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五十三章 杀死韩冰语
    逍遥云和穆玲珑一同朝门口看去,想必李菲儿定是不知道她来此吧?不然一定会说穆玲珑在这里的。www.yawen8.com不过看到了这略为熟悉的身影,也让穆玲珑刚刚沉睡的心瞬间苏醒。从逍遥云替自己挡下玄冥手中断魂剑那一刻,她就一直在关心着他,险些忘记了他的身边还有那么多的女人。

    即便自己真的陷入感情当中那也只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要她与众多女子共同分享一个男人,她做不到!所以逍遥云的爱,她也要不起!

    手就这样用力从逍遥云手中抽出来,穆玲珑转身离开了风云阁。

    逍遥云,是你要我回来的,那就别怪我伤了你的女人!

    “珑儿……”

    逍遥云一阵呼喊,却是没能得到回应。水芙蓉努力平复一下情绪,然后把手中的药碗端到逍遥云面前,笑着说道:“云大哥,我听菲儿说你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想必你早已经饿了吧?看,这是我特意为你熬的杏仁沙参莲子粥,云大哥先喝一点然后再把菲儿熬的药喝了。”

    看着水芙蓉坐在床边一勺勺的喂自己,逍遥云不禁问道:“芙蓉,你不生气?”

    水芙蓉微微笑了一下,将一勺稀粥放在嘴边吹了一下,然后一边送到逍遥云口中一边说道:“从芙蓉第一次见到云大哥的时候,就知道云大哥不是一个普通人。像云大哥这般出色的人身边定还有别的女人。而芙蓉也从来没想过要独占云大哥。”

    “芙蓉……你真是善解人意。”

    说这话的时候逍遥云只感到心中一阵酸楚,然后突然说道:“芙蓉,是我害了冬儿……”

    水芙蓉内心一阵痛楚,却只开口说道:“云大哥不要自责了,我知道这都是有人蓄意为之的,不关云大哥的事。”

    “蓄意为之?”

    见逍遥云如此震惊,水芙蓉说道:“燕堂主没有告诉云大哥?”

    逍遥云一脸疑惑的样子,当时自己听闻卫颜出了事就离开了凌云峰去了麒麟宫,感觉冬儿的死有些蹊跷,就叫燕晋调查。可是回来之后就受了伤,还没来得及问燕晋。

    “冬儿是被人推入湖中的……”说到这里,水芙蓉满脸委屈的泪水。

    逍遥云不禁皱了皱眉,问道:“是燕堂主这样说的?”

    水芙蓉一边哭一边说道:“那天云哥离开后没多久我就醒了过来,就要与菲儿姑娘前往冬儿落水的地方。却看到燕堂主手下的人突然从湖里带出一个人,而那人就是当时陪冬儿一起离开的青兰。www.yawen8.com因为菲儿担心吓到我所以就劝说我不要过去,我们就躲在不远处观察着那里。然后就听见燕堂主说……青兰脖子上有一道血痕,看上去是用绳子鞭子之类的东西勒死后推到湖里的……”

    逍遥云的眉头皱得更加的深,只幽幽说道:“芙蓉,你先下去休息吧,顺便让菲儿去叫燕堂主过来。”

    再一次来到秋苑,穆玲珑不禁想起上一次她来这里是为了见溪苏,那时候她还是麒麟宫的宫主,也还算是逍遥云的女人,而如今她什么也不是,也什么都没有了。

    秋苑虽然不比一般的牢房,可毕竟荒废已久。但里面的女子看上去依旧那般美艳动人,即便已经落此下场。看到穆玲珑似乎没有一点意外,只淡漠的说道:“你终于来了!”

    穆玲珑只慢慢走进来,自顾坐在房里还算简单的桌子前,为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就这样看着韩冰语。

    等着她开口说话,只不过那眸中突然燃起的熊熊火焰还是出卖了自己急着杀韩冰语的事实。

    见穆玲珑这样看着自己,韩冰语一点也不意外,只一脸淡漠的说着,“看你的样子,想必是知道了几个月前在西郊树林小茅屋发生的事情吧?没错!是我想要害你!我只不过是给梁妙妙讲了一个故事而已,她就把那个故事按部就班的挪到了现实当中。而战宇愿意为梁妙妙做一切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当然也少不了他!”

    穆玲珑手中的杯子瞬间被捏得粉碎,原本白皙的手就这样出现一些血痕,与杯中洒落出来的水融合在一起。她渐渐直起身子,一双有如火焰般的眸子瞬间朝韩冰语看去,当日小茅屋发生的一切都在眼前重演,这样的耻辱让她怎能不恨?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穆玲珑强忍住想要杀了韩冰语的冲动,只这样怒瞪着她,等着她说出要害自己的原因。

    韩冰语双眸突然闪过一丝泪光,然后就这样看着穆玲珑,眸中充满了恨意。

    “因为我恨你!”

    恨她?她并没有招惹到她,唯一让她恨自己的原因想必就是她是逍遥云的女人吧!

    “因为逍遥云,所以你就想到用这种手段对付我?”站在韩冰语面前,穆玲珑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攥得咯咯作响。

    “是因为逍遥云,但不是因为你是她的女人所以才要害你!在他身边两年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逍遥云那朝三暮四的个性。因为我爱上了他,所以不管他身边有多少女人我都能够接受,只要他心中有我就好。”

    说到这里,韩冰语双眸中再次出现浓浓的恨意。

    “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切就在你来之后变得全不一样了。你记得三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吗?逍遥云离开风雨阁来到韩斌寒冰园,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要了我,在我的身体里极度的发泄着那强烈的**。我虽然不喜欢他这样但也只是迎合着他,却没想到他的口中突然唤着你的名字……”

    韩冰语说到这里那充满恨意的目光中再次闪过一丝泪光,他为他不惜背叛尊主,而他居然会在她身上发泄在别的女人身上没有发泄出来的**!

    韩冰语的目光突然从穆玲珑脸上离开,一边走着一边继续说着,“那时我才知道,原来逍遥云那么晚来我这里只是想在我身上发泄他在你那里没有发泄出来的**!他只是在拿我当做你的替代品而已!我为他不惜放弃生命背叛尊主,他却这般的折辱我?叫我怎能不恨?所以这个耻辱我一定要讨回来!而最让你们伤心欲绝的并不是死,而是让你们生不如死!让逍遥云最心爱的女人在几个男人身下受尽折辱而死,这对逍遥云来说无疑是最让他痛心的事!”

    穆玲珑咬牙说道:“你好狠的心!韩冰语,如此说来,那日穆十七身中蓝霜之毒,也是你故意让我们去往冥楼,只是想让我们都死在玄冥之手吧?”

    “不错!我就是要你们死!要让你们生不如死!而普天之下最残忍血腥的地方就在冥楼!”呆在冥楼一年之久韩冰语非常清楚冥楼尊主的手段。

    突然间,韩冰语立马为穆玲珑说出的话感到震惊,急忙问道:“你说什么?你说冥楼尊主就是玄冥?”

    穆玲珑没有想到韩冰语会这般吃惊,她虽然是冥楼中人,可是冥楼的所有人似乎也是最近才知道他们的尊主就是风使玄冥的!所以韩冰语不知道也是理所应当。

    而此刻的韩冰语似乎像被人抽走灵魂般跌坐在地,然后自嘲的笑道:“原来竟是他?呵呵……难怪……”

    难怪她会在离开玄冥之后被人抓到冥楼,在训练一年后将其送到逍遥云身边。如此说来他就是恨自己离开他然后才利用自己,所以才会伤害逍遥云!难怪她之前背叛尊主还相安无事,原来冥楼尊主竟然就是玄冥……原来一直以来自己竟是一颗棋子……

    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韩冰语突然看向穆玲珑,“是我!是我利用梁妙妙害了你……是我设计她害死水芙蓉的弟弟……也是我故意让你去冥楼送死……更是我送信给冥楼,告知逍遥云为救卫颜损失一般内力又独自一人前去麒麟宫的……”

    “如此说来逍遥云身受重伤,毒王圣手穆十七以及我麒麟宫上下数百人都是因你而死?”

    穆玲珑美丽的双眸中瞬间燃起仇恨的火花,恨不得将眼前的女子碎尸万段。

    “没错!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

    穆玲珑眼底的恨意更浓,只见她右手瞬间掐住韩冰语的脖子,将其推到冰冷的墙面之上,咬牙说道:“既然如此我这就为十七还有我死去的麒麟宫姐妹报仇!”

    手上的力道突然加大,穆玲珑就这样看着韩冰语的脸色逐渐变得青紫,而韩冰语丝毫没有抵抗的样子,直至就这样断了气息。

    云,永别了……

    殷教地下水牢--

    阴森恐怖、昏暗潮湿,在这里关着的都是曾经犯了大错或是判教之人。

    穆玲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双眸中燃烧的熊熊火焰让守卫地下水牢的人不寒而栗,在他们正要阻挡之时,一股强大的内力瞬间将他们震得飞了出去。

    穆玲珑一步一步的走在这阴暗潮湿的地下水牢里,不断传来的丝丝凉意和上方掉落下来的水珠丝毫没有阻挡她前进的脚步。

    她就这样一间一间的找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她要找的人。

    地下水牢的牢笼都是用极其坚固的钢铁铸造而成,即便自己内力深厚也丝毫打不开这牢门,而此时的穆玲珑也根本就没想着要打开这道牢门,只站在牢门外隔着一道钢铁牢门看着里面的身影。

    听到有脚步声走近,战宇不由得问道:“什么人?”

    “我只问你一句话,是不是梁妙妙要你把我带到西郊树林外的小茅屋的?”

    战宇更是震惊无比,她怎么会知道这些?“你是怎么进来的?”看守地下水牢的人都是由电使卫颜一手训练而成,若不是有意放她,她又如何能够进的来?

    “小姐千金贵体怎么会想到做这些?是我见小姐整日不开心所以才出此下策的!你要报仇只管找我!”既然她是有备而来,那自己不承认又如何?如今已经落得这副田地反正也是生不如死,还不如被她杀了来的彻底!

    “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

    话音刚落,就见七根毒针瞬间飞出,战宇立马僵在原地,脸上没有一丝的震惊,只说道:“我战宇做过的事自然要承担,只是我求你放过小姐,她……真的好可怜……”

    “哼,她可怜?”

    穆玲珑的目光中顿时充满不屑,只见战宇就这样跪在她的面前,哀求道:“我求求你,放过她,她确实是得罪过你,可是……可是她罪不至死啊……身为连云帮帮主的女儿,她生来就是被自己的父亲利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