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玄门高手在都市 > 第965章 我也会布风水局
    身处在两大凶性风水局中的李思辰,仿佛完全没有看到从四面八方扑向他的恶尸与厉鬼,抬起头,将目光投向了站在龙椅前方的白孟兴,咧嘴一笑:“好啊!”

    白孟兴眉头一挑,心中猛然涌现出了一丝不安,暗自揣测道:“为什么他如此镇定?两大凶性风水局都已经启动了,黄泉里的恶尸,修罗界中的厉鬼,全部都已经现身在围攻他,为什么他竟是一点儿也不紧张害怕?难道他真的有办法,能够破掉两大凶性风水局?不可能的,他只是一介凡人,绝对不可能扛得住瀛洲仙岛的强大威势!绝对不可能!”

    白孟兴心乱如麻。雅文8>  w-w`w=.-y`a·w=e=n-8=.·c`o-m

    他不相信李思辰破解得了黄泉绝地和修罗死境,却又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如此镇定。

    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那无穷无尽的尸潮和鬼海,眨眼就将李思辰给淹没了。

    众人的视野中,没有了李思辰的身影,只有狰狞的恶尸和恐怖的厉鬼,以及猩红的污血海洋!

    看到这一幕,白孟兴长松了一口气,冷笑道:“嘿嘿,被黄泉恶尸和修罗厉鬼给压住,就算你是神仙,也翻不了身!小子,我还以为,你真有本事能够破解这两大凶性风水局,结果是在吹牛啊!”

    他没有继续看尸潮鬼海,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马小玲和姜军等人,狞声道:“李思辰已经死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雅文吧>_ ﹏﹎ w-w-w=.-y`a-w-e·n·8·.·c-om王羽轩,你真是一个废物,我特地送了一批鲜活美食到你的琉璃仙境中去,没想到,你竟是一个都没有吃掉。也好,便宜了我。这么多人,足够我吃上一些时日了。”

    说完这一席话后,白孟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这些人的反应,为什么会是如此的镇定?李思辰明明已经被尸潮鬼海淹没,很快就会被啃吃的身魂俱灭,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可为什么,他们一点儿也不慌张?是已经被吓傻了呢?还是他们觉得,李思辰能够从尸潮鬼海中走出来?”

    虽然不相信李思辰能够办到这一点,可白孟兴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转身扭头,望向了李思辰先前站立的地方。

    那里除了汹涌的尸潮鬼海外,便是滔滔的污血,根本看不见李思辰的身影。

    “我就说嘛,这小子,是绝对不可能走出尸潮鬼海的。雅文8  w·w=w=.-y=a`w=e-n-8-.`com”白孟兴自嘲的低语道,就要收回目光,去对付马小玲和姜军等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眼角余光,突然是在那片尸潮鬼海与滔滔污血中,看见了一道人影。

    “不……不可能的吧?是看花眼了吗?”

    白孟兴大惊失色,急忙定睛一瞧。

    事实证明,他并没有看花眼。

    在绝对不可能出现人影的尸潮鬼海与滔滔污血中,真的出现了一个人!

    他的身上,笼罩着一层如同彩霞般绚丽的华光,脚下星光闪烁,暗合北斗七星之势,头顶上方,盘旋着一朵由光华汇聚化成的金莲,花瓣绽放,挥洒出一圈又一圈的金光,如同是点点金色的甘霖雨露落下。

    四周所有的恶尸、厉鬼乃至污血,只要是沾染上了这些霞光、星辉和金雨,便纷纷后退避让,仿佛是对这些东西,心有畏惧。

    这个看上去宛如神祗一般的人,正是李思辰!

    “怎……怎能会?”白孟兴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要知道,这些尸潮鬼海、滔滔污血,全都是由瀛洲仙岛上面的阴煞之气所化,想要将其吓退赶走,至少也得是同等级的能量才行!李思辰不过是一介凡人,就算在风水玄学上面的造诣再怎么高深,身上的灵气也不可能强的足以与瀛洲仙岛相媲美吧?这简直是比神仙都还要厉害了啊!

    马小玲和姜军等人,则是在这一刻,欢呼雀跃了起来。

    “老师,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哈哈,我就知道李大师你不会有事的!”

    “身披彩霞、脚踏七星、头顶金莲……乖乖,这可是传说中,神仙身上才会出现的异象啊!李大师,你这是什么情况啊?难不成,是要飞升成仙了吗?”

    霞光、星辉与金雨,很快便跟尸潮鬼海和滔滔污血,产生了猛烈的碰撞与交锋,斗得不可开交。

    李思辰没有理会两者间的对决,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唤来的这些霞光、星辉和金雨,就算击败不了尸潮鬼海和滔滔污血,也不会落败。

    他仰起头,望向了站在龙椅旁边,目瞪口呆的白孟兴,笑道:“你现在相信,我刚才说的话,并不是在吹牛了吧?你以为,就你会布风水局吗?我也在山上入天庭的途中,悄悄布下了一个风水局。”

    白孟兴依旧感觉不可思议:“你的风水局,怎么能够与黄泉绝地、修罗死境相抗衡?它们可是动用了整座瀛洲仙岛的阴煞邪气啊!”

    李思辰笑道:“你能够让风水局,扎根在瀛洲仙岛上面,难道我就不能吗?你调动了瀛洲仙岛全部的阴煞邪气,我这个风水局,则刚好是调动了瀛洲仙岛中,所有的灵气。”

    听到这里,白孟兴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李思辰布下的风水局,能够与黄泉绝地、修罗死境相抗衡了。敢情两者都是从瀛洲仙岛中汲取能量,等于是左手打右手,又怎么可能会扛不住呢?

    可是,想要让风水局扎根瀛洲仙岛,从中汲取能量,非常的复杂与困难。想当初,他布下这两大凶性风水局,足足是耗费了数年的时间与无数珍惜材料。李思辰踏上瀛洲仙岛,最多也不过是几个小时而已,怎么就能够布下这样一个风水局呢?就算他把风水术,修炼到了凡脱俗的境地,也不可能啊!

    突然,白孟兴想起了李思辰在进入天庭之前,曾经做过的一件事情,惊呼道:“你这个风水局,是在改动瀛洲仙岛龙脉走向的时候布下的?你把风水局,布在了瀛洲仙岛的龙脉之中?”

    李思辰点了点头:“你还不算太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