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六十七章 逍遥天与慕容雪
    在一个大雪交织的夜晚,慕容世家的千金小姐慕容雪无意间救了一个满身伤痕的男子,便把他带回了房里悉心照顾。www.yawen8.com慕容雪是慕容敌山唯一的女儿,平时很少出家门,更没有接触过任何男子。所以情不自禁地被他深深吸引。

    逍遥天就在这里养伤数日,突然有一天,慕容敌山知道了这个消息。慕容雪才知道她救的男子原来就是殷教教主逍遥天!之所以满身伤痕昏倒在慕容府后院,原来就是遭到其父慕容敌山设计陷害。

    慕容敌山深知逍遥天生性风流,对女人一般很少做防备,所以就让人在逍遥天的饮食中下了药,然后要慕容雪拿给逍遥天。慕容雪天真善良,从小到大都十分听话,所以虽然不大情愿,但还是听了父亲的话。

    逍遥天将慕容雪端上来的汤一饮而尽后,笑着说道:“慕容敌山还当真是卑鄙,为了除掉我竟然会利用自己的亲生女儿。他难道就不怕我察觉到汤里有毒然后杀了你?”

    听着逍遥天的话,慕容雪立马震惊无比,原来他竟然知道汤里有毒!

    “你既然知道汤里有毒,为什么还要喝下去?”

    “我若不喝,你又怎么向慕容敌山交代?”逍遥天依旧笑望着慕容雪,一眼都不舍得移开。

    很快,慕容敌山便带着一群人冲进了慕容雪的房间。一声令下,所有人全部朝逍遥天攻来。逍遥天是何等人物?那些毒药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无济于事。逍遥天就这样一边掩护慕容雪一边敌对那些人,因为慕容雪始终都与逍遥天在一起,所以想要顾忌慕容雪便杀不了逍遥天。

    慕容敌山情急之下,便不再管慕容雪的安危,只命那些人尽快杀了逍遥天。逍遥天一边掩护慕容雪一边说道:“慕容敌山当真是心狠手辣,竟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脸上再次出现自信的笑容,右手则是将慕容雪紧紧护在怀中,温柔的说道:“不要怕,慕容敌山不要你我要你!”

    听着逍遥天的话,慕容雪不胜感激,那个时候她就在心中暗暗发誓,倘若他们能够活着逃出去,她愿永远留在这个男人身边,不离不弃。虽然他在昏迷中时一直叫着另一位女子的名字,可是这些对她来说都不算什么,只要他的心里有她就好。

    后来逍遥天凭一人之力打伤了所有人,然后迅速逃离了房间,揽住慕容雪的腰身就这样朝远处飞去。当时的慕容雪脸上突然出现从没有过的喜悦。

    那晚,他们是在荒野上过的夜,那晚过后,慕容雪便成了逍遥天的女人。『雅*文*言*情*首*发』

    逍遥天带着慕容雪来到一个很美丽的地方,那里景色迷人、人烟稀少。慕容雪也十分喜欢那里。

    逍遥天是殷教教主,不能一直在这里陪慕容雪,所以他在离开之前,在园子里栽了很多的鲜花,说是等这些花都盛开的时候,他便会回来看慕容雪。慕容雪虽舍不得离开他,却也答应了。

    逍遥天离去以后,慕容雪每天最喜欢做的就是给那些花浇水,只愿那些花可以早日长大开花,因为那时候逍遥天就会回来。

    慕容雪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看到满园的花都完全绽放的时候,闻着一朵朵美丽娇艳的花朵,慕容雪脸上是从没有过的喜悦。很快一道熟悉的声音便传入耳中,慕容雪在第一时间便朝声音处看去。

    “天哥……”

    轻轻的呼唤夹杂着心中万般的思念,慕容雪双手握着美丽娇艳的牡丹花,风一般的跑向逍遥天。

    逍遥天几步上前就这样抱着慕容雪在美丽的花丛中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累了,二人才躺在花丛中间仰望着蔚蓝的天空。逍遥天拿出一支极其美丽的发簪,然后细心地插在慕容雪那乌黑亮丽的发鬓处。

    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那一日慕容雪一觉醒来,却发现逍遥天已经消失不见。什么也来不及想,就这样跑了出去,终于在那平静的湖中间,看到一只小船正渐渐的远去。

    他走了,就这样不辞而别地走了!

    慕容雪一时间泪流满面,就这样跌坐在地上。这时突然出现一位年轻女子,慕容雪略有好奇地看着她。一身耀眼的红色衣裙,外面穿着一件黑色的缎衫,一双美丽而又极其邪魅的眸子正在注视着她。

    “你是谁?”慕容雪忍不住问。

    燕无痕突然一脸邪魅的看向慕容雪,说道:“我是谁?难道逍遥天没有告诉你吗?我叫燕无痕,是逍遥天的妻子,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骨肉。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从今以后你不用再等他了,因为他再也不会来了!”

    慕容雪不可置信的样子,燕无痕突然间面目狰狞,然后拿出一把匕首在慕容雪脸上划了一个丑陋的疤痕。紧接着又把她推进了湖中。

    慕容雪本以为她会死,可是却没想到竟然被人救了出来。救她的是一位年轻英俊的公子,也就是上官世家的公子上官林。

    慕容雪本来是想自杀的,可是上官林曾多次劝说于她,后来慕容雪才坚强的活了下来。因为容貌被毁,她无颜见逍遥天,就与上官林在一个破旧的山洞中呆了很久。这期间她一直都是以泪洗面,满心的委屈无处倾诉,她真的好想逍遥天。

    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哀求上官林带她去找逍遥天。她只要远远地看他一眼就好。上官林从第一眼见到慕容雪的时候,就爱上了她,所以对于慕容雪的要求他都会答应。

    然而慕容雪没有想到的是,当她一路上蒙着面纱被别人指指点点,忍受羞辱找到逍遥天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爱上了一个名叫海烟嫣的女子,甚至还不惜为她得罪不少武林人士。

    那一刻,慕容雪突然感到自己是天下间最傻的女人,他一心为他,不惜面容被毁,无颜见人,而逍遥天却移情别恋爱上了别的女人。那一刻,慕容雪发誓,从此以后,她要为自己而活。要让逍遥天知道,没有他的存在,她一样可以活得好好的。

    经过她不懈的努力,再加上上官林的帮忙,几年后她的蝶堡终于在武林中大有名气。而且她也从此成为了一个武功高强的蝶堡堡主。

    慕容雪以为,她与逍遥天之间,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但当她亲眼目睹逍遥天为了海烟嫣身受重伤,遭受上官世家的围攻时,她还是忍不住出手救了他,并且还将他带回了蝶堡。

    望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男子,慕容雪不时地回忆起他们在一起时的美好。原来一直以来,她都不曾恨过他!

    逍遥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当他看到眼前蒙着面纱的慕容雪时,脸上顿时出现一丝错愕。慕容雪没有想到逍遥天竟然会认出她来,更没有想到之前她在湖中心的船上看到的不是逍遥天,而是来找逍遥天的殷教五行长老之一的金石。

    原来逍遥天那日只是到街上去准备一些衣物,然后想带慕容雪回殷教。但当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慕容雪失踪了。然后燕无痕告诉逍遥天,说慕容雪不甘于一直等候着逍遥天,所以离开了。

    之后,逍遥天找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却始终没有头绪。紧接着,他又认识了海烟嫣。

    望着慕容雪脸上那丑陋的疤痕,逍遥天深感内疚。这两年里,他是真心的爱着海烟嫣的,也发誓以后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女子。但却没有想到,一直以为已经死去的慕容雪突然出现,而且还为了他遭受那么多的痛苦?

    那晚过后,慕容雪便有了逍遥天的孩子。

    慕容雪知道,逍遥天如今爱的人是海烟嫣,对于自己只不过是感到内疚而已。为了让逍遥天安心,她便嫁给了一直默默爱着自己的上官林。

    风雨阁外,上官紫芸突然间感觉到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就那样跌坐在地上,似乎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难怪那个算命先生说她会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原来,他竟然是她的哥哥!

    房间里,逍遥云面容极其严肃,原来父亲与慕容雪之间还有着这一段爱恨交织的感情?难怪父亲临死还对慕容雪有着那一份内疚?卫颜明明知道这一切,回到凌云峰时却没有说,想必是认为他和紫芸……

    身旁的邢烈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逍遥云和卫颜,然后突然膛目结舌的问道:“原来上官姑娘是教主的妹妹!那么教主你和上官姑娘在梦幻小岛不是已经……”邢烈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卫颜此刻看他的目光中满是杀意。

    逍遥云则是转脸看了一眼邢烈,然后略有深意的问道:“邢火使是亲眼所见?”

    见逍遥云如此神情,邢烈不禁感到疑惑,莫非,是他误会了?

    逍遥云嘴角顷刻间划过一丝好看的弧度。原来她竟然是他的妹妹!难怪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好在,他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否则定会悔恨终生!

    夜深人静,揽月亭里,一道紫色的身影正落寞的坐在这里,满脸的哀伤。就这样望着天上的朗朗夜空,不断地为自己斟着酒。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爱上我的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上官紫芸不停地问着,可始终都没有回应,只能听见树枝轻轻摇曳的声音。

    夜风微微拂过脸面,柔顺的发丝正顺着那美丽的脸庞时不时的摇动着。突然从身后走出来一道黑衣身影,上官紫芸微微转脸看去,在看清那略有熟悉的面容时,立马上前抓住来人的衣领激动地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出来?为什么非要等我爱上他的时候才让我知道他是我的哥哥?为什么?为什么?”

    上官紫芸越说越激动,双手越加用力的揪住卫颜的衣领不停地晃动着。卫颜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上官紫芸怎样对他。直到上官紫芸打累了也发泄完了,然后就这样抱着卫颜痛哭起来。卫颜则依然那样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脸上也是那一贯的面无表情,只是在那幽深的双眸中,隐约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