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七十九章 逍遥散
    一曲终了,风翎逍随手将玉笛插在锦带处。www.yawen8.com而此时,天空突然出现一些乌云,紧接着便下起了大雨。船夫拼命地划着船,风翎逍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雨伞,很快为穆玲珑撑出一片无雨的天空。

    就在船即将靠岸的时候,船夫突然口吐鲜血落入湖中。紧接着,两个拴着铁链绳索的尖钩突然朝穆玲珑而来,风翎逍来不及多想,忙一个箭步上前推开穆玲珑,尖钩与风翎逍擦肩而过,白色的衣衫瞬间破碎,出现一片狰狞的血痕。风翎逍没有顾忌身上的伤痕,只一脸警惕地看着四周。很快便出现数十名黑衣蒙面人,他们手中各拿着一个这样尖锐的东西。

    穆玲珑目光扫过风翎逍肩上那触目惊心的红,然后顿时一脸冷意的看着那数十名黑衣人。很快一个接着一个的尖钩都朝他们而来,风翎逍与穆玲珑不停地闪躲着,尖钩勾到船的边缘,几名黑衣人用力一拉,船就瞬间破碎倾斜。而风翎逍与穆玲珑也在此时突然腾空而起,施展轻功朝岸边而去。

    黑衣人全然倒退几步,待风翎逍与穆玲珑稳落在地面之时,黑衣人已经将风翎逍与穆玲珑两人团团围在当中。然后找寻时机同时挥出手上那尖锐的武器,二人极力的闪躲着,风翎逍打伤两名黑衣人,正欲上前支援穆玲珑,却见几个尖钩立马勾住了他的手脚、腰身,使其不能动弹。黑衣人面容冷漠的使劲拉动绳索,让风翎逍痛苦的悬在半空之中。

    而剩下的所有人都不再理会风翎逍,只朝穆玲珑而来,他们接到的命令只是要杀掉这个女人而已,至于别的人若妨碍不到他们的话,也没必要多做纠缠。

    数十人围攻穆玲珑一人,这样的阵势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即便如此,在她脸上依然看不到任何紧张的神彩。见那尖锐的钩子不断地朝自己而来,穆玲珑只能闪躲着,与此同时,还不忘发射七色玲珑针。因为有人中了七色玲珑针,那些人连忙将穆玲珑团团包围,然后不断地挥出手中的武器,尖钩接二连三的袭来,穆玲珑很快便感到自顾不暇。即便如此她依然拼命地抵挡着。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风翎逍不知何时突破了黑衣人的禁锢,双手在身前挥动几下,整个人便如影随风般朝穆玲珑而来,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便将穆玲珑带离了这危险地带。

    所有的黑衣人全然目瞪口呆的望着风翎逍和穆玲珑,然后瞬间反应过来全然朝二人而去,数十名黑衣人全都有如地狱的罗刹般,燃起了强烈的杀人**。在第一时间紧握着手中的利器朝风翎逍攻去。

    穆玲珑自知此番似乎是躲不过了,所以只能拼死一搏。然而在她正欲上前之时,风翎逍突然伸出双臂在身前凝聚着内力,然后猛地朝面前的数十人挥去。『雅*文*言*情*首*发』只听见呼喊声过后,数十名黑衣人全然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风翎逍很快来到穆玲珑身旁,右手环在那柔软的腰间,然后施展轻功离开了这里。

    在一所破旧的茅草屋里,穆玲珑一脸冷漠地为风翎逍包扎着伤口。而风翎逍的目光一直在眼前的女子脸上,一眼都舍不得移开。直至穆玲珑为他包扎好了伤口,然后从红色的小药瓶里倒出一粒药丸,交给风翎逍,叫他服下。

    风翎逍随手接过那粒药丸,笑着吃了进去,还不忘一脸打趣的看着穆玲珑,问道:“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问出的话没有得到回复,穆玲珑只冷漠的朝那破旧的窗户走去,然后目视前方,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在下不过是救自己而已!”风翎逍起身伸了一个懒腰,不小心触动了伤口,微微蹙了蹙眉。

    穆玲珑没有理他,就这样望着窗外,突然间问道:“玄冥到底在哪里?”虽然一直以来都恨不得他快点死掉,可毕竟他把唯一的一颗灵药给了逍遥云,毕竟他是他的哥哥。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做事不管!

    “或许,是在冥楼附近吧!”风翎逍的语气中有一丝的颤抖,让穆玲珑不由得回头看了他一眼,却发现风翎逍不知何时靠在了那破得几乎都关不严的木门上,看他的样子,似乎像没有什么力气一样。

    “你怎么了?”

    风翎逍慢慢转过身来看向穆玲珑,问道:“在下怎么了,难道宫主会不知道?”

    穆玲珑忍不住有些好奇,风翎逍虽说受了伤,可也只是外伤而已,以他的体质又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更何况,她还把仅剩下一颗的疗伤奇药给了他!

    见穆玲珑眸光闪烁,风翎逍突然笑道:“穆宫主美丽高贵、聪明娇媚又蕙质兰心,所以宫主若是想要在下的话只说便是,在下是断然不会拒绝的。”

    “你说什么?”穆玲珑美丽的冰眸瞬间射向风翎逍,一副要杀了他的样子。

    风翎逍只感到浑身燥热无比,体内也不时燃起一阵无比强烈的**。即便如此,他还是故作镇定的说道:“宫主不要生气,在下不说就是!”

    穆玲珑扫了一眼风翎逍,不再理会他,只是脸上刚刚出现的怒意丝毫未减。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这个样子却让风翎逍格外的着迷。刚刚强压下的**再次蠢蠢欲动,风翎逍强忍住想接近她的冲动,笑着说道:“这里面太热了,在下出去透透气!”

    话音落下,风翎逍迅速打开那破旧的房门,却突然感到力气被抽空一般,身体顿时支撑不住。因为不想太过狼狈,所以用那仅剩下一丝的力气靠在门口的木板上。只是体内的**逐渐强烈,几乎到了他不能控制的范围。风翎逍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这到底是什么药能有如此大的功效?

    看到风翎逍如此模样,穆玲珑忍不住上前两步,问道:“你到底是怎么了?”

    风翎逍顿时抬起头看着穆玲珑,嘴角突然呈现的笑意异常的邪魅,而那有如妖孽般魅惑人心的双眸,此刻也是满满的**。让穆玲珑忍不住后退几步。

    “你……你中了逍遥散?不可能!这不可能!”穆玲珑不断地退回了房里,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宫主亲自拿给在下的,宫主还不承认?”不想伤害穆玲珑,所以风翎逍故意找话来转移注意力。

    穆玲珑依然不可置信的样子,她明明给他拿的是疗伤的药,怎么可能就变成了逍遥散?迅速从胸前拿出那只红色的小药瓶,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空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穆玲珑在脑海中不停地搜索答案。

    逍遥散是燕无痕还在麒麟宫时所配制的,只有一颗。药性强烈无比,因为逍遥云生性风流,又武艺高强内力深厚。所以逍遥散同时具有化功和催情两种功效。而无论哪一种功效都比正常的化功散与媚药强烈数十倍。

    服用化功散后断不能动用内力,否则便会五脏六腑严重受损,甚至导致死亡。而且若一个时辰之内不能与女子**,便会忍受这生不如死的折磨,直至最终承受不住而自残死去。

    因为燕无痕一直恨逍遥天因个性风流所以弃她不顾,所以特意为他儿子逍遥云配了这独一无二的逍遥散,只为了有朝一日可以亲眼所见逍遥云服下逍遥散后,不能与女子**所以痛苦的死去。

    穆玲珑那长长的眼睫毛不停地颤动着,美丽的双眸也隐约泛着泪光。这一定是燕无痕放在她身上的,为了利用她来对付逍遥云的,不过好在逍遥云死了,不用承受这样的痛苦。

    微微抬起脸注视着风翎逍,穆玲珑不禁自责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让你服下逍遥散的,逍遥散是燕无痕亲自为逍遥云配制的,所以无论你的武功多高,内力多深,都是无济于事。”

    “难怪在下的内力都使不出来!”风翎逍渐渐滑坐在地面上,即便如此,还依然坚持着不让自己看起来有丝毫狼狈。

    穆玲珑的双眸中透漏着一丝哀伤,然后慢慢说道:“逍遥散比世上的任何一种媚药都要强烈无比,无论什么人服下它都会失去心智的。一个时辰之内,若是没有女子……你先坚持一下,我这就出去想办法救你!”

    “办法?什么办法?”

    “当然是找一个女人回来给你!”穆玲珑一脸冷漠的推开了门,然后大步向前走着。

    这里这样偏僻,能看见人都不容易,更何况还是个女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穆玲珑依然没有看到人的影子,算算时间也所剩无几了,若再找不到人,恐怕风翎逍……

    猛地推开房门,赫然看到风翎逍正盘坐在地面上,试图强行动用内力,而才刚刚开始,便立马口吐鲜血,紧接着,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

    穆玲珑立马上前几步扶起风翎逍,然后盘坐在他身后,为他输入一些内力,待风翎逍逐渐恢复知觉后方才收了手。然后把他扶到那不大的土炕上,用白色的手帕一点点为他擦净嘴边的血痕。

    风翎逍此刻虚弱得不成样子,嘴唇也暗暗发白,尽管如此依然开口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不回来你怎么办?”穆玲珑冷言冷语的说道,脸上也是说不出的冷漠。

    “不要……管我……”

    “若不是我害得你这样,你以为我会管你?”穆玲珑不再理会风翎逍,只冷漠的伸手褪去了身上淡粉色的衣裙,然后赤着身子走向了风翎逍。

    “你……你这是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救你!”

    “不要这样……你不需要这样做……”

    “闭嘴!你以为我愿意吗?我只是不想欠你的而已!”

    就这样毫无感情的附上了他的身体,既然上天不让她找人代她受过,那就只有自己来偿还了!

    云,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背叛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