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七十八章 月影阁
    城外五十里处的一家露天茶馆里,穆玲珑与麒麟宫的众姐妹正在与名剑山庄的人交手。www.yawen8.com因为洛王突然出现在杭州,所以柯无施派人来杭州探听消息,没想到路经此处竟然遇到了麒麟宫的人。之前查明取代名剑山庄在寿宴上献舞的女子就是麒麟宫的宫主。而她进入凌云峰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杀逍遥云,为此名剑山庄不得已送了几重厚礼给逍遥云,还因此郁闷好一段时间。所以柯无施简直对麒麟宫恨之入骨,因此名剑山庄的人见到穆玲珑等人,二话不说便动起手来。

    正在双方打得两败俱伤之时,两名白衣女子突然出现,二人头顶上方各戴着一个斗笠,斗笠上下都被白色的轻纱包围,失去了原有的样子,长长的轻纱顺着斗笠垂落下来,将女子的样貌全然遮住。

    女子将一封请柬交到穆玲珑手中,淡淡的说道:“穆宫主,我家主人有请!”

    穆玲珑看了一眼刚刚与她交手的名剑山庄男子,然后收手问向突然出现的两名白衣女子,“你家主人是谁?”

    “穆宫主去了就知道!”

    穆玲珑还没有说话,就听到名剑山庄的人说道:“告诉你家主人,要见穆玲珑,也得等她变成一具死尸之后!”

    “哼 !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白衣女子冷哼一声,名剑山庄的人立马握紧手中的武器朝两名女子而来,一副要将她们碎尸万段的架势,但很快就被白衣女子轻而易举的制服。

    只见他面露恐慌的问道:“竟然敢得罪名剑山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两名白衣女子一脸不屑的说道:“我们只不过是月影阁的婢女而已!”

    “月影阁?”名剑山庄的人立马一脸震惊之色,也因此不再说话。要知道这月影阁可不是他们该得罪的!

    一名白衣女子转脸看向穆玲珑,说道:“穆宫主放心,我家主人没有恶意,只是想与穆宫主下一盘棋而已!”

    下棋?

    穆玲珑不屑地说道:“劳烦你们告诉你家主人,就说他的好意穆玲珑心领了,不过我与你家主人素不相识,所以断不会与你前去!穆玲珑还有事,就此告辞!”语毕,转身离去。

    “倘若与我家主人下棋的赌注是穆宫主想要寻找的人呢?”白衣女子不动声色的说着,穆玲珑立马停住脚步,抬眼看向白衣女子。www.yawen8.com

    当今武林中,最为强大的门派除了殷教、冥楼、上官世家和名剑山庄以外,还有一个就是月影阁。

    月影阁位于龙城与杭州之间,地势宽广,风景优美,一般从不与武林各门各派有过纷争。阁主风翎逍年轻有为、武艺高强,武林中从来就没有人见过他,因为一直以来代表着月影阁的人都是一些身穿白衣头戴白纱的女子。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位风阁主突然出现?而且还相邀穆玲珑前去月影阁!

    踏入那个宏伟而又庄严的院落,穆玲珑很快看到一个极为宽大的荷塘,荷塘的面积几乎占满了整个院落。那里面栽种着无数美丽的莲花,还有一些看似稀有的花草。

    穆玲珑向周围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通往池塘对面的道路或是小桥,不禁有些许疑惑。难不成月影阁的人平时进出都要用轻功飞过去才行?

    “穆宫主,请!”两名白衣女子伸出手客气但又不卑不亢的说道。穆玲珑看了她们一眼,然后便施展轻功越过了那美丽的荷塘。

    很显然,两名白衣女子并没有跟来。穆玲珑目光环过四周,很快就看到了一个长得几乎都望不到头的桥,蜿蜒曲折好似一条暗红色的巨蟒。

    而就在那桥的中央,有着一个别具一格的亭子,亭子周围都用白色的轻纱作为装饰。亭子里,一道欣长的白衣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那里,手中那翠绿色的玉笛正在唇边,从而发出悠扬而动听的旋律。微风轻轻拂过,长长的穗子与飘逸的长发轻轻地摇曳着。

    穆玲珑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的背影也可以这样的美!

    情不自禁的走上了小桥,穆玲珑渐渐朝亭子走去,然而却在清楚的看清男子脸上那精致的银色面具时,不禁有些吃惊。原来月影阁的阁主就是买走凌云别院送给自己的那个白衣男子!

    看到穆玲珑,风翎逍笑了一下,随手将手中的玉笛别在身前的锦带处,说道:“穆宫主,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没想到你竟然就是月影阁的阁主风翎逍!”

    “怎么?我的样子不像吗?”风翎逍上前一步说道。

    穆玲珑没有理他,只退后一步问道:“风阁主相邀穆玲珑,只是为了下棋这么简单?”

    “难不成穆宫主认为在下是另有所图?”风翎逍逼近穆玲珑,就这样肆无忌惮的看着她。

    穆玲珑想闪躲,却发现自己已经紧靠在凉亭的围栏上,无路可逃。所以干脆别开了脸,但很快就正色道:“你真的知道他的下落?”

    风翎逍嘴角顿时划过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然后问道:“原来宫主是为了他才来我月影阁的!在下只知道宫主对逍遥云情深一片,却从来不知道宫主原来也是这样的在意他!本来在下还是比较有信心能得到宫主的芳心的,毕竟在下与逍遥云的个性比较相似。不过要说这冥楼尊主,那在下可就不敢恭维了!”

    穆玲珑两侧的手微微攥起,美丽的双眸中突然燃起一丝怒意。风翎逍很快转身走向亭子一角处放着的棋盘面前,说道:“倘若穆宫主破了我的棋局,那在下自当奉告他的下落!”

    说道这里,风翎逍若有深意的看向穆玲珑,说道:“但倘若是宫主破不了,那么就一直留在我月影阁如何?”

    穆玲珑很快垂下双眸,然后坚定地说道:“好!不过风阁主说话可要作数!”

    说到这里,穆玲珑迅速来到棋盘前,坐下了,然而在看到桌上的棋盘时,不由得感到意外。那是被风翎逍下了一半的棋,黑子已经将白子团团包围,无论什么样的高手都不能让白子脱颖而出。所以说,这盘棋不用下,她已经输了!

    穆玲珑没有想到风翎逍竟然会耍赖,不由得感到气愤。

    风翎逍没有说话,只笑着拿过桌上的白棋,随处落下一子然后看了一眼穆玲珑说道:“愿赌服输,在下这就告诉宫主他的下落。”

    穆玲珑满脸疑惑的看向风翎逍,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想让她来月影阁,故意告诉她玄冥的下落,所以才用下棋当做理由的吗?

    没有心思想那些,穆玲珑只问道:“玄冥到底在哪里?”穆玲珑没有想到风翎逍接下来的话会是那样的欠揍!

    “玄冥是谁?在下并不认识他!”

    话刚说出,就见接二连三的七色玲珑针不停地朝风翎逍射去。风翎逍连忙从腰间的锦带处拔出那翠绿的玉笛,极力抵挡着。

    而此同时,还不时说道:“哎我只是开个玩笑,你怎么就当真了?”

    穆玲珑顿时收回双手,一脸不悦的说道:“说!”

    见穆玲珑突然停了手,风翎逍右手一个潇洒的旋转,玉笛再次插回锦带处 ,然后说道:“前段时间玄冥身受重伤,所以冥楼一夜之间血流成河,银河为了保护玄冥不幸死去,而玄冥也因此不知所踪。因为上官鹰唯一的儿子上官飞扬死在了冥楼,而且是由卫颜所杀,所以上官世家现在正在全力搜寻玄冥与卫颜的下落。当然他们又怎么能想到,玄冥就在月影阁里!”

    “你说玄冥在这里?”穆玲珑顿时无比惊奇。

    风翎逍摇摇头,然后说道:“之前是在这里,不过听说你要来,就离开了。”

    “什么意思?”穆玲珑一脸困惑的样子,为什么听说她要来就离开了?

    风翎逍笑了一下,然后问道:“这在下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在下实属好奇,宫主为何要找玄冥?”

    穆玲珑没有回答他,只冷漠的说道:“既然如此,那穆玲珑就此告辞!”

    “宫主何必这么急着走啊,或许在下能帮你也说不定!”风翎逍神情慵懒的看着穆玲珑。

    平静的湖面上,一直小船正静静的漂浮着,一名白衣男子正站在船头,握着一支翠绿色的玉笛,吹奏着那悠扬而又美妙的声音。在夕阳的照映下,宛如刚刚步入凡尘的仙人般超尘拔俗、气宇不凡。

    美妙的旋律很快终止,风翎逍不禁伸了一个懒腰,“啊,好美丽的景色啊!”微笑着转过身,看向穆玲珑,后者则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仿若对于眼前这优美的景色视而不见一样。

    而这样的情绪并没有影响到风林逍,他只是继续欣赏着美丽的景色,再次吹起那悠扬的笛声。笛声一样优美动听,只是在这笛声之中却隐隐透漏着一丝说不明的忧伤。让穆玲珑忍不住感到好奇,这样看上去一个玩世不恭、洒脱不羁的人竟然也会吹奏出这般伤感的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