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凌云峰之血魄情殇 > 第九十五章 风翎逍苏醒
    数日后的正午,阳光明媚,万里无云。www.yawen8.com

    一名身穿青衣的侍女端着一碗血色的液体走了进来,穆玲珑见此,转身接过药碗,一口口喂给床上毫无血色的玄冥。从玄冥救了风翎逍后,她一直守在这里,每隔三个时辰,就这样给玄冥喂一次药。其余的时间里,会照顾着玄冥,偶尔也会休息。因为她知道自己若想好好照顾玄冥和风翎逍,必须要养好身体才是。

    对于这像血一样的药,穆玲珑并不了解,只听闻侍女说,这药具有最佳的补血效果。

    可是一连好几天,玄冥依然没有醒过来,脸色也是没有一丝好转。

    “你在干什么?”

    上官紫芸刚刚醒来,就央求着卫颜带她来看玄冥,却刚好看到穆玲珑以嘴渡药,不自觉的就生起气来。

    穆玲珑将最后一口药喂给玄冥,然后示意侍女离开,便笑了一下,上官紫芸的话与三天前卫颜的语气一模一样。

    转过身看向上官紫芸,她的脸色依旧苍白得很,只是即便这样,却还是气恼的看着穆玲珑,说道:“穆玲珑,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把我哥逍遥云迷惑得愿意为你去死,现在又来迷惑我另一个哥哥?”

    穆玲珑看着上官紫芸,原来卫颜已经告诉她了,所以她强撑着身体来这里,就是看看她的哥哥吧!

    穆玲珑轻笑一下,说道:“我只是喂他药而已,他是云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哥哥,所以,无论我怎样对他,都没有别的意思。在我心中,爱的只有逍遥云一个人。”

    穆玲珑依旧笑着,因为上官紫芸是逍遥云和玄冥的妹妹,所以她也把她当做是自己的妹妹。

    目光从上官紫芸身上离开,投向卫颜,问道:“他,怎么样了?”这几天一直在忙着照顾玄冥,还没来得及去看他。知道有卫颜在,她不需要担心,可是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我哥他很好,只是没有醒而已,不过我真担心他不要这么快就醒过来,免得看到你勾引他的哥哥,怒火攻心!”

    “紫芸!”

    卫颜气恼的看向上官紫芸,她竟然这样说她的哥哥!

    上官紫芸见卫颜这样大声与她说话,气得转身就走,却没有想到,刚到门口就倒了下来。

    卫颜一个箭步来到上官紫芸身边,强有力的手臂忙揽在上官紫芸腰间,便打横将她抱起,没有马上离开,只是停在那里背对着穆玲珑说道:“他很好,或许,今晚就能够醒过来!”

    望着卫颜渐渐离去的身影,穆玲珑美丽的容颜瞬间浮上一抹笑意。www.yawen8.com

    而此同时,金色床幔下的玄冥闭着的眸子微微转动一下。原来她对他的好,都只来源于他是逍遥云的哥哥!

    感觉到床上人的呼吸不均,穆玲珑立马来到床前,一把抓住玄冥的手,激动地问道:“玄冥,玄冥你醒了吗?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玄冥慢慢睁开双眸,眸光黯淡无比。穆玲珑顿时欣喜的笑着说道:“你醒了,你真的醒了,玄冥,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穆玲珑瞬间将头靠在玄冥身前,泪止不住落了下来。

    玄冥艰难的笑了一下,虚弱的说道:“怎么……怎么哭了?”

    穆玲珑抬起头,擦拭一下眼角的泪水,看着玄冥,然后略有尴尬的说道:“没什么,你醒了就好!”说到这里,急忙问道:“一连昏睡三天,一定饿了吧?我叫人给你准备吃的东西。”

    转身正欲离去,却被玄冥突然抓住右手,说道:“不要……走……”声音是那样的虚弱,仿佛下一刻就会昏死过去。

    穆玲珑万般疼惜的坐了下来,紧抓住玄冥的手,笑着说道:“好,我不走。”

    就这样陪了玄冥一会儿,很快玄冥再次睡了过去。细心地为玄冥拉过被子。突然想去看望一下逍遥云,从他被卫颜带出这个房间后,她没有再见过他。可是,却又担心她离开了,玄冥醒来见不到她会失望。想到刚才她说要叫人给他准备饭菜,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失望让她不忍再一次看到。所以犹豫再三,她还是没有去看逍遥云。

    逍遥云有卫颜照顾,再加上上官紫芸,她大可不用担心,可是玄冥,真心对待他的又有几人?

    卫颜一路把上官紫芸抱回房间,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拉上被子。上官紫芸突然睁大眼睛歪着脑袋注视着卫颜,说道:“我可以把你的这些举动,当做是你在关心我吗?”

    卫颜不禁眉头紧锁,原来她之前是装的!枉他冷面流星聪明一世,没想到竟然被个小丫头骗得团团转!

    脸上瞬间覆上一丝阴霾,卫颜转身正欲离去,却见上官紫芸瞬间从身后抱住了他。

    对于上官紫芸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卫颜显然出乎意料。一时间,便僵在了原地。

    上官紫芸笑着紧搂住卫颜精壮的腰身,说道:“卫颜,我喜欢你!”

    卫颜忍不住微微蹙眉,上官紫芸竟然说她喜欢他!对于男女之情,卫颜是不懂的,不过这一刻,他的心不自觉的颤动。对于上官紫芸的举动和言语,有着震惊,有着意外、有着困惑,也有着慌乱……

    相较于卫颜,上官紫芸却简单得多,她只知道她喜欢上了卫颜,这就够了!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卫颜,之前哥哥在凌云峰说要把我许配给你,现在……我同意了!”

    卫颜眉头不由得加深,脸上也是往常的神情。

    这时,一个守卫来报,说是风翎逍醒了过来。卫颜二话没说,丢下上官紫芸就朝风翎逍的房间而去。

    一进门,卫颜瞬间僵在原地,本以为风翎逍大病初愈,此刻不是倒着也该倚靠在床头,却不想眼下正只身坐在紫檀木桌前悠闲地品着清茶。

    那脸色、那神情、那举止,谁能看出他是刚刚死里逃生的人?

    刚刚走进来的上官紫芸看到这一幕,不禁说道:“枉我们还为你担心得要死,你竟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喝茶?”

    风翎逍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道深深的弧度,问道:“喝茶?我这明明就是在品茶!”

    上官紫芸顿时无语,真没见过心这么大的!深吸一口气,来到风翎逍身前,围着他上下打量一番,方才问道:“你,真的是我哥哥逍遥云?”

    风翎逍将茶杯放于桌上,起身转了一圈,然后将脸逼近上官紫芸,问道:“怎么?不像?”

    上官紫芸正要伸手去摘风翎逍脸上的银色面具,却见风翎逍一个旋身闪到一旁,这时卫颜走了过来,说道:“如今莫龙轩还未回京,我们不可掉以轻心,所以风翎逍就是教主的消息还不能暴露。”

    上官紫芸点点头,然后再次看了一眼风翎逍,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问道:“你真的是我哥哥?”

    风翎逍笑了一下,然后略有玩世不恭的说道:“听服侍我的侍女说,是你和玄冥用血救了我,既然连血都献了,还不相信我是你的哥哥?”

    如此的玩世不恭,超然洒脱,不是逍遥云还能是谁?

    上官紫芸终于不再怀疑风翎逍的身份,看着风翎逍,说道:“没办法,谁叫我们是兄妹呢!玄冥……哥哥说,只有与你有血缘关系的人才可以用血救你!”

    “血缘关系?”

    上官紫芸也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说道:“哥哥你不知道,原来这个残暴嗜血的冥楼尊主,就是爹爹与一个叫燕无痕的女人所生的,所以,他也是我的哥哥!”

    逍遥云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然后看向卫颜。卫颜点点头,说道:“我想,当日燕无痕当众说出她和你父亲的一切时,所提到的那个在大火中被你父亲一掌打死的孩子,就是玄冥!”

    看到风翎逍此刻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她面前,穆玲珑顿时僵在了原地,就这样傻傻的望着眼前的男子。

    风翎逍见此,只温和一笑,然后问道:“是不是见我醒来你高兴过头了?所以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穆玲珑静静的站在那里,一直不语。风翎逍突然一脸委屈的样子,看着穆玲珑,说道:“听紫芸说,我昏迷的这几天里,你一直都寸步不离的守在玄冥身边,每隔三个时辰都要以嘴渡一次药,可是真的?”

    “是。”

    “你就不担心我会生气?”风翎逍问。

    穆玲珑没有说话,当时只想照顾玄冥,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现在一想,她那样做似乎对风翎逍真的很不公平。

    “对不起……”

    风翎逍笑了一下,然后走上前去将穆玲珑拥在身前,说道:“不用说对不起,我只问你,你爱的人是我还是玄冥?”

    倘若她在他“死”后的时间里,爱上了玄冥,那他定会毫不犹豫的退出,即便玄冥不是他的哥哥,他也会尊重她的选择。只要她快乐,就是他后半生最大的幸福。

    穆玲珑靠在风翎逍身前,听着他的心跳,嗅着他身上淡淡的茶香,喃喃说道:“是你,一直都是你!”

    灿烂而又幸福的笑容很快在风翎逍的脸上绽放,若不是被脸上的面具遮挡,此刻说不定有多迷人。

    “珑儿,不要离开我。”

    “嗯。”穆玲珑幸福的笑着,然后说道:“如今,我没有了功力,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要你一直在身边保护我。”

    风翎逍眼底的笑意更容,只见上官紫芸故作轻咳一声,说道:“嗯,你们两个也太过分了,把我们两个大活人晒在这里,你们却在那里浓情蜜意!”

    穆玲珑脸上顿时出现一丝尴尬,忙离开风翎逍的怀抱,拉着风翎逍走向玄冥的床前,说道:“翎逍,你看看玄冥,怎么这么久都不醒?我问过服侍他的侍女和冥楼里很多人,他们都说玄冥失血过多,恐怕很长时间都不会醒,而他们医术尚浅,所以救不了玄冥。”

    风翎逍看着床上昏迷不醒脸色惨白的玄冥,不禁眉头紧锁。他,是因为救他,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他,早就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年前不惜用灵药和损耗大量内力来救他,难道除了珑儿求他外,有一部分是因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么说来,他在那时就把他当成了弟弟?

    风翎逍笑了一下,然后看向角落里的侍女,笑着问道:“蓝鲸一直跟在玄冥身边两年,她的医术是不是要超出其他人?”

    闻声,穆玲珑顿时把目光投向那名侍女,为什么她没有想到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