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五十七章 冥楼寻仇
    看到邢烈因为失血过多又到风雨阁所以略有虚弱的样子,逍遥云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只舒适的靠在床头的软枕上笑望着他。『雅*文*言*情*首*发』

    邢烈顿时耸搭着个眼角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脸气呼呼的埋怨着。

    “属下受了这么重的伤一个人在床上卧了十多天,而教主不但不闻不问却还在这里与美人甜言蜜语!亏我还听了卫颜的话说怕教主担心,所以整日的闷在房里!你都不知道我一个人在房里有多无聊?却不想原来教主早已经把属下给忘了!”

    即便才走了这么点路,说了这么些话,邢烈却还是感到特别乏累,尽管如此,还是不能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本来我还一直担心教主的伤势,现在一看教主精神焕发的样子,似乎伤势早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逍遥云再次吃了一颗葡萄,然后又接过李菲儿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方才笑着对邢烈说道:“邢火使说完了?”

    邢烈顿时膛目结舌的看着逍遥云,而逍遥云笑着说道:“说了这么多话,邢火使一定感到口渴了吧?蓝鲸,把这些葡萄给邢火使送过去!”

    “是,公子!”

    蓝鲸一边回着一边端着葡萄朝邢烈走去,邢烈耸搭着个眼角,说道:“我不吃!”

    蓝鲸拿着手中的琉璃果盘不知如何是好?却听到邢烈突然开口说道:“我要吃橙子,剥完皮的橙子!”

    蓝鲸回头朝李菲儿笑了笑,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又端着一个水晶果盘走了进来,然后放在了一旁的八角桌上,便认真的剥着手里的甜橙。

    “邢火使,并不是公子不关心你,是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告诉公子你受了伤。”

    邢烈接过蓝鲸手中剥好的橙子,使劲咬了一口然后看着逍遥云,埋怨道:“你看他的样子像是不知道我受了伤吗?”

    逍遥云依然笑看着邢烈,回道:“依你的个性若不是受了严重的伤,又怎么会在听说我受伤的消息而不来呢?”

    邢烈一边嚼着嘴里的橙子一边问道:“既然教主知道我受了伤,而且还很严重,却还是不闻不问?”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闻不问?”逍遥云脸上的笑意更浓,蓝鲸一边剥着橙子一边笑着解释道:“这段时间邢火使一共来过风雨阁三次,虽然每次都还没有进来就被电使强行送了回去,但公子还是知道了。公子说邢火使既然能不用人搀扶的情况下就只身来到风雨阁,可见邢火使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既然如此就不需要他担心了。www.yawen8.com邢火使,其实公子还是很担心你的,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还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问你有没有来。”

    邢烈接过蓝鲸手中的第二个橙子又是一口下去,橙子就剩下了一半,然后一边使劲嚼着一边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蓝鲸怎么可能会骗邢火使呢?邢火使每日喝的那些补汤补药都是公子叫奴婢送过去的!”

    “这还差不多!”邢烈很快便高兴地笑了起来。

    水芙蓉来的时候李菲儿刚好不在,她便帮逍遥云简单的梳洗一下,然后给他重新换上一身洁白的衣衫,让逍遥云躺下后为其盖好了被子。却在正要离开时被逍遥云一把拉住,整个人就这样趴在了逍遥云身上。

    “啊云大哥……你的伤势还没有好……”虽然她很喜欢这种感觉,但是却不得不担心逍遥云的身体。

    “我没事了。”逍遥云温柔的应着,然后便吻向那娇艳欲滴的唇。

    “教主。”

    熟悉的声音顿时打扰了二人,逍遥云很快停下了眼下的动作,转脸朝门外看去,“什么事?”

    “名剑山庄着人送来一封密函!”

    “知道了!”逍遥云笑着将一个吻印在水芙蓉的额头上,然后说道:“好在是燕堂主,要换做烈的话是会直接进来的!”他倒是无所谓,就怕芙蓉会害羞。

    水芙蓉做起了身子,然后一脸惊奇地问道:“真的吗?”他这样说想必一定是在与哪个女人在一起时,邢烈这样闯进来过吧?

    逍遥云只是笑着没有说话,水芙蓉就这样搀着只穿着一身洁白内衫的逍遥云走了出去。

    燕晋正在外厅等候,见水芙蓉扶着逍遥云走了出来,忙将手中的密函交给了逍遥云,逍遥云被水芙蓉扶着坐下了。

    其实逍遥云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不需要人搀扶的,只不过是水芙蓉不放心罢了。

    刚看见信的内容,就见逍遥云不禁皱起了眉。

    “教主,信上说什么?”燕晋站在逍遥云面前,一脸恭敬地问道。

    逍遥云很快把信放在书桌上,然后说道:“柯无施已经怀疑到洛王一直追杀五年的人就在冥楼,想要我助他一臂之力!”

    燕晋听后也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如今,若要帮助柯无施,难免会得罪洛王和玄冥,若是不帮,又没法向柯无施交代!燕晋看向逍遥云,忍不到问道:“那教主有什么打算?”

    逍遥云余光扫过桌上那封信,嘴角顿时划过一丝好看的弧度。

    “替我写封信告诉柯无施,就说他送给我的义女原来就是麒麟宫宫主玲珑女,接近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行刺我。现在我因此受了重伤,所以即便是想帮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燕晋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兴奋,只开口说道:“这样一来既不与洛王为敌又不得罪名剑山庄和冥楼,相反柯无施还会因此觉得亏欠教主,简直是一举三得啊。既然如此,那属下这就去办!”

    说着,就见燕晋迅速离去了。

    逍遥云转脸看向一旁站着的水芙蓉,一把将其拉入怀中,然而在他刚刚吻向水芙蓉的朱唇时,就见邢烈突然闯了进来。

    “教主……啊那个……属下实属不知这么晚了水姑娘还会在这里。那个……教主继续,属下先出去等一会儿……”邢烈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朝门口走去。

    “等等!”

    逍遥云松开了手,水芙蓉立马起身站到一旁,一脸尴尬的看着面前的邢烈,他既然知道这么晚还过来?

    比起水芙蓉逍遥云则是满脸的笑意,只看着愣在门口的邢烈说道:“你又不是第一次撞见了,说吧,什么事?”

    邢烈脸上顿时呈现出尴尬的笑,但还是走了回来,坐在逍遥云斜对面的椅子上。说道:“教主,属下听说名剑山庄送来一封密函,所以想问问是什么事?”

    逍遥云眉头微微皱起,问道:“见到晋了?”

    “是的!”

    “他没告诉你是什么事?”

    “他说了,不过属下……呃教主……属下突然想起来还有事要办,就不打扰教主了,属下这就告退!”见逍遥云脸上突然出现的一脸凝重之色,邢烈忙找借口离开了。

    水芙蓉不禁有些疑惑,这个邢烈分明就是故意的!他既然见到了燕堂主就一定知道她在这里,那为什么还这样闯进来?

    逍遥云当然知道邢烈这样是因为担心他的伤势。再一次把水芙蓉拉入怀中,嘴角立马勾出一抹迷人的笑。

    深深的沟壑上方,一名淡粉色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那里,美丽的双眸正紧紧盯着对面的山谷,柔软的发丝高高挽起,飘逸的长发与拖地的裙摆正随风摇曳着……

    沟壑的另一旁,玄冥一如既往的高贵傲慢且又霸气十足,黑色带有金色图案的衣袍穿在身上恰到好处,黑紫色的披风也正伴随着瑟瑟的冷风肆意飞舞着……

    二人的目光就这样隔着这条宽宽的沟壑一直对视着。良久,玄冥终于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份沉寂。

    “穆宫主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女子薄唇微微开启,绝色的容颜上立马呈现出一丝冷意,“废话少说!玄冥,你知道我今日前来是为了什么,所以希望你赶紧把人交出来!”

    玄冥深邃的双眸中略带一丝疑惑,“人?什么人?”

    穆玲珑双眸中满是愤怒,“玄冥你个魔鬼,既然都做了为何还不敢承认?”如此费力的抓走那么多死人的尸体,还不是为了用鲜血浇灌血魄,除他以外还有什么人会闲着没事抓走那么多尸体?

    穆玲珑满是怒火的双眸就这样毫不忌惮的怒瞪玄冥,“玄冥你这个禽兽,灭了我麒麟宫不说还要放干她们的鲜血,如此血海深仇即便是用你冥楼数千性命来祭奠我麒麟宫众多亡魂也洗刷不掉我心中的恨!”

    紧紧地攥着身体两侧的手,指尖深深地陷入手掌之中,那里顿时变得血肉模糊。此刻的穆玲珑有如地狱的亡魂般静静的立在那里,心中的恨意遍布全身,原本娇艳的红唇也在微微地颤抖着。

    玄冥迎上穆玲珑那愤怒且又仇恨的目光,似乎已经明白穆玲珑此番的来意。麒麟宫众多尸体无故消失,而她怀疑这一切都是冥楼所为,不,应该说是她非常坚定的认为是他所为!

    玄冥微微蹙眉,呆在冥楼一个半月有余,她早已经认定要用鲜血浇灌血魄一定要他破除那些处女之身,那么难道在她心中他竟是变态肮脏到为了血魄,可以与上百具女尸**的地步吗?

    想到此玄冥那深邃的双眸顿时闪过一丝怒意,“倘若本尊若是不交呢?”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落下,就见穆玲珑迅速伸开双臂,一个飞身朝对面的黑紫色身影而去,伴随着双手不断的挥出,一排又一排的七色玲珑针直朝对面之人而去。眼下不管玄冥会不会交出那些尸体,她穆玲珑都与冥楼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玄冥一边极力闪躲一边攻击对方,与此同时他的嘴角不禁扯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她,比起半个月前,武功又精进了不少,想必那时的她是因为受了伤没有全部发挥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