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七十章 玄冥炼制起死回生灵药
    凌云峰--

    殷教十二堂的人全部都聚集在空旷而宽敞的院落里,围成一个很大很大的圈。『雅*文*言*情*首*发』而邢烈这会儿正与十二堂的众位堂主坐在大圈的内侧,兴趣怏然的注视着中心正在比试着武功的两名男子。

    此刻,邢烈端起桌旁的酒猛喝了一大口,然后用衣袖胡乱擦了擦嘴角,面向身旁的燕晋道:“晋,看来还是你飞云堂的人略为出色,想不到你训练人还真有一手!”

    燕晋微微点头,然后不免谦虚道:“邢火使过奖了!”是他飞云堂的人自求上进才是!

    邢烈又拿起桌上的苹果使劲咬了一口,然后看向右边的陈堂主和朱堂主,说道:“陈堂主,朱堂主,看来飞虎堂和飞龙堂要多多努力才是!”一阵比试下来,他们两堂竟然节节败退!看来他们却是老了,没有精力训练部下了!

    陈堂主哈哈笑过之后回道:“邢火使说得对,看来是老夫年纪大了,没有精力了,该早日退位让贤才是!”说到这里,在场所有人全部都哄然大笑。

    而在此时,突然一名男子走到邢烈面前,拱手说道:“邢火使,电使回来了!”

    “卫颜回来了?”邢烈不禁有些疑惑。

    现场的气氛顿时停了下来,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愕然。邢烈挥手示意今天的比试到此结束,然后便走出人群,匆匆离去。

    刚踏入风雨阁,就见一道黑色身影正孤立的站在窗前,在他身后的锦带处,别着一支精致的玉箫。

    而蓝鲸与李菲儿正安静的站在角落里,从她们的表情里就能看得出,卫颜此刻的心情很不好。

    邢烈立马清了清嗓子,然后走到八角桌前坐下了,一边倒着两杯茶水一边笑着说道:“怎么,回来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听到邢烈的话,蓝鲸和李菲儿都不禁微微蹙眉,这电使回来何时提前通知过?不是在所有人都没发觉的情况下突然间出现在风雨阁,就已经不错了!

    卫颜很快转过身来,犀利的双眸瞬间投向邢烈,从而发出冰冷的声音。

    “教主去哪里了?”若不是他一步步从殷教大门走到风雨阁,他或许还不知道教主已经离开了凌云峰,更不知道邢烈不但没有跟去反而在院场那边悠闲地观看十二堂中人比武!

    从卫颜周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立马让邢烈开始不自在起来,但即便这样他还是笑着说道:“你都知道了?不愧是电使卫颜,就是与常人不同,刚回到殷教就听说了这个消息!”

    邢烈想含糊的遮掩过去,可见卫颜那一副要杀了他的神情,便也只有老实交待。www.yawen8.com就这样垂下了双眸,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教主去了哪里?”

    “你说什么?”

    卫颜忙以讯雷不及掩耳之速用右手掐住邢烈的脖颈,直逼向邢烈身后的墙面。邢烈的脸顿时憋得通红,连话也说不出来一个字。见此情景,李菲儿和蓝鲸急忙跑了过来,满是担忧之色。

    “电使,你这样会杀死邢火使的!”蓝鲸面容立马惊慌无比,想不到这个电使竟然这般冷酷无情,连邢火使都不放过!

    “是啊卫公子,邢火使是要随公子一起离开的,但是被公子拒绝了。卫公子,你看邢火使都要喘不过气来了,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死的!”李菲儿急得快要流下眼泪,卫颜冷漠的扫了一眼李菲儿,然后方才松开了手。

    邢烈右手瞬间放在勃颈处,在一阵痛苦的咳嗽与急促呼吸之后,便望向卫颜,不满道:“你这座永远也融化不了的冰山,没想到你的心竟然这么狠!”亏他们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蓝鲸轻轻拍着邢烈的背,劝解道:“邢火使,电使他只是一时情急,他一定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

    邢烈脸色不悦的看了一眼卫颜,说道:“你看他的样子像不是有意的吗?”

    卫颜没有理会邢烈的埋怨,只冷漠的问道:“教主离开多久了?”

    邢烈虽然不想理会卫颜,可也知道卫颜并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的人,所以才不厌其烦的说道:“差不多快七天了!”

    七天?教主竟然提前去了冥楼?难怪当日他说要离开凌云峰,教主那么爽快就答应了?想必他之前是故意让他前去杭州,然后趁此机会前去冥楼吧?

    卫颜的脸上再次浮现一丝阴霾,随后便是一副想要杀了邢烈的神情,“你难道不知道血魄是什么时候开花吗?”忍住心中想要杀了邢烈的冲动,卫颜忙转身出了风雨阁。

    邢烈突然僵在了原地,似乎在消化着卫颜刚才的话。而蓝鲸则是一脸的担忧与恐慌。二人的表情顿时让李菲儿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这血魄是什么东西啊?它开花与公子有什么关系吗?”虽是好奇,可见他们的神情就知道这血魄开花不是什么好事。

    蓝鲸禁不住自喃道:“若我没有记错的话,血魄应该在这两日开花,而以圣雪的速度,从凌云峰到冥楼差不多要四五天,这么说……”蓝鲸简直不敢想下去,只忽然睁大了瞳孔,满脸的焦急之色。

    邢烈急忙抓起八角桌上的乾坤剑朝外跑去,蓝鲸立马追了出去,急忙说道:“邢火使,我也和你一起去!”

    “你?”邢烈突然停住了脚步。蓝鲸万分坚定地点点头,邢烈便应允了蓝鲸的提议。见卫颜、邢烈和蓝鲸都这般匆忙的要离开,李菲儿知道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很可能是公子遇到了什么危险。所以她便恳求邢烈带她一起去,邢烈答应蓝鲸,是因为知道蓝鲸会武功懂医术,或许会帮上什么忙,可是李菲儿只是一个柔弱女子,带上她或许帮不上忙还给他们增添麻烦,所以便想拒绝李菲儿,可是李菲儿跪地求饶,还哭得泪流满面,他便不忍心再拒绝了。就这样一行人匆匆的离开了凌云峰,直奔冥楼方向而去。

    连续七天七夜,玄冥都没有离开过炼丹房,更是水米未进。终于将血魄与冰魂炼成了那世上独一无二的能令人起死回生的灵药。

    七日后,当手下之人打开炼丹房的大门时,玄冥第一时间便看到那跪在地上的瘦弱身影。

    难不成这七天里她一直都跪在这里?

    看到玄冥,穆玲珑正欲起身,却突然感到腿已经不停使唤,就这样万般努力的站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你这般千辛万苦的养殖血魄,是为了救活当年那个救你的小女孩。听你娘说,当年她是当着你的面亲手挖掉了她的眼睛,然后割去了耳朵、鼻子、嘴以及四肢,最终使其痛苦而死。玄冥你有没有想过,倘若她真的被你救活了,但知道自己变成了那副样子,会是何心情?你是医术精湛的冥楼尊主,我相信你有能力给她一双眼睛,或是重新为她换上四肢。可是她的鼻子、嘴、以及心灵上的那些创伤呢?你打算如何来医治?你就断定她真的想重新活下去吗?”

    穆玲珑的话顿时触动了玄冥的心,是啊,十几年里,他一直想着要让她起死回生。可是他却从来就没有想过,她到底愿不愿意重新活下去?

    玄冥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波澜,随即便朝身旁的男子递了一个眼色,只见那人顿时将手中的白玉锦盒拿给穆玲珑。

    穆玲珑顿时看了玄冥一眼,说声谢谢之后忙朝逍遥云的房间跑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玄冥因为炼药七天七夜不眠不休又因水米未进,从而导致的精神疲惫、面容憔悴,就连那双有神的眸子也变得黯淡无光。

    玄冥心中不禁有一丝的苦涩,她在意的始终只有他一个人!

    穆玲珑一直守在逍遥云床边,就这样静静的满怀期待的等着他可以醒过来。可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逍遥云的面色依旧是毫无生气。

    玄冥刚走出炼丹房没多远,就见银河正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候。见到玄冥那样面容憔悴万般虚弱的样子,就连嘴边也长出一些胡茬,银河不由得有些痛心。跟随尊主多年,还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

    “尊主!”银河跟在玄冥身后,眸中立马闪过一丝波澜。玄冥只继续向前走着,虽然此刻万般疲倦乏累,但他的步伐看起来依旧沉稳有力。

    “说!”玄冥没有理会银河。

    “尊主,有几人熬不过地狱之门的刑罚,死去了。柯无施和上官鹰直嚷着要见尊主!”银河语气平淡的说着“那些没有关进地狱之门的人也都被毒性侵蚀暂时失去了所有的功力,有一些内力不算太高的也已经毒发身亡了。”若是没有解药,想必用不了多久,那些人就都会因毒性蔓延全身,痛苦而死。这些话银河没有说,因为他知道尊主自有打算。

    “你看着办吧!”玄冥实在没有精力再考虑这些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要好好休息一下。

    玄冥的话让银河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玄冥会这样说。叫他看着办,那他又该如何?

    打发掉银河,玄冥匆匆回到卧房,虽然连续七日都是水米未进,可是眼下他实属乏得很,只能先休息一下等醒来再吃东西。

    然而在他刚刚躺到床上想要休息时,就见穆玲珑走了进来。

    “玄冥,为什么他吃了药后还是那样毫无生气?”与十七相处那么久,她也略懂一些医术,可是逍遥云的样子似乎一点都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玄冥单手撑住头部,就这样神情慵懒的侧躺在床上。穆玲珑当然不知道他这个样子是因为已经没有力气再坐起来了。玄冥看着穆玲珑,双眸很快垂下,幽幽说道:“血魄会在他的身体里一点点产生功效,不会这么快就醒来。”

    穆玲珑当然知道这些,可是她看逍遥云的样子,似乎一点要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毕竟这冰魂加血魄能令人起死回生只是一个谣言,没有任何人尝试过。所以到底能不能起死回生谁也不能确定。

    一脸期望的看向玄冥,穆玲珑突然低声问道:“那要多久才能够醒过来?”

    玄冥迎上穆玲珑那满是期望的目光,回道:“不知道。”事实上他是真的不知道。

    穆玲珑脸上是淡淡的忧伤,然后便黯然离去。但在她心中依然是下定决心,不管逍遥云什么时候醒过来,她都要守在他的身边。哪怕他永远也醒不过来。

    人往往就是这样的,当你拥有他的时候你并不觉得他有多么的好,可是一旦失去了,却发现原来他在你心中竟是这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