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七十一章 守候逍遥云
    这段时间里,银河命人在门外的沟壑上建立了一架悬空的锁链桥,然后放走了除被关在地狱之门里的所有人,因为那些人暂时失去了所有的功力,所以必须要通过这架锁链桥才能够离开冥楼。www.yawen8.com

    玄冥不失尊严的坐在书房的案桌旁,经过多日的休养,他脸上的疲倦之色已经全部褪尽。

    冷漠的双眸很快投向面前的银河,问道“你,放了他们?”

    银河顿时低下了头,回道:“是!”

    “这倒失了你的个性!”凭玄冥对银河的了解,他虽然不比自己残暴嗜血,但也不是善良之人,不,应该说在冥楼里,根本就没有善良之人。

    银河依旧没有抬头,只语气平淡的说:“属下没能阻止得了各大派入侵冥楼,又私自建造天桥放了他们,属下甘愿受罚!”

    玄冥一只手端着白玉茶杯,另一只手拿着壶盖轻轻刮着杯中残留的茶叶,漫不经心地说道:“是本尊叫你看着办的,至于你如何做当然由你说了算。只是本尊实属好奇,你为何要这样做?”

    银河慢慢抬起头面向玄冥,在看到玄冥时不禁有种错觉。这尊主的神态怎么这样像一个人?平时的他要么一脸威严要么一脸冷漠无情,何时有过这般肆意这般慵懒的举动?

    虽然好奇但也只是稍纵即逝,银河立马回道:“穆宫主说这些人只听命于自己的主子,对于做什么事他们没有任何选择。她说尊主的……”说到这里银河顿时一脸为难。

    玄冥突然好奇的叫银河说下去,他倒是想知道穆玲珑到底都说了什么?

    “她说尊主身上的罪孽已经够深,若属下真心为尊主着想就应该放了那些人,以帮尊主减少身上的罪孽。”

    玄冥顿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他没有想到穆玲珑会说这些,没有想到她竟然也会关心他!

    诺大的房间里,穆玲珑身着一件淡粉色纱裙,正坐在逍遥云的身旁,慢慢的擦拭着他的脸颊。这些日子以来,她都是茶饭不思,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照顾逍遥云上。

    每日都穿着淡粉色的纱裙,每日都梳着看似温柔贤惠的发式,发间也只插着逍遥云送给她的琉璃发簪。

    这样的装扮他一定会很喜欢吧?穆玲珑是这样想的!

    从他死去的那天开始,她一直守候在她床前,讲述着他和她的故事。

    直到玄冥突然间的闯入,她那沉寂的心立马充满了希望,忙一脸憧憬的对玄冥说道:“玄冥,你快看看,看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玄冥慢慢走了过来,将手搭在逍遥云的脉搏处,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看向穆玲珑,没有说话。

    “玄冥,怎么样?你不是说血魄加冰魂炼成的丹药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吗?为什么他吃下去这么多天都没有醒过来?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穆玲珑越说越激动,说道最后竟然失去了理智,只用双手紧紧擒住玄冥的双肩,不停地用力摇晃着他的身体。『雅*文*言*情*首*发』

    玄冥抬眸注视着穆玲珑,说道:“我从来就没有说过血魄加冰魂能够令人起死回生!”

    他只是偶然间在一本医书上看到,用血魄的种子与冰魂同时炼成丹药,再将其合二为一,会能令人起死回生,所以便寻来了血魄从不间断的养殖。身为世上最强的用毒高手,他当然想要尝试一下,看看究竟世间有没有那令人起死回生的灵药?倘若真的有那么他便会毫无顾忌的将那颗灵药喂给那个给他希望的小女孩,让她可以继续笑着活下去!”

    穆玲珑突然停止了动作,然后在一阵错愕之后摇头说道:“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他一定能够醒过来的!”

    看着穆玲珑这个样子,玄冥内心不由得万般痛楚,“或许是因为母亲因为救我用沾了蓝霜的毒针射向血魄,而他却被血魄不断地吸食着,所以他的身体里沾染了蓝霜的毒性。也有可能是因为血魄与蓝霜的毒性相克,所以才失去了功效。”

    当时穆玲珑被血魄袭击之时,倘若她及时发出七色玲珑针,那也许就不会被血魄枝蔓缠住,逍遥云更不会为了救她而忍受被吸食鲜血的痛苦而死去。她只是怕七色玲珑针的毒性与血魄发生冲突,导致血魄失去了原有的功效,所以宁愿被血魄吸食也没有发出毒针,只想穆十七可以起死回生。却不想竟然因此害了逍遥云。

    她那样对他,而他却两次不顾性命相救于她……

    此刻,逍遥云正安静的躺在床上,自他死后的这些天里,穆玲珑从来都没有踏出过房门半步。

    玄冥来的时候,微微瞥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她,还是一口未动,再这样下去,她不是哭死就是饿死。不过好在他为他带来了一个消息,也不知道能不能让她再重新振作起来。

    渐渐地走了进来,玄冥微微开口说道:“你已经三天水米未进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饿死的!”知道穆玲珑不会理会他,玄冥又说道:“你不是叫我帮你找寻穆十七的尸体吗?我已经帮你找到了!”

    果真如玄冥所期盼的那般,穆玲珑微微转过脸,一脸探究的看着玄冥。玄冥见此,说道:“只要你把这些饭菜都吃了,我就带你去见他!”

    穆玲珑停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来到桌旁,拿起筷子一口一口吃着碗里的米饭。看她这幅样子,玄冥的内心一片酸楚。

    就这样在玄冥的带领下,穆玲珑在一片荒芜而又僻静的地方,看到了穆十七的坟。只简单用一块木桩立了碑,上面用鲜血写着“麒麟宫穆公子之墓。”

    穆玲珑只感到身子一软,真个人便跌倒在穆十七的坟前,泪就这样落了下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失去了母亲,失去了逍遥云,失去了麒麟宫的所有姐妹,也失去了他……

    明明知道麒麟宫将会有一场血雨腥风,他故意支开了她,以自己的生命结束了这场战役。就像逍遥云一样,明知道自己不可能与他在一起,却还是为了她放弃了生命。

    玄冥一点点走到她的身前,低声问道:“看得出这座坟立的既简单又匆忙,再看看上面的字,你认为会是何人将他埋在这里的?”这里如此僻静遥远,分明是有人不想穆十七被人发现。而这碑上写着的署名,并没有提到毒王圣手四个字。

    被玄冥这一提醒,穆玲珑再次朝那鲜红的几个血字看去,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她们全部惨死在麒麟宫的,每一个人的尸体,我都检查过,不可能还有人活着!”虽然希望这是真的,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相信麒麟宫还有人活着,因为往往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玄冥慢慢地蹲下身来,双手放在穆玲珑肩上,放低语气说道:“麒麟宫的人虽然不是我杀的,可我也亲眼目睹过她们惨死后的样子。可是,前不久银河在杭州突然发现了一些形迹可疑之人,而根据他的推断,那些人有可能就是麒麟宫的人!”

    穆玲珑急忙看向玄冥,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玄冥点点头,穆玲珑心中顿时思绪万千。

    回到冥楼之后,她便恳求玄冥把逍遥云的尸体放在冰棺之中,因为那样便可以永远保存逍遥云的尸体不会腐烂。正如前些日子她看到躺在冰棺里的女孩儿般,虽然已经死去了十多年,可那小女孩看样子还如刚刚死去般一个样子。

    玄冥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答应了穆玲珑,既然这个小女孩再也醒不过来,倒不如,还不如让她早日入土为安的好!让她重新投胎做人,但愿下一世,她可以平安幸福地长大。

    穆玲珑最后看了一眼冰棺里的逍遥云,然后方才凝聚内力,双掌迅速向前挥出,逍遥云的身影就这样被盖子遮挡住。

    云,我走了,等我到杭州把事情调查清楚后,就回来陪你还有十七,到时候,我们便会在另一个世界相聚。云,等着我!

    美丽的身影就这样飘然离去,望着那落寞的身影,玄冥心中满是怜惜。但愿她去了杭州以后,会重新振作起来,重新找回那个自信傲慢且又冷漠的麒麟宫宫主。

    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想要陪同她一起去杭州,可是眼下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这,或许是他能够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

    荒芜的空地上,两匹快马正不停地奔腾着。驾马在前边的邢烈不禁眉头紧锁,只不过是比卫颜晚了那么一点,竟然被他拉出这么远!

    双腿用力夹住马腹,顿时黑色的马扬长而去,后面的蓝鲸也顿时加快了速度。一路奔腾,终于在拐了两个弯后看到了卫颜的夜风。

    邢烈一阵欣喜之后,立刻下了马,然后与蓝鲸还有李菲儿大步朝夜风走去。很快便看到前面湖边附近的一行人,在那一行人当中立马看到了一身黑衣的卫颜。

    三人不禁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卫颜只冷漠的扫了一眼邢烈身边的蓝鲸与李菲儿,然后目光再次投向那一群人。

    原本吓得胆战心惊的一群人在看到邢烈的时候,不由得为之一震,然后急忙开口唤道:“这不是殷教的邢火使吗?”那些人不禁开始窃窃私语什么。

    见他们认识自己,邢烈不禁细细朝那些人打量起来,然后顿时惊讶的问道:“你们……你们不是上官世家和名剑山庄的人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见他们各个都是狼狈不堪有如从西北逃过来的难民般,邢烈顿时无比惊讶。再怎么说他们也都是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其中一个名剑山庄人突然说道:“邢火使有所不知,我们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拜玄冥所赐!”

    “玄冥?”邢烈想了一下然后不由得问道:“前段时间听闻名剑山庄、上官世家、十八门以及武林中的各大门派都去围剿冥楼,然后便失去了所有的消息。难不成这其中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人急忙回道:“我们本来都已经闯入了冥楼,破了所有的机关,虽说死伤人数多不胜多,可若是双方动起手来冥楼未必会是我们的对手。可是,可是没想到那个玄冥竟然耍了手段,不知怎么的我们所有人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中了毒。各大门派的掌门都被关进了地狱之门忍受生不如死的折磨,而我们也都被毒性吞噬受了严重的内伤。虽然后来被银河解了身上的毒,可是内力还没有恢复过来。”

    卫颜淡漠的看向说话的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有没有看到云教主?”卫颜才不管他们是如何逃出来的,之所以停止赶路就是想从他们口中打探教主的消息。

    那人仔细的打量一下卫颜,然后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位是……”看他的气质神态都不是一般的泛泛之辈,可是他们中的任何人都没有见过他。所以才在他刚刚出现时,误以为他是冥楼中来将他们赶尽杀绝之人。

    邢烈扫了卫颜一眼,然后说道:“这位是我殷教的电使,也就是武林中人称冷面流星的卫颜。”说到这里,邢烈心中不禁有些纳闷,这些人认识自己却不认得这个声名赫赫的卫颜。不过也难怪,毕竟卫颜这么多年都在暗处,不认得他的样子也算理所当然。

    听闻面前的男子就是冷面流星电使卫颜,那些人忙摆出一副崇拜的样子。只见刚才说话的人立马面向卫颜,一脸恭敬地样子。

    “原来是卫电使,在下是名剑山庄的林威,刚刚有什么失礼之处还望卫电使不要见怪!”

    卫颜依旧面容冷漠的看着林威,对于他的身份他当然早已知晓,虽然这些人中无人认得他,可是这里的每一个人,他都十分了解。

    见卫颜没有说话,林威也没有多想,早就听闻这电使卫颜素来冷漠不爱讲话,所以只略有哀伤的回道:“云教主……他已经……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