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四十九章分水将军堵海眼
    “不为难,如何能成大事?”悟空拜道:“俺现在明白了师尊的苦心,若是俺混迹妖魔之中,举起反旗,以反天为名,渐渐捏合那妖族,便必然走向杀戮人族,统和妖类这条道路,只因这天下妖魔,不是它们自己聚在一起,而是天庭,把它们逼在一起,人族便是天庭在下界的根基,妖魔聚而成皇,如何能不攻伐人族,掀起滔天血海,非得双方杀出一个生死大仇,血债累累,才能借天庭的压力,逼得妖族放下相互之间的矛盾,混而为一。”

    “因此这般的妖皇,定是杀人如麻的妖皇,若是我不肯杀人,这妖皇之位就做不下去了!因为妖皇的根基乃是妖魔,不是妖魔,如何能做妖魔皇?”

    “那牛魔王说得对!不是妖魔,便做不得妖皇!”

    “所以我受命于天,非妖魔之皇,而是天庭统率之下,妖灵万类之皇,天下妖魔或征或伐,当叫它们打磨妖魔之性,纳入体制之内。而师尊此番又点化我,俺与那天庭,终非一路人。只要俺不肯,让那天下妖灵万类中的大神通者,成仙成神,脱离族类,自成文明,就终有和那玉皇大天尊翻脸的一天。”

    “那天庭叫天下万类和平共处,不是将它们由心统和,而是提拔它们中的精英为神为仙,禁锢文明,以神统天,压制人道而成。乃是压迫天下万类,为的是江山永固,万世不易。徒儿,与他们并非同路之人。”

    “这宇宙之内,岂有长生不变者?”陈昂微笑点头道:“为师此番算计玉帝,要举起反旗,破灭这万古不变,统治三界的天庭,便是因为这般以神统天,压制人道发展,禁锢文明之举,实在腐朽到了极致。你知为师是天外教主出身,可知为师是坐的哪个教门?为那家教主?”

    悟空略微回想,忽而道:“我听师父说过一回,似乎是人道教主,无量天尊!”

    陈昂笑道:“正是那人道教,那太清老子尊的是大道,他所求一为‘道’二为‘德’,故曰道德天尊。而为师尊的是人道,何为人道?自强不息为人道,文明发展为人道。老子求道,以‘道’求道,强曰其名。而为师求道,则以文明求道,探索真理。”

    “身为人道教主,岂能坐视神道凌驾于人道之上,压制文明发展?”

    “这便是我要降临此界,破灭天庭的第一个千年!”

    “原来如此!”悟空道:“师父点化于我,便是叫我开辟妖灵文明,自天庭压迫之中,走出一条道路么?师父,您教我看绝了那两条道路,却未教我如何塑造那妖灵文明也!”

    “我又非妖族,如何知道怎么塑造妖灵文明?”陈昂微微笑道:“如何塑造人道文明,以人伐天,我倒是清楚,但那样,可就绝了妖灵万类的文明之机!为师倒想看看,这不同文明如何发展,这方世界的人族人道文明发展,早有人背锅。”

    “为师不怕告诉你,千年之后,便是终极人道文明降临,扫除一切妖魔,以人伐天之时,到时候,若是妖灵文明未成,一切妖灵万类,都要化入人族,不入则死,再无各类妖魔,只有人。这便是为师降世的第二个千年!”

    “悟空,这条路,只有你自己走!为师亦帮不了你。”陈昂手抚悟空额头,感慨道。

    “师父!”悟空哽咽呼唤道。

    陈昂只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你且去罢!外面将有天庭的天使降临,乃是奉了玉皇大天尊之命,给你善后来了!你自去处理,我们马上要上路了!”

    听到这儿,悟空在转而喜道:“原来师父不是要赶我出门!”

    “这西行之路,功未能全,才走了个开头,如何能赶你出门?那个牛魔王,鹏魔王几个,你且把他们放了,这西行化佛乃是天庭一件功绩,玉帝金口玉言的大功德,你借此事,慢慢收服路上的妖王魔王,打下一片基业来,无人敢阻碍,一是名正言顺,,二也给自己添一些功劳。还需牛魔王等人,邀朋唤友,来为难你,它们交友广阔,能诳骗许多妖口来,便宜了你!”

    “这番借功行事,不但不受天庭阻拦,反而能借许多力气,若是西行化胡之后,怕就没这些好事了。到时候许多掣肘牵扯,麻烦得很!”陈昂微微笑道。

    “俺看那老牛是个豪气干云的人物,我捉它放它几次,它自家就要不好意思,怕是能招揽过来。”悟空悄悄道:“还有那鹏魔王,也能借此消磨他一些傲气,转而折服它。”

    “但是师父,就怕它们知道好赖,明白俺的厉害,不上当来。只是紧闭洞府,不找我们的麻烦。若是如此,这般算计反倒鸡飞蛋打,叫俺两手落空了!”

    陈昂只是笑笑,悄悄道:“你把蛟魔王放出来!”

    悟空不知玄妙,依言放出那覆海蛟魔王,好一个昂然大汉,只是一双三角眼,看起来颇为阴毒,平白短了三分威风,陈昂不等它发言,这等妖王在他眼中,同无知畜生无甚分别,故而看也不看,只是一指,便有一道暗淡光华直摄它眼中。

    那光华定住蛟魔王的泥丸宫,化为一朵金莲,落在它元神身下,放出淡淡的金光,将它元神笼罩,只是一下,便迷住了它的本我元神。

    陈昂这才道:“那人心难测,难保牛魔王是个大度的性子,叫徒儿你鸡飞蛋打,两手落空,故而要有个内应在里面挑拨,就像申公豹之类的,叫一声;道友请留步!这蛟魔王受了我的法术,元神被我所迷,定然会挑拨牛魔王,鹏魔王来为难你,入我劫中!”

    悟空好奇道:“师父,那申公豹个什么人?听起来,是我妖族中人,听起来,颇有智计的样子。若是他业务熟练,徒儿也好把他收入囊中,做个狗头军师之流。好叫师父知道,那妖怪当中没什么读书的气氛,俺手下都是一群文盲粗汉,极缺人手哩!”

    “那是天外人物,那太清老子家二弟的家奴之流,他家两个兄弟,为了争夺家产,特派了这等人物去他三弟家卧底,后来挑拨离间,损了他三弟好大家业。”陈昂戏谑道。

    悟空打趣笑道:“那他肯定没个好结果!”

    “哦?”陈昂好奇道:“你怎知道?后来他被填了海眼,下场最惨!”

    “人家兄弟骨肉,纵然一时依仗这等家奴之流,但到底兄弟更亲,他功劳越大,便惹得人家骨肉越疏离,老君家的二哥若是还想和他弟弟和好,这等家奴,便是第一个处置的。就是这家亲情淡薄一些,这家奴涉及阴私,也是兔死狗烹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