了霜霸也好,这样他就不会再向你报七色玲珑针之仇了……

    视线渐渐模糊起来,而那两道身影也逐渐消失,穆十七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玲珑,永别了……

    此时突然狂风大起,地面上的沙尘也跟着飞舞起来,待风沙都停止后,一道身影立刻出现在他们面前。www.yawen8.com

    玄冥身穿暗紫色长袍,与腰间一条黑色的锦带相结合恰到好处,一袭黑色带着暗紫色花纹的披风正随风摇曳着,浑身上下都透漏着无上的威严。

    银河见此立马拱手道:“属下参见尊主!”

    话音刚落,就见冥楼六兽立马单膝跪地,“望着”玄冥一脸恭敬道:“属下等参见尊主!”

    玄冥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冥楼六兽,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高贵傲慢且又霸气十足。

    “起来吧!”

    “谢尊主!”

    玄冥扫了一眼银河,目光突然落在地上浑身是血的黑影。面无表情的说道:“检查一下他身上的伤痕,没有伤到他分毫的人已经没有资格再存活于世了!”

    “是!”

    银河很快走向穆十七,蹲在其面前检查他的伤痕,口中不时唤着几个名字。

    “猎豹、飞鹰、断虎、腾蛇……”

    玄冥饶有兴趣地说道:“竟然还有四个人可以活着?很好!剩下的两个人……血魄就要开花了,就用他们的血来喂食血魄吧!”

    那两个人立马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求饶着,他们并不怕死,所以只求速死!

    玄冥居高临下的看着二人,冷冷的说道:“本尊向来只会给有用的人一次机会,但倘若他们再次让本尊失望的话,那后果你们是再清楚不过。枉本尊亲自训练你们,你们竟是这么没用!用你们的血来喂食血魄只怕还是便宜了你们!”

    二人闻言正要自尽,却被银河瞬间阻止。

    凌云峰--

    一个身影悄悄地朝后院走去,时不时的回头张望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这月色之下,没入那黑暗的寂静当中。

    “你终于来了!”

    说话的是一名女子,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她还是知道这个人是谁!

    “说吧!叫我来什么事?”

    声音有如黄莺般婉转动听,可想而知后来出现的人也是一名女子。

    “哼,我实属想不明白,你因何背叛尊主跟随逍遥云来到凌云峰?还不是被梁妙妙那个贱人打得这么惨!你难道就真的甘心这样被她侮辱?”

    “哼,这似乎与你无关吧?来到凌云峰这两年,想必你也吃过她不少的苦头吧?”

    “哼,我是没少尝过她给我带来的苦头,不过那又怎么样?总有一天我会叫她十倍奉还!”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蓝鲸清楚的看到了女子眼中突然出现的一丝狠戾,而原本极为美丽的脸上也随之附上狰狞之色,让蓝鲸也忍不住感到有些惶恐。

    “我相信你能达成所愿,而你做的所有事也都与我无关,但倘若你要伤害公子的话,我蓝鲸决不允许!”自从来了凌云峰,与李菲儿同在风雨阁,蓝鲸便对逍遥云改了称呼。

    “呵呵!想不到你也会爱上那个朝三暮四的男人?不过可惜,他就要死了!”

    蓝鲸立马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已经把逍遥云为救卫颜损耗一半内力,又独自一人去麒麟宫的消息带给了尊主。你说这么难得的机会,尊主又怎么会放过呢?”

    女子眼中满是幸灾乐祸,蓝鲸见此真是有一种想要杀了她的冲动,但是她没有那样做,因为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她的对手。所以紧紧攥着的双拳逐渐松开。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是已经因为公子背叛了尊主吗?现在又为什么想要杀了公子?”

    女子的双眸中立刻燃起了仇恨的火焰。因为爱上了逍遥云,所以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背叛尊主,而尊主也不知为何竟没有杀她?所以她只想这样一直呆在逍遥云身边。却没有想到,在逍遥云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他发泄**的工具而已。既然他这样对她,那她为何还要留着他?

    刚踏进麒麟宫门口,逍遥云与穆玲珑就感到一丝说不出的诡异。二人迅速下了马朝里面走了进去,而眼前的情景顿时让二人震惊无比。

    宽敞的地面上满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而这些尸体除了吸星教众人外大多都是麒麟宫的人,她们全都面目狰狞浑身伤痕的倒在血泊之中。

    穆玲珑很快朝一个又一个的身影跑去,可是无论她走到哪里,看到的都只是尸体,检查了一个又一个可始终都没有发现一个活着的人。

    与逍遥云离开的一路上,自己心中竟是那么不安,总觉得麒麟宫会出什么事情。那种预感是那样的强烈,所以她就半路折回来了,可是不想麒麟宫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

    不好的预感再次袭上心头,穆玲珑就这样喊着穆十七的名字,一边喊一边在满院的尸体中寻找着那一道身影。然而在她看到那正倒在血泊中的熟悉身影时,整个人就这样僵在了原地。

    “十七……十七……”穆玲珑像发了疯一般朝穆十七跑过来,只感到双腿发软,整个人就这样趴到了那满是鲜血与伤痕的身上。

    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回忆着昨晚穆十七来找她的情景,他说在凌云峰陷害她的另有其人,而那人竟然就是逍遥云身边的女人,他努力说服自己回去报仇。在穆十七离去时看自己的双眸中竟闪过一丝落寞,她只以为穆十七是想将自己推向逍遥云。她当时还下定决心在随逍遥云回凌云峰救了卫颜后,就回来与他安心的度过下半生。

    可原来,他竟是早就料到麒麟宫会出事所以才让她离开……

    穆玲珑在一个劲的哭着,逍遥云就这样蹲在她身旁安慰着她。难怪他要自己带她离开,原来早已经料到今日的下场。

    很快穆玲珑停止了哭泣,用手拭去那满脸的泪水。双手攥得咯咯作响,美丽的双眸之中顿时燃起仇恨的火焰。就这样起身投向面前那几道刺目的身影,直到与玄冥那双深邃的黑眸对视,才发出那有如千年寒冰的声音。

    “是你害死他的对吗?”语气之中满是无限恨意。

    “是。”玄冥看着眼前那满是仇恨的目光,眸中立马闪过一丝波澜。

    “既然如此,我就叫你血债血偿!”

    穆玲珑二话没说双臂瞬间张开,而七色玲珑针顿时出现在双手之中,伴随着眸中那团仇恨的火焰不停的燃烧,手中的七色玲珑针顷刻间朝对面的玄冥而去。

    玄冥一个潇洒的转身,七根毒针瞬间夹在他的指尖,没有做出反抗,只看向穆玲珑。

    穆玲珑那嗜血的双眸直盯着玄冥,然后一个飞身朝其而去。伴随着双掌挥出,十四根毒针分别带着十四根彩线朝那黑紫色的身影射去,银河以及四兽瞬间闪躲到一旁。

    玄冥立马张开双臂腾空而起,在半空中逐渐降落,足尖轻轻踮在那十四根彩线之上,身轻如燕。

    穆玲珑双掌延伸至身后左右,那十四根彩线在顷刻间便折断,玄冥并未因此而有任何闪失,只是一个转身落于地面之上。

    穆玲珑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杀气,瞬间十四根彩线重新朝那黑紫色的身影伸去。玄冥极力躲过,而紧接而来的是穆玲珑那凌厉的掌风。

    玄冥右手中的断魂剑终是没有出鞘,只用另一只手推出内力与穆玲珑的掌风结合在一起。

    美丽的双眸之中再次燃起仇恨的火焰,穆玲珑一个美丽的转身,又一道更为凌厉的掌风朝对面之人打去,玄冥嘴角顿时划过一丝浅浅的弧度。

    想不到她的功力比他想象中要高出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