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五百一十四章 陆压的来历!
    八个身影从苏航肉身中脱离而出,正是圣母等原罪。

    一个个都脸色苍白,和苏航一样,都是严重脱力的样子。

    “老兄,以后少拿我们玩儿命好么?老这样搞,真的扛不住!”说话的却是碧莲真人,仿佛要断气了一样。

    苏航对着众人拱了拱手,“抱歉,诸位,是我连累各位了!”

    众原罪悻悻,身影消失,进入了苏航的司马缸空间中休养。

    充盈的力量瞬间失去,苏航感觉一阵虚弱,仿佛身体被掏空。

    鸿钧走了过来,一道真气输入苏航的后心,苏航终于感觉好受了些,脸色恢复了几分红润。

    “呼……”

    苏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果没有这几个原罪帮忙,只怕今天已经挂了!”

    鸿钧摇了摇头,并不多说,他当然听的出来,苏航这话中的含义,先前他说原罪该杀,但苏航并不同意,这会儿是在实例取证来反驳他的观点了。

    “先回创界山吧!”鸿钧拍了拍苏航的肩膀,“你把陆压开罪了,以后怕是还得来找你麻烦!”

    苏航淡然道,“希望他能早点来吧,要不然,只怕就干不过我了!”

    说着,二人往天界而去,苏航将紫金葫芦还给了鸿钧,道了声谢,随即又把陆压那个斩仙葫芦取了出来。

    “住手!”

    见苏航伸手去拔葫芦盖,鸿钧连忙阻止!

    苏航错愕的看着鸿钧!

    “小心它斩了你!”鸿钧提醒了一句。

    苏航闻言,把手收了回来,没敢再去拔葫芦盖,“离了主人,它还能把我斩了?”

    鸿钧道,“虽然离了主人,但它的主人却没有和它断开联系,还是小心点为妙!”

    苏航拿着葫芦端详了一下,“这宝贝了当真霸道,却不知是什么来路?”

    鸿钧道,“葫芦中的刀光,乃是一位陨落界王的元神所炼制,你说霸道不霸道?”

    “界王元神炼制?”苏航惊了,转而看着鸿钧“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么?”鸿钧却是一贯的淡淡然。

    “谁有那个本事,取界王的元神炼制法宝?”苏航问道。

    界王啊,那可是超过大道境界,至高无上的存在,就如苍天地尊这般的超级强者,谁能取了他们的元神炼制法宝?

    鸿钧苦笑了一下,“界王又如何,界王境也是有着高下之分的,就如那玄黄二圣,不也是界王境么,可最终加到一块儿,也不是苍天一合之敌。”

    苏航没话说了,的确,这世上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葫芦,原来这葫芦有这般来历,难怪威力这么强悍。

    但这位界王,未免也太憋屈了些,堂堂位面之主,曾经也必定是命运选中的主角,可是元神竟被炼制成了刀光。

    果然,这万千位面,只可能有一位主角,如果两位主角凑到一块儿,命运必定会抛弃其中之一,只会有一位天命之人。

    就是这么的现实,命运宠你,你就是第一,命运抛弃你,你将连摇尾乞怜的资格都没有!

    却不知,炼制这斩仙飞刀的,又是何方神圣!

    苏航看向鸿钧,显然鸿钧有些诲言,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

    或许是怕得罪人吧!

    苏航道,“你说这个陆压很有些来头,不知,他有什么来头?”

    鸿钧顿了顿,道,“陆压算得上是和我平辈的混沌先天古神,他是天乌族的独苗,继承了整个天乌族的传承,实力不弱,只是他时运不济,错过了机缘造化,没能成就界王,看他那样子,之后更不可能了!”

    “天乌族么?看样子这个陆压也是个有故事的人!”苏航道。

    鸿钧笑了笑,“天乌族本是混沌中的一个大族,后来因为内乱,全族覆灭,不过,陆压的兄长,天乌族族长陆风,在混沌世界的名声不错,与许多混沌古神交情不浅,其中也包括不少界王境高手,欠他天乌族因果的也是不少,这些关系都被陆压继承了,天乌族就这么一根独苗,若是有人搞他,恐怕很多强者都会为他出头!”

    “这么叼的么?”苏航有些意外,“那岂不是说,很多人都会来干我?”

    鸿钧哭笑不得,“现在知道怕了?”

    苏航怂了怂肩,“我怕个鸡毛!”

    鸿钧一笑,看的出来苏航有点心虚,当即道,“不必过分担心,有苍天在,是人都得给几分面子,只要有些眼力劲的,是不会找你麻烦的,那无疑是在自找麻烦!”

    “哦?”

    苏航看了看鸿钧,总感觉鸿钧话里有话。

    苍天是很强,不过,苏航要的可不是苍天的维护,只有自己够强,才是真的强。

    况且,他和苍天无亲无故,别人不可能无缘无故一味的对自己好,欠了太多的债,到时候是要还因果的。

    鸿钧道,“这葫芦,反正你也降不了它,不如给我吧,我找个机会把它还给陆压道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这混沌世界中行走,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谁说我降不了它?”苏航却是摇了摇头,掂了掂手中的葫芦,“就算我降不了它,也不可能还给他,我宁愿拿它当垃圾一样扔角落里,也不会把这等利器交还给一个对我抱有敌意的人!”

    鸿钧苦笑了一下,无话可说,毕竟苏航是占着理的,陆压这次这个亏怕是吃定了!

    “我倒是好奇,这个陆压,找冥河做什么?不惜费这么大的劲,也要把冥河弄到手,他说冥河欠他东西,却不知是什么东西!”苏航说着,有意无意的看了看鸿钧,显然想听鸿钧说点什么。

    鸿钧闻言,摇头道,“这个问题,我怎么知道,你该问问冥河!”

    说着,指了指苏航的右手。

    “你可是鸿钧道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苏航一阵无奈,不知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抬起右手看了看,掌心的封印,还微微有些发红,但已经没有之前的炙热。

    “不要挣扎了,没用的,没有人能救得了你!”苏航道了一句,随即握起了拳!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