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六十九章 血魄情殇
    逍遥云与玄冥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剑,一个又一个的枝蔓很快被砍断,从而留出一条空隙,而玄冥在第一时间便带着穆玲珑逃离了这里。『雅*文*言*情*首*发』身后的枝蔓突然快速的延伸,直朝二人而去,逍遥云迅速转身去阻止那些枝蔓,然而就在砍断那些枝蔓让玄冥与穆玲珑逃离了血魄伸展的范围外,刚刚被砍断的枝蔓突然同时朝逍遥云席卷而来。

    玄冥与穆玲珑飘然落下,等到站稳之后方才看到逍遥云正被无数条枝蔓缠绕在一起,那红得娇艳的花突然张大了嘴,就这样无情的刺进逍遥云的身体,有如吸血鬼般不停地吸食着逍遥云体内的鲜血。

    “云……”

    穆玲珑撕心裂肺的喊着,那一刻她的内心慌乱无比,只感到世界一片黑暗。

    “珑儿……还好我来得及时,救了你……”

    逍遥云就这样忍着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笑望着不远处的穆玲珑。从无数条枝蔓刺入的地方,正流淌着触目惊心的鲜红液体。

    那种被血魄吸食血液的滋味穆玲珑是亲身体验过,她比任何人都了解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只是对于这样的痛苦,逍遥云却是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只默默地承受着。

    “云……不要,不要……”

    穆玲珑拼劲全力想要挣脱玄冥的阻拦,可却始终不能如愿。泪就这样止不住落了下来。

    玄冥的内心有一丝的不忍,而穆玲珑突然停止哭泣,看着玄冥大声说道:“你救他,快点救他啊!你不是不可一世的冥楼尊主吗?你不是对天下所有草药都尤为精通吗?那你快点救他啊!你说要怎么样才能杀了这个怪物?你说!你说!你说啊!”

    穆玲珑泪流满面的用力摇晃着玄冥的身体,但玄冥却只是一脸淡漠的站在那里,因为即便是他,也对付不了血魄!

    不远处的各大门派中人也全部都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刚刚听闻着那些撕心裂肺般的哀嚎声,让他们不禁为此好奇,所以才一边对抗冥楼中人一边朝声音处赶来,却不想竟然会见到这般景象!

    “那……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吸食人的鲜血?”上官鹰顿时目瞪口呆的样子。

    “好……好像是一颗植物……”柯无施显然也尤为惊奇,这看似只是一颗植物的东西竟然可以吸食人的鲜血!而且就连武功盖世的殷教教主逍遥云竟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地面上数十条惨白干枯的恐怖尸体,想必也都是这东西的杰作吧!

    众人除了震惊以外别无其它,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们此番前来的目的。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血魄终于安静了下来,穆玲珑在第一时间跑向逍遥云,见他此刻正痛苦的倒在池塘边上。『雅*文*言*情*首*发』因为血魄喝饱了鲜血就此沉睡下去,所以逍遥云体内的血液才没有被完全吸干。不过他依然面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浑身上下那触目惊心的鲜红液体晕染了他身上的白色长袍。

    “云……云你不要死,你不能死!你不许死!我不让你死!”

    穆玲珑泪流满面的抱着只有一丝气息的逍遥云,霸道的口吻让逍遥云脸上流露出一丝浅笑,虽然那笑是那样的勉强。

    “珑儿……只要……只要你没事……就好……”

    短短的一句话,就让逍遥云不助的吐着鲜血,大口大口的鲜血不断地从逍遥云口中流出,让穆玲珑的心疼得越发厉害。

    “云,你坚持住,你一定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穆玲珑轻轻将逍遥云放于地面,然后紧抓着玄冥紫色长袍的衣角,哀求道:“你不是有雪凝丸吗?雪凝丸不是能解百毒,只要人尚有一丝气息存在,就能救活的吗?你快点拿出来,我求求你玄冥,我求求你快点救救他……”只要能够救他,她愿付出一切代价!

    看着一向高傲冷漠的穆玲珑此刻正跪在地上低三下四的乞求自己,玄冥内心不禁万分酸楚。狭长的凤眸立马闪过一丝异样,然后说道:“雪凝丸早已经没有了。”

    仅有四颗的雪凝丸都已经用光了,数月前穆玲珑带着身中蓝霜之毒的穆十七来到冥楼,他答应了穆玲珑的条件,所以用掉了一颗雪凝丸。还有两颗用到了她的身上,最后一颗也分成两半给了她和母亲。

    母亲说卫颜之前是中了蓝霜之毒的,但能好好的活到现在,可见穆玲珑已经把那半颗雪凝丸给了卫颜。

    穆玲珑不可置信的说道:“不,不可能!为什么到他这里就没有了?一定是你骗我的对不对?”因为与逍遥云是死敌,所以不想救他才这样说!

    玄冥只静静的站在这里,任由穆玲珑怎样乞求。那一刻,他的内心竟是那样的酸痛,只因为看到她那心灰意冷的模样。他知道,如果他手中还有雪凝丸的话,他一定会忍不住救逍遥云。只为了她不会再这样痛苦下去。

    逍遥云死了,那一刻,穆玲珑只感到世界陷入了黑暗当中,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如同虚幻的泡影……

    一直在静观其变的各大门派之人也终于收回了思绪,然后柯无施与上官鹰相互看看对方,最终由上官鹰率先开了口。

    “玄冥,你冷血无情视人命如草芥,竟然做出此等残忍嗜血的行为,今日就让我众多门派一举剿灭你冥楼为武林除害!”

    猎豹正欲出手,却见玄冥慢慢抬起右手,示意猎豹不要出手。然后面向上官鹰以及身后上千位武林高手,面带讥讽的说道:“是吗?本尊倒要看看你们是如何剿灭我冥楼的!”

    见玄冥说话如此猖狂,上官鹰与柯无施立马带领众人拔出剑来想要与玄冥动手,猎豹飞鹰以及冥楼中的所有人也全部拔出武器打算与柯无施等人大打出手。双方就这样怒视着对方,而柯无施和上官鹰却突然感到身后有一丝异常,回过身去只看见身后之人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地上。

    柯无施和上官鹰顿时惊讶无比,然后面向玄冥问道:“玄冥,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说呢?”

    “你对我们都下了毒?”

    玄冥冷漠的扫了柯无施一眼,然后语气冰冷的说道:“竟然敢擅自闯我冥楼,毁坏我冥楼中的机关,还杀我冥楼的人,本尊又怎么可能放过你们?”

    若不是血魄已经无需再吸食人血,他定叫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尝尝被吸干鲜血的滋味!

    顷刻间闯进冥楼的所有人都狼狈地倒在地上,就连武功盖世的柯无施与上官鹰也一样。

    上官鹰捂住胸口,忍住疼痛大喝道:“玄冥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这个恶魔,总有一天你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玄冥面容一冷,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尊也无需对你们这些黄口小人留有情面!银河!”

    “属下在!”

    “把各大门派的首领带往地狱之门,好好招待他们!”玄冥很快转身离去,银河朝身后众多下属递了一个眼色,那些人立马朝上官鹰等人而去。

    玄冥不顾及众人的怒骂,只来到穆玲珑身前。见到玄冥,穆玲珑略有焦急的问道:“为什么在他身上找不到冰魂?”

    玄冥只是一脸冷漠的样子,穆玲珑见此不禁问道:“冰魂……在你手上?”

    玄冥没有说话,只一脸冷漠的站在那里,穆玲珑因为被血魄刚刚吸食一些鲜血,所以此刻脸色越发的苍白,只一边用手护住心口一边面向玄冥,说道:“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知道逍遥云会为了我不顾一切,所以才在那样紧急时刻叫他掩护你救出我的对不对?”

    玄冥的目光瞬间落在穆玲珑脸上,原来她竟认为他是故意利用血魄对付逍遥云的!

    “你若是这样认为,随你!”

    穆玲珑就这样迎上玄冥的目光,说道:“你若不答应救逍遥云,你会后悔的!”语气之中满是坚定。

    “哦,是吗?那你倒是说说看,本尊为什么要后悔?”语气之中带有一丝玩味,玄冥是无论如何都不认为自己不救逍遥云会后悔。

    穆玲珑看着玄冥脸上那玩世不恭的神情,突然感觉到他和他竟然是这样的相像!为什么她从来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两下,穆玲珑淡淡的问道:“因为他是你的弟弟,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虽然她也不想相信,可这却是真的。

    “你说什么?”玄冥脸上的玩世不恭之色顿时消失不见,取之而来的则是一脸的震惊!

    “是你的娘亲燕无痕亲口说的。当年她因为被逍遥天抛弃,所以因爱生恨,然而她恨的除了逍遥天以及与他有关的所有人之外还有你。一直以来她对你的百般折磨,都只是在报复着逍遥天,因为,你也是逍遥天的儿子!”

    当时燕无痕说这些的时候,她并没有过多的意外,因为从得知玄冥就是燕无痕的儿子时,她和十七就对此产生怀疑过,只是自己不想相信而已。

    玄冥立马背过穆玲珑,心中顿时思绪万千。他可以认为穆玲珑这样讲是因为想让他救逍遥云。可是心中却有一万个声音在告诉他,穆玲珑没有骗他。

    就在三个月前娘亲在这里当着众人的面讲述着她和逍遥天的故事时,他也曾怀疑过自己会不会就是逍遥天的儿子。可是当时娘亲却说她和逍遥天的孩子在那场大火中就已经胎死腹中了,而且还是被逍遥天一掌打死的。难不成那个孩子没有死?而且就是他?

    穆玲珑慢慢走近玄冥,说道:“不久前,你娘曾经来找过我,她和我说了有关于她和逍遥天的所有事,当然也包括有关于你的一切。”

    听到这里,玄冥立马回头看向穆玲珑。娘亲竟然把有关他的所有事都告诉了她?那么说他过去那不堪的童年往事,她也全都知道了?

    想到自己内心深处那不为人知的黑暗经历都已经被人了解得透彻,玄冥的心突然无比的疼痛。一时间竟不知如何面对眼前的女子。

    穆玲珑没有看向玄冥,只一脸淡漠的继续说道:“你娘说因为逍遥天背叛了她,所以她便没有说出你的存在。她本来是不打算让你来到这个世上的,但后来却想到要用你来继承她的仇恨,让逍遥天的儿子背负着仇恨过一生,这对于她来说或许是最好不过的报复,所以她决定要生下你。直到海烟嫣在一年后诞下了逍遥云,你娘便决定要你在长大成人之后亲手杀了逍遥云。让逍遥天的两个儿子自相残杀,逍遥天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得到安宁。所以,她才隐瞒了你的身世。”

    玄冥瞬间垂下了眼帘,想不到母亲对逍遥天的恨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她竟然想要自己的亲生儿子去残害手足,竟然想要为了仇恨断送他一生的幸福!

    穆玲珑的目光渐渐投向玄冥,非常专注的打量着他。然后不禁问道:“你不觉得你们两个人长得有些相像吗?”若不是他们的个性相差太过悬殊,表情从来就没有一致过,或许她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玄冥眸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容察觉的神情,然后扫了一眼正倒在地上毫无生气的逍遥云,没有说话,只大步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