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疯妃传 > 第四三九章 原来是为了这个(20张月票加更)
    到了家的沈濯第一时间就约请张太医。

    老爷子吓了一大跳,飞也似的赶了来,一搭脉,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你在宫里没吃没喝?”

    如今沈濯请张太医来家里,已经不用沈信言的名帖,也不用什么人陪同了。

    众人很默契:这妮子未必是病了才会请张太医来家!

    屋里并没有旁人,只有一个玲珑在近前服侍。瞅着沈濯的眼色,轻轻走去了外屋门边守着。

    “那不重要。”沈濯神情凝重,“您跟我说实话,太后的身子怎么样了?”

    张太医瞪圆了眼睛:“这种事能说实话吗?窥测天家康健,你是想要做点儿啥?!”

    沈濯这才反应过来,嘟着嘴坐了一会儿,决定告诉张太医实话。

    悄悄地把老太太的话说了,沈濯红了眼圈儿,有点儿鼻酸:“她老人家才见了我几面啊,就那样了解我的心,就对我那样好。可是遗旨两个字,简直要把我吓死了!若是不知道到底其中有什么缘故,我简直寝食不安。”

    说着,一边吸鼻子,一边回头找手帕。

    张太医看了她一会儿,挫败地塌了肩:“算了,我告诉你,你可……”

    沈濯两只手紧紧地掩住嘴,只睁大了眼睛眼巴巴地看着老爷子。

    “太后这两年的身子越发不好了。左藏案闹出来后,她老人家生了一场大气,又大病了一场。只是这件事被寿春宫秘而不宣。只有陛下知道,连皇后娘娘也只以为太后她老人家是因为赐衣案所以不肯见自己。

    “上个月我见梅署令调了一批人参,都要百年以上的。这样大的用量,宫里现在的几位贵主儿都用不着。想来想去,怕是给太后她老人家配药的。”

    说着,张太医叹了口气,双手撑在膝上,摇摇头,怅然道:“太后她老人家厚道、通透,是宗室之中少见的女中豪杰。说实话,岁数也不甚大……”

    女中豪杰?

    沈濯的脑海里闪出召南大长公主的身影。

    她究竟是为了什么,会舍弃掉最名正言顺、条件上佳的太子,而选择那位跛足的卫王殿下呢?

    “不是说召南大长公主才是宗室第一人么?”

    张太医愣了一愣,偏头皱眉半天,方道:“大长公主的气魄宏大,然而我跟她老人家始终亲近不起来。所以……”

    直接无视了人家!

    沈濯笑了笑,算了。皇家的事情,她离远些吧……

    然而……等一下!

    沈濯抬起了脸,面色凝重地看向窗外。

    孟夫人告诉过自己,那位湛心师父就是当今陛下建明帝的双生兄长。

    父亲刚刚见过湛心,并有了似是非常好的沟通和交情。

    太后说自己在宫里过的是凄风苦雨的日子,且天时不久。

    她却要用尽一切手段,让自己如心如意。

    沈濯微合双目。

    明白了。

    她要通过满足自己的愿望,来交换在她过世之后,自己父亲对湛心的保护。

    当娘的人啊……

    都是为了孩子能付出一切的。

    沈濯再睁开眼,定定地看向张太医:“张爷爷,太后娘娘,大概还有多久?”

    张太医为难地搓了半天手指,才低低地说了一句:“最好的情况,也不过一两年罢了。”

    一两年……

    若是自己能拖到她老人家过世后回来,秦一个守孝就要至少一年,所以,嗯,好吧。

    只是需要警告一下父亲,不能跟那个湛心来往太多。

    一旦涉及到父亲,沈濯的心里有些乱。

    她总觉得自己还忘掉了点儿什么。

    算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张爷爷,谢谢你。我会好生孝敬太后的。”沈濯低声说着,脸上一片伤感。

    张太医欣慰地点点头,嘱道:“临波公主婚后只怕会比着安福公主的例子离开京城。到时候,你多多进宫去看望老人家就是。”

    默然颔首,沈濯命玲珑送了张太医出去,自己却倒在了床上,愣愣地看着自己床帐上绣着的如意云纹发呆。

    “你决定了要离京去西北?”苍老男魂的声音悠然响起。

    嗯。

    阿伯,你知道太后和她那一对双胎儿子的事情吗?

    沈濯心里还在惦记着太后。

    长子少年出家,如今已经二十余年,而且就在咫尺之遥的大慈恩寺。

    太后却从先帝薨逝之后,再也没有出宫一步。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这岂不是锥心泣血之痛?

    “……我听说过一些。那一世,太后娘娘是两年后病陨的。薨逝之前,听得说受尽苦痛。”苍老男魂的声音里也有一丝隐痛伤心。

    阿伯,湛心……

    “你若不嫁给秦,那些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要打听他了。我问你,你是不是非要去西北不可?”苍老男魂截断了她的话。

    沈濯有些发愣。

    阿伯,你是知道的呀。

    那个前太子湛心大师已经找上我爹爹了。

    就算是我不嫁给秦,他的事情也已经跟我有关

    “你大可把湛心的身份告诉你父亲,让他自己做决定。堂堂的户部侍郎,这个中曲折、是非因果,他不比你个小丫头想得透彻?”苍老男魂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探讨。

    呃,也对哦。

    沈濯不好意思地笑了。

    她最近做事做得太多,有些魔障了。

    嗯,是的,阿伯,我想去一趟西北。我小姑父去的那个地方有钱挣啊!

    想到这里,沈濯的两只眼睛直放光。

    “……小姑娘家家的,为挣那几个钱,怎么连命都不要的?”苍老男魂不禁抱怨。

    去那边会没命吗?

    你不是说没有战事?

    沈濯对着虚空眨眼卖萌。

    苍老男魂没好气地喝道:“我何时说过没有战事?我说的是并无外敌入侵至长安城下这种事!边境线上的小打小闹哪一天也没停止过!何况曲好歌这趟过去,想必这战局与那一世再无相同之处了……”

    沈濯才不怕,嘻嘻地笑。

    我肯定赶在开打之前溜走。

    到时候还可以以这场仗为借口,就说走散了啊,迷路了啊,然后溜到云南四川玩一圈。等到临波公主出嫁了、翼王那小子娶了媳妇、太后她老人家……

    沈濯的情绪低落了下去。

    也许,我会在太后她老人家驾鹤西行之前,回来罢。

    “你若认准了往西去,我得提前跟你说几件事。你要好生记下,做好准备。”苍老男魂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