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逍遥侯 > 第1299章 搓揉
    “罪人叶名镇,叩见皇上!”叶名镇战战兢兢的颤抖着双腿,毕恭毕敬的大礼参拜于李中易的座前。

    适才,叶名镇足足等了三个多时辰,不仅又累又饿又怕,直到丢人现眼都丢到姥姥家去了,这才被李中易召进了行宫。

    李中易只当没听见似的,一直奋笔疾书,异常勤奋的批阅着各类奏章。

    由于,李中易昨晚才被拥立为新君,大多数军政事务的禀札上,来不及改过称呼,依然以执政王殿下开篇。

    李中易是个超级务实的现实主义大师,他最在乎的是里子,而不是虚无缥缈的所谓面子。

    开封城里的倒是有位正经的皇帝,只不过,他是个傀儡般的小娃儿罢了,他柴宗训调得动一兵一卒么?

    日事日清,绝不拖到第二日,是李中易给他自己定下的铁律!

    李中易批阅奏章时,不喜欢旁人打扰,不过,这并不影响韩湘兰时不时的走过来,吁寒问暖,端茶递水。

    揣摩上意,其实是门极深的学问。有些人穷其一生,但很可能摸不着半点边儿,比如说,岳飞,岳元帅。

    而另一类人,虽然身残,却权势显赫,风光无限,比如说,大太监李莲英!

    同理,若想伺候好李中易,既简单也复杂,韩湘兰一直揣摩至今,始终未摸到真正的门道。

    她只发觉了一点:她的男人,笑的越是灿烂,心下只怕已经怒极!

    “皇上,照您的口谕,应该歇息一刻钟了。”韩湘兰估摸着叶名镇已经跪了大半个时辰了,这才悄无声息的走到李中易的身旁,小心谨慎的提醒男人要劳逸结合,注意保重龙体。

    “哦,是该歇一歇了,嗯,这茶的温度正好合适,不错。”李中易接过茶汤,小饮了一口,茶的清香和温度恰如其分,不由随口夸赞了韩湘兰。

    李中易饮过茶后,抬眼看向门外,却见叶名镇颤抖着身子,五体投地趴伏于地上,嗯哼,搓揉的差不多了。

    “哦,叶公怎么还跪着啊,平身吧。”李中易装作刚看见叶名镇的样子,故意惊诧的发问。

    “回……回皇上的话,罪人自知罪孽的深重,辜负了圣恩……”叶名镇原本十分善辩,此时此刻,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整句囫囵话。

    叶名镇已经怕到了骨头缝里,在他为鱼肉人为刀徂的节骨眼上,借他八百个胆子,也不敢挑李中易的理。

    “如果朕没有记错的话,上个月,你还受过耶律休哥的格外嘉奖?”

    缇骑司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北方的契丹国这边。毫不夸张的说,叶名镇晚上歇在哪位小妾的屋里,过不了几天,相关的情报就会摆到李中易的案头。

    “这个……”叶名镇的脑门上,立时冒出豆大的冷汗珠子,吓得嘴唇发乌。

    “既往自然可以不咎,叶公何以教朕?”李中易并没有杀叶名镇的想法,只不过是想敲打敲打一下罢了。

    给叶名镇一个大大的教训,让他长一长记性,迫使他在未来很可能出现的争储战中,更加的老实一些,更加本分一些。

    幽州被夺回后,整个幽云十六州的解放,基本上算是成了定局,指日可待!

    西进取晋阳和孟蜀,南下取吴越和南唐,显然已经摆上了李中易的案头。

    随着李中易拥有的本钱和实力,越来越厚实,立储之事亦会逐渐浮上台面。

    李中易觉得,与其等将来闹得如火如荼,不如现在就把叶名镇打醒,免得叶家将来暗中作祟。

    叶名镇倒没有想得那么的长远,他只是纯粹的害怕,误以为李中易打算拿叶家开刀,早就吓得魂飞天外,哪有闲工夫想别的?

    “回皇上的话,罪人以为,幽州的诸多伪官虽然阿附于契丹者众,却也是情有可原之处。毕竟,幽燕十六州是沙陀族石敬瑭主动献给契丹人的礼物,包括罪人的叶家在内,也曾努力抗争过,奈何胳膊扭不过大腿……”叶名镇终于逮着了说话辩解的机会,一路滔滔不绝的替幽州的伪汉官们在李中易面前缓颊。

    李中易默默的倾听叶名镇的辩解,他心里颇不以为然,却也没有当场训斥叶名镇。

    幽州的特殊性,就在于,它被石敬瑭献给契丹人之后,已经被契丹人统治了好几十年。

    按照这个时代的人均寿命,这好几十年已经是两代人的时间了,幽云的汉人接受奴化教育的时间太久了,必须拨乱反正。

    不过,李中易并无将幽云的伪官们,一网打尽的想法。

    还是那个老办法,掺沙子,打棍子,扔砖头,挖墙角。

    总而言之,既要狠狠的打击死硬派的汉奸,又要安抚一部分仍然心向大汉的少数派,这才是高明的统治手段。

    “照你这么说,某些人还有可救药?”

    李中易心里明白,在这种要命的节骨眼上,被叶名镇摆出来的名单,肯定是他那一系的嫡系人马。

    叶名镇品出李中易话锋的缓和,赶忙压制住急剧翻涌的气血,小心谨慎的说:“罪人敢拿阖家性命担保,这些人一直心向天汉,从来不曾忘记了故国。”

    “哦,朕知道了。”李中易没有马上表态,其实是想继续拿捏着叶名镇,让他回去多揪心一段时日,也许更加有益于身心健康吧?

    叶名镇看不出李中易的真实态度,但他知道,此次奏对已经到时间,他该识趣的告退了。

    “罪人叶名镇告退。”叶名镇重新跪下,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想要赎罪的态度,异常之鲜明。

    韩湘兰望着叶名镇佝偻的背影,忽然心头猛的一酸,差点淌下泪珠子。

    叶晓兰那个骚浪蹄子,还真的是好命啊,她不仅生下了獾郎,最近又怀上了身孕,如果再为老李家添上一男,那个骚狐狸精,只怕会得瑟到天上去吧?

    更令韩湘兰窝火的是,原本远远逊色于幽州韩家的幽州叶家,竟然阖族老小全都健在。

    然而,幽州韩家却因为韩匡嗣的贪生怕死,全族皆被契丹人所灭。如今,除了她和韩匡嗣之外,再无半个活口。

    说白了,韩湘兰坚信,她肯定是有子的命。只不过,未来的小娃儿还没出生,却已经永远不可能有舅父和姨母了。

    等叶名镇走后,李中易把主持抄家大计的李浩东找来,笑着问他:“收获如何?”

    李浩东十分熟悉李中易的脾气,他把抄家的进度已经带来了,照着单子念道:“到目前为止,已经抄了一百多户的家,共计缴获铜钱两千余万贯,绢帛八十万匹……文玩字画更是不计其数……”

    李中易眯起两眼,一边听一边笑,嘿嘿,幽州的伪官们贪婪了好几十年的收入,一夕之间,全都便宜了李家军。

    正好应了那句老话:替他人作了嫁衣裳!

    “喏,这是叶名镇给朕的名单,这些人家已经抄没的家产每人只还三千贯回去,抓捕的家属就都放了吧。不过,你先别急,等朕的手谕到了,再予执行。”李中易仔细的叮嘱了李浩东一番。

    李浩东心里很明白,以李中易的脾气,既然已经吞进肚内的财富,压根就不可能全须全尾的又吐出去。

    “另外,过些日子,等那些人被关得恐慌到了极点,我会让叶名镇去找你提人,你别答应的太爽快了,明白么?”李中易招手把李浩东唤到身前,笑着叮嘱了一番。

    “回皇上,臣明白的。”李浩东本身就搞特务活动的专家,他一听就明白了,皇上唱的是白脸,他必须唱黑脸。

    抄家的收获,那是李家军不怕流血牺牲,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换来的成果,怎么可以轻易送人呢?

    斗米养恩人,石米养仇人,乃是颠扑不破的规律!

    李中易只还一点小钱出来,目的就是告诉愿意配合统治的幽州汉官们,过去的事儿已经过去了,若想重新发家致富,就必须紧紧的跟着他走。

    解决了叶名镇的问题之后,李中易批阅完毕手头的公文,就领着张三正和高强二人,从行宫的侧门,悄悄的走上了街头。

    “太尉,太尉,您慢着点,千万慢着点。”

    一名衣衫褴褛的老者,跟在挑水的士兵后面,一连声的提醒他,千万别摔着了。

    李中易背着手,默默的注视着眼前这一幕军民鱼水情的场景,心下却感慨不已:勿因善小而不为!

    拿下了幽州城之后,这就意味着幽云十六州的军事斗争,已经接近尾声。

    然而,政治战斗争才刚刚开始,李中易必须和契丹人抢夺民心。

    俗话说的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李中易使出铁腕,严厉的收拾了伪官汉奸们,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平稳的统治整个幽云十六州地区。

    张三正小声说:“皇……黄爷,咱们军中的优良传统,必须一直保持下去。”

    高强也有感而发的叹道:“自从咱们李家军拿下了开封之后,贼军汉的骂声,比起以前,可是少了很多啊。”

    李中易微微一笑,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指导原则,是他亲手拟定,并一直督促执行。

    说白了,取天下人的民心,除了利益重新分配之外,还需要和草民们搏感情。

    诸如挑水,劈柴,帮着老百姓修缮房屋,照顾鳏寡孤独的老人,都是明文列入条令之中的小事,却又是各级镇抚们长抓不懈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