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七十四章 各大门派围攻冥楼
    听到银河说让他们见逍遥云,卫颜又怎么可能会拒绝?更何况冥楼会发生这样的事也是因为他们。www.yawen8.com望着面前上数百位高手,卫颜一脸的冷漠。站在最前面的林威突然问道:“卫电使,在下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阻拦我们向冥楼报仇?”

    卫颜面无表情的看向林威,说道:“你们与冥楼的新仇旧怨,与我无关。可是你身边的上官紫芸却是跟随我来的冥楼,所以我断不会让你们此刻在冥楼任意妄为!”言下之意就是说他们什么时候都可以血洗冥楼,就是今天不行!

    “卫电使,倘若我们执意要血洗冥楼呢?”虽然林威不想得罪卫颜,可是眼下却是拿下冥楼的最好机会,他们又怎么能够放过这次机会!

    站在林威身旁的上官笑突然说道:“林威,既然他执意要阻止我们,那也休怪我们不客气了!”话音落下,上官笑立马拔出腰间的佩剑,做出一副要与卫颜等人同归于尽的举动。

    上官紫芸见此急忙说道:“卫颜,爷爷和各大门派的掌门都被他们关进了那种鬼地方,受到那么残忍地对待!今天我们一定要血洗冥楼。念你之前有救过我,我们断不会为难你们。所以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上官紫芸之所以带领那么多人围剿冥楼,一方面是为了救出上官鹰,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替逍遥云报仇。她才不管玄冥到底有没有救过逍遥云,她只知道逍遥云死在了冥楼,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过冥楼中的任何一个人!

    卫颜面无表情的看着上官紫芸,难怪她能够追上他的夜风?原来她在他们之前就已经动身离开了凌云峰,然后与上官笑等人想好了对策。他们就是在等着他和邢烈进来替他们打头锋,等到冥楼伤亡惨重之时再出手!

    上官紫芸,不管是她的城府深还是因为被上官笑等人利用,今日之事,他都不会原谅她!卫颜没有说话,但那坚定的态度却足以证明他的立场。www.yawen8.com

    “紫芸,还跟他们费什么话!”上官笑突然面色一凛,右手一扬,一把看似锋利无比的剑猛然朝卫颜而去。

    而后所有的人都亮出武器与邢烈、蓝鲸以及冥楼的人打在一起,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打斗声。

    一时间刀光剑影,飞沙走石。

    卫颜身手敏捷的避开上官笑和林威的攻击,用快得惊人的速度攻击着二人的几大要害。林威一边躲避着卫颜的攻击一边不断向后倒退,很快那精致的玉箫便无情的刺中林威的胸口。猛然拔出玉箫,伴随着潇洒的转身,手中的玉箫瞬间抵在上官笑的胸口处,后者则是无比的震惊。

    他上官笑是上官世家唯一的传人,在武林中也是小有名气,而今,却被卫颜三两下就制服,这若是传出去他上官笑还怎么在武林中立足?

    人群中邢烈手中的乾坤剑也不知什么时候正横在一名男子的脖子上,一脸的严肃。

    “本来我是不喜欢杀人的,不过是你们惹怒了我,那就让你们常常利用我邢烈的后果!”语毕,乾坤剑猛然一划,那人就这样死于他的面前。接着,不少人也死了在了飞鹰与猎豹的手中,见此情景,众人立马倒吸一口气,全部都胆战心惊的僵在原地。

    只有上官紫芸在第一时间跑到卫颜面前,双手紧抓住卫颜手中的玉箫,说道:“卫颜,虽然我不是上官飞扬的女儿,可在上官世家那两个月,他们对我都非常好,让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有亲人的存在。卫颜,我求求你放过他好吗?”

    “紫芸,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不是飞扬的女儿?”上官笑忍不住感到疑惑。

    “嗯,虽然我一时间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这却是经过卫颜的证实的。我其实是慕容雪与逍遥天的女儿,也就是逍遥云的妹妹。”

    上官紫芸一副楚楚可人的摸样,上官笑一时间似乎忘记了自己随时都要有可能死在卫颜手中,只在消化着上官紫芸的话。

    卫颜思虑过后慢慢收回玉箫,上官笑立马带着那些人离去。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上官笑在走了几步之后突然朝卫颜发来三枚暗器。

    卫颜猛然转过身来,身形一闪,那几枚暗器瞬间落空。深邃的双眸充满了怒意,卫颜迅速握着手中的玉箫朝上官笑而去。锋利的刀片直刺入上官笑的咽喉,他还来不及反应,便这样膛目结舌的死去。

    此举瞬间让各大派的人闻风丧胆,急忙在第一时间逃出了冥楼。

    绕过不知多少个院子,卫颜一行人终于跟随银河来到一个极为僻静的地方,这里四处烟雾弥漫而且还长满着奇花异草。银河就这样被飞鹰搀扶着渐渐走了进去。而卫颜一行人也立马跟了过去,刚进入到洞口,就感到一阵强烈的冷气袭上全身。

    偌大的山洞里,到处都是烟雾缭绕,周围那晶莹通亮的寒冰不时释放着寒冷的气息,让众人忍不住感到异常的冷。然而就在他们看到了山洞里那个晶莹剔透的冰棺时,似乎所有人的心都在那一刻停止了颤动。

    鼓足了勇气,卫颜一行人渐渐走到冰棺前,在看到里面熟悉的身影时,所有人的心都在第一时间停止了呼吸。就那样连眼睛都不眨的望着逍遥云那看似冰冷的尸体。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卫颜突然间挥出双手,只见那晶莹剔透的盖子立马向后移动,使他们可以清楚地看清逍遥云的面容。

    那样安详的表情,让卫颜一行人似乎怀疑逍遥云只是睡着了而已。轻轻探了一下鼻息方才失望的垂下了眼眸。看他的样子,似乎能因为救穆玲珑而死,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吧!

    “不!”

    李菲儿此刻哭得已经是撕心裂肺,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温柔自信的公子会真的死去,一时间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李菲儿很快便昏了过去。

    蓝鲸不可置信的望着冰棺里那熟悉的身影,从第一次在冥楼遇到他,就被他脸上那灿烂而又迷人的笑容所吸引。从那一刻起,她的愿望就是可以一直守候在他的身边。她可以忍受自己只是她身边的一个小小侍女,可以忍受他的身边有着多不胜多的女人,但唯独不能忍受他离开了她……

    上官紫芸也是不眨眼的盯着冰棺中的男子,他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子,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却没有想到,他们竟还来不及相认,她还没有叫他一声哥哥,他就这样离开了她!

    邢烈则是傻傻的愣在那里,似乎对于眼前的一切,都只是做梦一般,因为他不相信教主会真的死去了!

    卫颜忍住心中的悲伤,一脸冷漠的说道:“我要带他离开!”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收回了思绪。一旁虚弱得不成样子的银河艰难的朝他看来,用那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离开冰棺,他的身体会日渐腐烂的……”

    卫颜看了银河一眼,然后语气冰冷的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连冰棺一起带走!”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教主继续呆在这个充满着血腥的地方。

    当卫颜和邢烈把逍遥云的遗体带回凌云峰的时候,殷教上下所有人都是不可置信的样子。卫颜将逍遥云的遗体连同冰棺一同放进了寒冰室,并下令由他一手调教的护卫队日夜坚守。而他也在几日后离开了凌云峰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