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王家了不起?
    “我告诉你,你无论如何都得去找苏涵道歉,无论如何都必须让她原谅我们,就因为你帮沈善长写那篇新闻,结果把咱们家搞成了这样,所以你必须负这个责任!”

    王竹中暴打了儿子王治平一顿,然后咬牙切齿的留下了这番话,王竹中是真的恨不能抽死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儿子。本来放到报社里也是想着给他锻炼锻炼,为以后去其他地方做准备,本想着也不会出什么问题,谁知道他居然给别人拿谭大师的字画随便忽悠一下就被别人当了枪使,结果惹出那么大事来。

    全家人都丢了工作,自己的前程也没了,所有亲朋好友都像防瘟神一样躲着自己不说,今天自己居然还这么丢脸被抓进了派出所,交了那么多钱才能取保候审,这种事情只是想想就让王竹中气的要发疯。

    王家什么时候丢过这么大的人?最可气的是那幅谭大师的字画到现在也还没拿来。

    第二天一大早,王治平就被自己父亲从被窝里抓起来,等他洗漱完就把他踢出了家门,让他如果求不来苏涵的原谅就不要回来了。

    于是王治平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娃娃笑在滨海的总部大楼,他本打算直接走正门上去找苏涵,但他想到自己上次连秘书那关都过不去,就换了一种思路,跑去停车场那边等着了,在他想来苏涵不管是来还离开,她的车都肯定是要先过停车场的,自己在那总能等到。

    王治平的运气很不错,他在停车场门口才等了没一会,就见一辆豪车从里面开出来,王治平马上跑过去拦住了路。

    “你是什么人啊?你知道你拦的是什么车吗?轧死你都不用负责的!”

    秘书下来怒气冲冲骂着王治平,而王治平反而喜笑颜开,满脸如花般的笑容,因为他认识这小秘书,就是苏涵的秘书。

    “美女小姐姐,我是王治平,您忘记了吗?我们曾经见过面的,我知道苏涵苏董她就在车上对吗?我是来向她道歉的,我知道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求求苏董姐姐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王治平大声说着,还恭敬的朝苏涵的车深鞠了一躬表示敬意,抬头起来又说:“苏董,我现在已经正式在这里给您道歉了,您总该有点表示吧?”

    苏涵的秘书很不乐意了:“我说你这人有病吗?什么玩意就跑这里来鞠躬,什么就是道歉要给你一点表示,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王治平眼睛一瞪也急得要跳脚:“怎么就没有表示了?我知道我之前的新闻文章写的有损娃娃笑集团的名誉,我在这里郑重给苏董您道歉,这个事情就可以这么揭过去了,要不然还想我怎么样?跪下来求你们吗?”

    “那你可以跪一个试试。”秘书很挑衅的对王治平说。

    跪就跪,只要苏董您能原谅我就行!

    原本王治平是打算这么说的,但话到了嘴边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膝盖也弯不下来。

    其实王治平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跪着向苏涵道歉的,可那前提也得是见到了苏涵才行,可现在苏涵就坐在车上连车窗都没摇下来,至始至终就只有一个秘书在面前,这让他怎么跪得下来。

    秘书冷冷一笑:“看来王家大少还是放不下自己尊贵的身段吗?”

    这话刺激得王治平一张脸通红,他很想站起来怒骂秘书说她是狗仗人势,要不是苏涵的秘书她连个屁都不是,可这话他也同样不敢说出口。

    思虑再三,王治平只好软化语气说:“苏董,我知道您有气,我也可以向您道歉,但事情总有个限度吧!你知道现在我被从报社辞退了,我阿爹被停职了眼看前程就没有了,我姆妈的公司也要破产了,所有亲朋好友都躲着我们,今天我阿爹还被抓进局子里,我们花了六百多万才能出来,这还不够吗?”

    “那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吗?你知道你那篇新闻造成了怎么样的后果吗?”秘书又问。

    “那还能有什么后果?了不起我再写篇新闻,再好好夸夸娃娃笑集团好啦!有什么损失,我们王家都出血六百多万了还不够吗?你还想怎么样?”王治平反问道。

    “那你可知道你的新闻给临阳的那两位老人带来了怎样的影响?他们可是760厂的劳模和三八红旗手,就因为你的新闻,他们现在在厂里要受人指指点点,你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吗?”秘书又问。

    “什么劳模什么三八红旗手,那是什么东西能当饭吃吗?而且他们被骂几句又有什么关系,又掉不了一块肉,我们可是货真价实没了六百万啊!”

    王治平接着又说:“那两个什么人,他们不过就是临阳那边两个老工人,他们懂什么,能上一次报纸他们指不定多高兴,在心里偷着乐呢!最多我再帮他们多写几篇新闻好了,可我们王家现在已经快完啦!”

    “你他吗的简直王八蛋!”

    秘书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然后气鼓鼓的坐上了车:“苏董,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他家的事情就是天大的事,别人家的事就一文不值,到了现在还摆着一副王家大少爷的样子做给谁看啊?王家就了不起吗?其他任何人和王家相比就什么都不是吗?”

    “所以刚才我就叫你不要下车,这种人你理他就是浪费时间。”

    苏涵回答自己的小秘书道,他就坐在汽车后座上,至始至终不管外面王治平怎么喊叫,苏涵都没有看哪怕一眼。

    此时王治平仍然在外面孜孜不倦的喊着:“苏董,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对付我们王家,你自己也要承担很大压力吧?所以我们不如现在就此讲和,我可以向你道歉,我甚至以后还可以专门帮你们娃娃笑写新闻,我是外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我很厉害的,而且我们王家的人脉很广……”

    苏涵不悦的皱起了眉:“还不开车,你那么喜欢听他演讲,我就把你留下怎么样?”

    小秘书被吓的急忙摇头,然后让司机直接开车,而且就冲着王治平撞过去了。

    王治平当然没有死的觉悟,见车开过来,他下意识就跳开了,见苏涵的座驾扬长而去,他在后面恨恨的骂道:“什么人啊,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啊?你这真是要我们王家死啊?不就是一个临阳乡巴佬,两个老不死的工人吗?我赔他们一点钱不就好了,至于吗?他们凭什么和我们王家比,给我们提鞋都不配好吗!”

    王治平骂着骂着还啐了一口:“娘希匹的什么玩意,以为自己有个娃娃笑集团,以为现在所有人都怕了你吗?你搞了半天我们不还是住的别墅,家里不还是有很多股票债券,不还是有钱人吗?有本事你真把我们王家弄垮,让我和阿爹去睡大街啊,在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啊,恶心!”

    王治平骂的很痛快,但骂完了以后他就又纠结了,因为他还要回家,这怎么和阿爹交代,又要挨打了。

    于是王治平在街上晃荡着,甚至中午饭都没敢回去吃,直到晚上才敢回去,希望姆妈在家能缓冲一下吧。

    王治平是这么打算的,然而当他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却懵了,因为家里别墅的大门紧闭,甚至上面还贴着法院的封条。

    这什么情况?我确定自己没走错啊,怎么好端端的,早上出门还没怎么,到了晚上就给封上了呢?如果房子给封了那自己住哪啊?

    王治平愣愣想着,突然余光看到旁边地上坐了个人,那是他阿爹王竹中。

    王治平像看到救星一般过去:“阿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咱家怎么就被封啦?姆妈呢,怎么她也没看到了?”

    王竹中听到儿子的声音,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又亮了,他很激动的伸手抓着王治平的肩膀:“治平,你终于回来了,今天你见到苏董没有,是不是给她道歉了,她是不是已经原谅你了,以后咱们家就没事了?这样你妈就还会回来,我们就不会离婚,房子就不用卖给别人了……”

    “阿爹很抱歉,今天我这边在娃娃笑大楼等了一天也没见到苏涵苏董……”

    王治平说出自己一路上想好的答案,但听到王竹中的话,他顿时瞪大了眼睛,也摇着王竹中的肩膀:“阿爹你刚才说什么?我姆妈走了,和你离婚了,还把咱家房子也卖给别人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得到王治平的答案,王竹中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了力气,烂泥一般瘫在了地上,嘴里喃喃说道:“你没有等到苏董,咱家完了,咱们没钱没房子要睡大街了。”

    王治平随后接着追问才知道,他姆妈卢芳见王家完了,今天一天就把家里的股票债券全折了现,甚至连房都卖了,然后把所有钱都转到了她的账户上。做完了这一切,她在傍晚的时候丢给王竹中一纸离婚协议。

    “爸,不会的,我们不会睡大街的!”

    王治平站起来说:“苏涵那个婊子她想这么折磨我们,她想让我们屈服,这绝不可能,我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高材生,我还有在江南报社工作的经历,我是所有企业都争抢的人才,要不是阿爹你非要塞我进报社,我随便出去找工作都是月薪好几千的,工作几年就能再买一套房啦!”

    王竹中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站起来拦着王治平说:“治平你这话可千万别说满,这种flag可千万别随便立啊!”

    王治平却不以为然:“阿爹你怕什么?我可是很优秀的海归高材生,我在国外都是企业抢着要,不管开什么样的高薪都抢着要的!”

    他还指着天大声说着:“苏涵你这个婊子,为了几个破工人居然敢这么对我们王家,那你有本事也让我找不到工作,有本事让我去扫大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