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锦丽春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愿意帮忙
    两个人沉默不语,走了一段。

    朱常禧的脸色却很难看。

    他越走越是犹豫:“要不然算了吧,咱们两个人刚从你们家回来,这还没过两个时辰呢又回去?”

    两个人甚至连穿着的布衣都没有换。

    这样显得两个人很是普通化,不被别人给认出来。

    顾紫重却是很有信心的样子:“别怕子善哥,我爹他不是那种容不下人的人。他最爱帮助别人了,尤其是女婿家的事,他肯定会帮着上心的。”

    朱常禧反正感觉不太好,不怎么合适。

    顾紫重也觉得不合适,毕竟他们两个人刚从顾家出来,没过两个时辰又回去了?

    估计父母见了他们两个,眼珠子都得瞪出来吧?

    怀着忐忑的心,顾紫重还是挽着子善哥的手臂回了家去。

    一进顾家的门,果然,两个人被几个仆人的表情给惊到了。

    几个人争相过来给他们整理衣衫,迎着他们进去。

    顾王爷刚准备喝点药,躺倒下来睡一觉,谁知道女儿回来了。

    老两口一听,便又收拾好东西,穿好了衣服,正儿八经地见女儿和女婿。

    朱常禧不愿意和岳父岳母大人说。

    顾紫重和父母说了。

    顾王爷却没有什么反应。

    顾母道:“这保准是被朱留宏那个小子给阴了。”

    顾王爷道:“朱兄这个人太好相信别人了,朱留宏那个小子在咱们这里可是出了名的滑头,能有什么出息?他不就是仗着他家里给他留下的金银吗?”

    顾母安慰道:“紫重,子善,你们不要着急,这事情还没有想象当中那么艰难。”

    “嗯。”顾王爷也同意,“朱留宏那个小子知道他自己几斤几两,敢和金陵朱家顾家两家人作对,他是吃了豹子胆。”

    只是……

    这事他要是背后没有靠山,敢这么干吗?

    顾王爷心里嘀咕这事。

    朱常禧这脸上都快没光了。

    这事也麻烦顾家,那事也麻烦顾家。

    一件事还好,两件事情,让人家顾家人怎么做?

    所以朱常禧一直不说话。

    顾紫重这个时候比谁都积极。

    顾王爷瞧女儿那副巴结人家的样子,心里老大不是滋味了。

    女儿都没对他的事那么上心过。

    不过矫情归矫情,顾王爷还是要替女婿办事的。

    几个人说着说着,从门外又闯进来顾世子和李囡玉。

    李囡玉一瞧家里人的面色那么严肃,登时就想赶紧出去。

    顾王爷把她给喊了回来:“都是一家人,说点家事,回来说。”

    李囡玉乖乖回来,把家门关上。

    顾世子听了妹妹细说,立刻就火气冲天的:“怎么了,这才几天不见,这个朱留宏翅膀硬了,敢欺负到我朱兄弟的头上?”

    朱常禧听着顾兄说话,心里很欣喜。

    顾世子都有一种冲出门去要和朱留宏理论的冲动。

    不过被顾王爷给叫了回来。

    顾家这时候也不会嫌事麻烦了,因为毕竟这是朱家的事,现在朱家和顾家哪里能分得开?

    两家人等于是绑定在一根绳子上。

    反正顾王爷也正好想要巴结女婿。

    想了想,顾王爷道:“最近这银子的确不多,咱们这里也没有那么多。这样吧,凑一点算一点。说实在话,咱们两家条件这么富裕,不要说两万两了,就是十万两,也能拿得出。只是要是现成的银子,咱们没有。”

    这话说得霸气,朱常禧也爱听。

    顾家人都在谈论,只有朱常禧一个人端坐着,却一句话也没有说话。

    甚至进了门来,连最基本的对岳父岳母大人的问候,朱常禧都没有说。

    顾家人不太愿意了。

    实在没法子,顾世子主动搭话:“朱兄弟,你不要担心,咱们会替你想办法。”

    和顾兄多少关系近一点,再者二人年纪相仿,也有共同的话。

    所以顾兄一开口,朱常禧立刻尴尬地一笑:“多谢了,尽力就行,不用多凑。我们实在是麻烦你们……”

    说的话都没有了底气。

    顾紫重不愿意看了。

    她回身去,对子善哥道:“不用慌张。”

    挺大的老爷们儿,都是上过战场的人,在家里却唯唯诺诺的。

    顾紫重拿他没办法。

    她又回头来,道:“我和最近的几个人家都还有点关系,要不我去说说看。”

    顾王爷和夫人都惊住了。

    女儿能有什么本事?

    顾紫重和人家的女儿多多少少都有联系。

    前世自她没出嫁之前,到她进了宫,也没有和那些女孩子断了来往。

    所以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家里人都不说话。

    她却主动道:“那个林大人,他的女儿小玲子,可是我的玩伴。”

    哦!

    她不说家里人都把人家给忘了。

    人家姓林,所以管人家叫小玲子。

    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活泼,想想便知道这个女孩子很可爱。

    不过顾家人没怎么和林家来往了。

    顾紫重却很有信心:“我和林大人的公子也有些情谊。所以,这次我去试试看。”

    朱常禧这个时候拍了拍她的肩膀,凑近了她低声道:“两万两,不是两万个铜板……”

    顾紫重憋着气瞪了他一眼。

    朱常禧老实了,回去乖乖坐着。

    她又对父亲笑着道:“爹,您不是和林大人也有来往吗?”

    顾王爷一听这人就来气:“这个人仗着咱们顾家有势他自己有钱,什么都干。上一次贩卖私盐险些掉了脑袋。我和他不熟……”

    父亲在说气话。

    顾紫重却像在安慰自己的一个朋友,安慰着父亲:“话是这样说。可是一旦有了事情,谁也离不开谁啊。上一次您帮他那么大的忙,他不得感谢您吗?”

    这倒也是!

    只是顾王爷不想再看到那个人了。

    可是没法子,谁让自己摊上事了呢?

    顾王爷道:“也是,他们家欠咱们家那么大的一个人情,他得还。”

    顾母低声道:“我可听说他们家的女儿嫁给了近村的一户人家,普普通通的,没什么钱。”

    顾王爷道:“你打听那个干什么,咱们办咱们的事,人家如何了和咱们没关系。”

    又道:“紫重,这事你先去办,打个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