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五十四章 再次离开凌云峰
    战宇一阵闷咳,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即便如此他还在哀求穆玲珑放过梁妙妙。www.yawen8.com他说梁妙妙是连云帮帮主唯一的女儿,而她从出生起就没被人关注过。母亲早逝,父亲又整日忙于连云帮的事。为了吸引父亲的目光,她便时常做出一些无理之事,慢慢地才养成这骄纵任性、蛮横无理的性格。

    连云帮为了得到逍遥云的帮助,就故意阻挡了逍遥云回往凌云峰的道路。因为是大雨天气,道路被堵死,逍遥云只能暂居连云帮,而梁妙妙无疑就成了父亲最好的利用工具。

    一切都在帮主预料之中,逍遥云果真喜欢上了梁妙妙,虽然那时的梁妙妙只有十四岁,而且什么也不知道,但依然被逍遥云所吸引,也因此与逍遥云回到了凌云峰。

    连云帮帮主在得到了逍遥云的帮助后,终于如愿以偿,可由于羽翼丰满野心也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他便想要除去逍遥云。而这完全是以卵击石,所以梁妙妙再次成了他的利用工具。他也将自己的心腹战宇送入殷教,让他同女儿合力,设计使逍遥云以及殷教的重量级人物落入到自己事先埋伏好的陷阱当中。梁妙妙不答应,他就从战宇下手,知道战宇从小就喜欢梁妙妙,所以说如果除去了逍遥云,他就将梁妙妙嫁给战宇。为了能得到梁妙妙,战宇就答应了。

    眼看着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梁妙妙不知如何得到了消息,为了逍遥不落入父亲的圈套,梁妙妙将此事都告诉了逍遥云,逍遥云没有死,可是他的父亲却是就这样被雷使封璧所杀……

    听着战宇的这些话,穆玲珑不禁皱了皱眉,原来梁妙妙竟然为了逍遥云做了这么多事?还为此害了自己的亲生父亲!逍遥云之所以那样宠爱她,想必也与此事有关吧!

    看着战宇几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却还在支撑着身子跪在那里请求自己放过梁妙妙,穆玲珑只转过身去一边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一边说道:“我只答应你放过她这一次!”

    以后梁妙妙若是惹怒到她,她会毫无犹豫的杀了她,就像杀了韩冰语一样。

    穆玲珑走了,战宇的嘴角立马勾起一抹微笑,但很快便倒地身亡。而在此时一道黑色身影突然出现,扫了一眼周围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众多守卫,深邃的目光不禁朝刚刚离去那抹粉色的身影看去。

    到底是什么事让她这样毫不犹豫的杀了韩冰语和战宇?

    华丽的床幔下,逍遥云已经重新换好了一件洁白的衣衫正靠在床头等候着。李菲儿带着燕晋走进来,逍遥云只微微摆手,李菲儿立马应声离去。

    见逍遥云脸色严肃,燕晋立马拱手问道:“教主,不知教主唤属下前来所为何事?”

    逍遥云挥手示意燕晋坐下,然后方才问道:“晋,冬儿的事……想必你已经都调查清楚了吧?”虽是疑问可燕晋知道逍遥云之所以这样问就代表已经清楚了,唤他前来只不过是想证实一下而已。www.yawen8.com

    “是。”燕晋点头回道。

    逍遥云突然一脸严肃的问道:“真的是妙妙……”

    “是。”燕晋再次点头,而逍遥云眉头顿时紧皱在一起,脸上突然呈现一丝哀伤。

    燕晋立马说道:“教主,根据属下调查,冬儿与青兰在环桥那边玩耍,梁小姐突然出现,梁小姐得知冬儿是水姑娘的弟弟,就辱骂水姑娘几句。谁知冬儿突然咬了梁小姐一口,所以梁小姐一气之下就推开了冬儿,却没想到冬儿却跌入湖中……当时梁小姐也吓坏了……”

    “然后呢?”

    “然后冬儿的婢女青兰就吓得失声大喊,梁小姐可能是担心有人听到,就……”说到这里,燕晋不敢再讲下去。

    逍遥云只面向燕晋,问道:“就用手中的皮鞭将她活活勒死……然后推入湖中杀人灭口……是吗?”若是梁妙妙无意将冬儿推入水中,在一阵救援之后冬儿还是没能活下来,这他或许还能原谅她,可是却没想到她竟是那般狠毒。别说芙蓉不会原谅,就他自己也不能原谅她。

    见逍遥云脸上突然无比气愤,燕晋忙站起身说道:“教主,属下原本也以为是这样的,可是在属下再三调查后,方才确定勒死青兰的人不是梁小姐,而是她身边的侍女芽儿。”

    逍遥云显然为燕晋的话感到一丝震惊,立马示意他坐下。燕晋重新坐回椅子上,然后说道:“芽儿说若不这样做就会被人发觉是梁小姐故意把冬儿推下去的,所以为了梁小姐她只有这样做。梁小姐也听了芽儿的话,她们就这样离开了。但当晚属下的人中有人看见芽儿一个人鬼鬼祟祟的离开了妙斋,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才有人在妙斋看到了芽儿的尸体……”

    那就是说有人故意将冬儿和青兰引到环桥之上,然后由芽儿将梁妙妙带到那里,使其看到冬儿。由此可见那幕后之人定是非常了解梁妙妙的个性,知道她对逍遥云身边所有的女人都恨之入骨,所以在得知冬儿是水芙蓉的弟弟时,会对他百般刁难。而冬儿一向爱护姐姐所以断不会让梁妙妙侮辱水芙蓉,因此他们之间定会发生争执。而芽儿离开妙斋定是去见那幕后之人,所以才因此被杀人灭口,然后避过燕晋的人将尸首送回妙斋。

    想到这些逍遥云突然面向燕晋,问道:“你确定你的人整晚都没有……离开过藤萝小筑?”

    燕晋脸色极为认真地回道:“是,因为属下怀疑凶手不是梁小姐,所以属下才擅作主让飞云堂中的几个人整晚都留在藤萝小筑,只为确定一下,没想到看见芽儿离开了藤萝小筑,属下的人悄悄跟了出去,却没找到芽儿的身影。所以一整晚都在寻找芽儿,而另一些人却是始终没有离开过藤萝小筑。”

    燕晋立马单膝跪地,拱手说道:“教主,是属下命飞云堂的人守在藤萝小筑的,教主要怪就怪属下一人!”

    逍遥云顿时感到无奈,他从来就没对任何人讲过不准踏入藤萝小筑,是殷教的这些人自己将那里当做禁地而已。挥手叫燕晋起身,然后说道:“我只是想问你,留在藤萝小筑的人可有……感到什么异动或是什么味道?”不然那么多双眼睛怎么可能看不到有人把芽儿的尸体送回妙斋?

    燕晋摇摇头,逍遥云突然问道:“对了,邢火使呢?怎么从昨天回来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他?”以他的个性要知道自己受了伤岂会这么久都不出现?

    看到燕晋一副为难之色,逍遥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不禁问道:“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燕晋只低头说道:“昨晚战宇和韩姑娘闯进了寒冰室,蓝鲸姑娘因此昏迷不醒。而韩姑娘……想要杀电使破膛取珠,邢火使为救电使从而被战宇在身后刺中一剑……”

    逍遥云瞬间用右手捂在胸口,强力忍住体内的一阵翻江倒海。在慢慢平复之后再次面向燕晋,问道:“邢火使……他现在怎么样?”昨天见到卫颜似乎并没发觉他受伤,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只是这邢烈竟然连路都走不了,可见定是伤势万般严重。

    见逍遥云此番模样,燕晋只说无碍,可是逍遥云知道若不是严重的下不了床,邢烈不可能到现在还没个人影。

    直至穆玲珑回来,逍遥云方才挥手示意燕晋先离开,燕晋看着逍遥云,脸上一副担心之色。逍遥云轻轻摇摇头表示自己无碍,燕晋才不得已离开了这里。

    逍遥云强烈压住体内的翻江倒海,脸上立刻浮现一丝笑意,然后轻声说道:“珑儿,你回来了?”

    穆玲珑只走到逍遥云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不问问我刚才去了哪里?”

    逍遥云再次笑了笑,问道:“你去了哪里?”

    穆玲珑就这样看着逍遥云,一字一句说道:“去杀韩冰语!”

    逍遥云眉头不禁微微皱起,胸口一阵闷痛,却只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穆玲珑,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穆玲珑只嘲讽的说道:“你没有想到吧?逍遥云,想必你早已经知道了害我的人就是韩冰语和梁妙妙吧?”

    “珑儿……”

    “逍遥云,我杀了你最心爱的女人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珑儿……冰语做了那么多残忍的事情,又与冥楼勾结,害得麒麟宫数百人……都因此丧命,你杀了她我不怪你……”

    本来这次从麒麟宫回来就打算把韩冰语交给她处理的,却不想她竟因此受了重伤。

    “那梁妙妙呢?”

    “妙妙她……珑儿……”

    见逍遥云如此为难的神情,穆玲珑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那样的苦涩。

    “逍遥云,你不舍得是吗?”

    “珑儿……既然当时……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何不放过她这一次……好吗?”

    逍遥云语气之中满是哀求。而穆玲珑此刻是那样的气愤,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逍遥云此刻脸色有多么不好。她已经答应战宇放梁妙妙一马了,回风雨阁,也只是想听听逍遥云怎么说,可却没想到……

    “那倘若当时真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你是否会为了我亲手杀了梁妙妙?”

    逍遥云没有想到穆玲珑会这样问?是啊,倘若当时她真的被那两个禽兽侮辱致死,自己会不会因此杀了梁妙妙?当时见她就那样害怕无助的小茅屋里,听到那两个禽兽猥琐的声音,自己是那么的愤怒,他发誓一定要亲手杀了那幕后之人。

    可是梁妙妙不惜为了自己害死自己的父亲,这么做有完全是因为爱他,他真的会为了穆玲珑亲手杀了梁妙妙吗?

    见逍遥云此刻脸上阴晴不定,穆玲珑脸上顿时呈现出自嘲的笑。转身便朝门口走去。

    “珑儿……”

    穆玲珑停住脚步,没有回头去看逍遥云。

    “逍遥云,我知道你爱我,可是……这样的爱,我要不起!”声音落下,粉色的身影立马消失在逍遥云的视线当中。

    “噗!”

    逍遥云再也忍不住,体内一阵翻江倒海,瞬间倒在床上,从口中吐出来的大片鲜血染红了那洁白的衣衫,而在胸口处,也渗透出斑斑血迹……

    离开风雨阁的时候,穆玲珑回头看了一眼,风雨阁,这个带给她诸多回忆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眼里瞬间有泪光闪烁,穆玲珑就这样硬生生的将其逼了回去,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