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六十五章 血魄的秘密
    怎么总是叫他撞上这种情况?

    邢烈忍住想笑出来的冲动,说道:“呃……那个教主……是蓝鲸见教主这么久不回来有些担心教主,所以才硬要属下带她来梦幻小岛。www.yawen8.com打扰了教主和上官姑娘,属下实属无意,所以还望教主见谅。”

    逍遥云依然如沐春风的笑着,蓝鲸故意不去看上官紫芸,只快速走到逍遥云面前,将手中的披风披到逍遥云身上,然后斜睨了一眼身上披着逍遥云衣袍的上官紫芸,说道:“我想这件衣服上官姑娘是用不上了吧!”说着,拿着原本为上官紫芸准备的衣物像一旁走去,然后停在那里低头不语。

    上官紫芸看看脸色不悦的蓝鲸,又看看强忍住笑的邢烈,突然满脸怒气的大喝道:“你们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打扰了我和逍遥云?”

    上官紫芸大步向邢烈走去,邢烈立马避过头不说话。上官紫芸又将愤恨的目光投向逍遥云,他却只是笑着并不做任何解释。然而在看到上官紫芸投来的要杀人的目光时,突然一脸郑重的说道:“走吧!”

    话音落下,逍遥云就这样大步流星的向前方走去,上官紫芸脸上的怒意更浓,只见她立马把逍遥云的衣服脱下然后丢给蓝鲸,一脸气愤的向前走着。但很快便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刚刚下了船,逍遥云便叫蓝鲸去给上官紫芸准备驱寒的汤药,蓝鲸只是应允着离开了。

    紫藤树下,逍遥云看着心事重重的上官紫芸问道:“紫芸,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然为什么这一路上都不见她说话,而且心中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一般。

    看着逍遥云那俊颜上如沐春风的笑容,上官紫芸忍不住问道:“小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有见过?”不然为什么从第一眼见到他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逍遥云只笑不语,六岁那年,自己同其父逍遥天去祭奠母亲,回来时遇到了一对母女。从父亲的眼睛里,他看出一丝波动,而那女子却只是冷漠的领着小女孩与他们擦肩而过。

    然而在她们就要远去的时候,父亲突然朝她们走去,深情地看了那女子一眼,然后蹲下身来问那个小女孩叫什么名字。当时那美丽的女人拉着小女孩就要离去,可是小女孩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笑着说道:“我叫上官紫芸,我是上官风云与慕容雪的女儿。”说到这里,小女孩还对他笑了一下,然后便离开了。

    那时的逍遥云就知道,那个美丽的女子定与父亲有什么关系。www.yawen8.com然而回去没多久,武林中就传出了慕容雪死去的消息,没多久,父亲就离开了人世。临死之前还告诉自己,一定要找到慕容雪的女儿,好好照顾她。可是当他与金石长老前去寻找上官紫芸的时候,那里早已经荒无人烟了。

    父亲到底还是伤了慕容雪,所以才在她死后没多久就离开了人世,想必父亲一直都很自责吧!

    “紫芸,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吧,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就好。”

    逍遥云依然如沐春风的笑着,这样的笑让他不自觉的想起小时候遇到的一位叔叔,那时他的脸上就是呈现这样如沐春风的笑。若她没有猜错,当时那位叔叔身边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小男孩就是现在的逍遥云。

    看着逍遥云渐渐离去的身影,上官紫芸嘴角划过一丝美美的笑。

    紫芸,他是这样唤她的,而且还唤得那样自然。

    他说叫她安心的住在这里,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他特意为芙蓉苑改了名字,叫做紫罗居。他因为怕她受凉,所以宁愿冻着自己也要把衣服给她穿。他是人尽皆知的风流教主,却在有机会可以得到她的时候没有越雷池半步……

    在冥楼的这段时间里,穆玲珑时常的会到荷塘里关注血魄。看着那已经微微半开的血红色花瓣,内心顿时升起一份激动。

    还有二十天,二十天后血魄就会完全绽放,到时候玄冥就会用被关在地狱之门里的所有人来祭奠血魄。等到血魄完全的得到满足后,便会在七日里失去自身存在的所有毒性,玄冥也会在那几天里将血魄炼成丹药。

    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个时候就有能让十七起死回生的灵药了。只是都过去这么些天了,玄冥那里却还是没有十七的消息。他,现在到底在哪里?穆玲珑哀伤的垂下眼眸,倘若到时玄冥还没有找到十七,那她就先拿到血魄,然后离开冥楼,独自寻找十七,哪怕是天涯海角。

    感觉到身后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穆玲珑不屑地眨了一下美丽的眼眸,并没有要理会玄冥的意思。

    对于穆玲珑对自己的态度,玄冥也早已经习惯成自然,只见他双手负于身后,就这样用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池塘里唯一的植物。沉默半晌,方才幽幽的说道:“我知道你安心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虽然我答应帮你找毒王圣手,但我是绝不会让你得到血魄的。”

    哪怕他亏欠她那么多,哪怕让出血魄会让她有可能不这样憎恨自己。

    美丽的双眸很快迎上玄冥那深邃的目光,“若我没有猜错,血魄只是可以令人起死回生的灵药,尊主这般费尽心思炼制它,难不成是怕自己做过太多泯灭良心的事,终有一日会遭到天谴,所以想要用这世间唯一的一颗灵药来延续自己的生命?”

    语气之中满是嘲讽与不屑,让玄冥心中略有一丝苦涩。隐去心中那丝哀伤,玄冥脸上立刻呈现一丝笑意,正要说什么,却见一道黑色身影走了过来,俊脸之上很快恢复成以往的冰冷。

    燕无痕就这样走到玄冥面前,目光扫过池塘边即将开花的血魄,然后投向穆玲珑,讥讽道:“在冥楼呆了这么些日子,你难道不知道在这里待得久会被血魄净化功力?”他们是不用担心,毕竟都服过抵抗血魄毒性的解药,可是穆玲珑却不同。

    冷漠的扫了一眼燕无痕,穆玲珑只淡漠的说道:“不劳夫人费心了!”语毕,穆玲珑渐渐消失在二人的视线中。

    燕无痕的目光迅速投向玄冥,语气淡漠的问道:“你耗费这么多心血难道就是为了救她?”

    回到冥楼数月,燕无痕才知道玄冥养殖血魄的原因。若不是无意间看到地下密室里冰棺中的尸体,她也无从得知。

    冷漠的扫了一眼燕无痕,玄冥很快背过了身子,问道:“是又怎么样?”

    本来只是有些怀疑,但听闻玄冥亲口承认后,燕无痕还是有些吃惊,只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耗费这么多心血伤害无数条性命,就只为了救醒她?冥儿,她只不过是个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人!”

    玄冥的目光瞬间朝燕无痕看去,黑色的眸子里满是冷冷的不屑与讽刺。

    “对你来说她或许是个不相干的人,可是对我来说,她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肯救我关心我的人!”想起那段时间自己是那样的伤心难过,对生活也充满了紧张与恐惧。是她一直陪在他身边安慰他、开导他,甚至还因为他经历那样惨不忍睹的痛楚直至死去。

    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拼命学习医术,研究天下所有的药材,遍布大江南北,只为有朝一日可以凭自己的能力让她苏醒过来。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突然得知世上有一颗能令人起死回生的草药,名叫血魄,便走遍大江南北,终于被他找了回来。

    燕无痕脸上顿时浮现一丝伤痛,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儿子,低声道:“冥儿,养殖血魄虽然对你没有任何伤害,可是娘见你这个样子真的是万般心痛。”毕竟他脑海中的仇恨都是自己为他灌输的。

    “心痛?”玄冥脸上突然流露出些许笑意,只是燕无痕却在那笑容之中看到了讽刺。

    “孩儿如今所承受的这些不都是娘亲赐予孩儿的吗?如今的孩儿不正是娘亲一直以来所期盼的吗?”

    玄冥一步步逼近燕无痕,燕无痕不断地后退。若不是当年她就那样眼睁睁的在他面前残忍的将那个女孩害死,他又何须费尽心血养殖血魄?今天所有的一切不都是拜他的娘亲所赐吗?

    暗夜,燕无痕不停地扣着枫苑的房门,许久,房门才被打开。当穆玲珑看到门外的燕无痕时,不禁有些许意外。虽然恨她,但猜想她这么晚来找她,或许会有什么事吧,所以穆玲珑只冷漠的走回房间自顾坐在桌案旁。

    燕无痕很快掩上房门走了进去,坐在桌案的另一边。她知道穆玲珑不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速来都喜欢干净利落,所以便直截了当的说道:“知道你不想见到我,但我还是有话要与你说。”

    见穆玲珑并没有理会自己,燕无痕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叫冥儿帮你寻找穆十七的尸体,也知道你留在冥楼就是为了等到冥儿把血魄炼成灵药后,用它来救穆十七。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冥儿之所以对血魄那么上心,就一定特别在意它,所以他又怎么可能让你得到它?”

    穆玲珑垂下眼眸,这也是她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拿不到冰魂,即便找到穆十七也是无济于事。不屑地扫过燕无痕,说道:“这似乎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燕无痕突然笑了两声,然后方才认真的说道:“如果我说我能帮你呢?”见穆玲珑突然愣了一下,目光中也满是询问。燕无痕才继续说道:“我帮你拿到起死回生的灵药,让你救活穆十七。只不过你要答应我一辈子都要留在冥楼,陪伴在冥儿身边如何?”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燕无痕突然认真的说道:“什么灵药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我只要冥儿能够活得开心、快乐。可是这一切都在我亲手杀了她的时候结束了,从此冥儿的心中只有无上的恨意。这么多年来,他从来就没有笑过,可是白天我却突然在他的脸上,看到了那久违的笑容,虽然他的笑是针对你。我知道他已经爱上了你,虽然我不喜欢你,可是只要冥儿能够开心就好。”

    燕无痕那哀伤的双眸很快投向穆玲珑,问道:“想不想听听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