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农门符医 > 第三百七十章 误入
    可当她走到巨石面前时,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明明面前空无一物,却撞得她额头生疼。

    “哎哟。”许清妍捂着额头后退了几步,眼里满是探究。

    巨石依旧好端端的立在那里,周遭景物也无甚变化,一切似乎都只是她的错觉,可额头的痛感告诉她,不是错觉。

    沉呤半响,她试探的伸出右手,摸向前方。

    奇异的是,这次,她的手竟然毫无障碍的穿了过去,并且穿过去的另一端瞧不见了,许清妍吓了一跳,慌忙就要把手收回来。

    可手却被什么夹住了一样,完全动不了。

    这时,她手腕位置又突然泛起涟漪,就像微风吹皱湖面,随着涟漪渐渐扩大,她整个人被一股莫名的吸力,吸了进去。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这三个问号,就是许清妍当下内心的真实写照。

    脚下踩的是光可鉴人的白玉石板,其通透光亮,远胜她所见过的所有玉制品,包托宫里赏的,而这样由白玉石板铺成的街道却长的一眼望不到头。

    街道两旁是青石堆砌的平房,没有飞檐画栋,虽少了精致华贵,却自有一股庄严肃穆,远处群山似隐在薄雾中,瞧不真切。

    眼前所见所闻,直让许清妍猜测她是不是在做梦:“嘶....好疼”

    “哈哈哈.....小丫头,你一定认为自己在做梦吧。”戏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谁,出来?”许清妍警惕的望向四周。

    “哈哈哈,丫头别急,老夫许久未见人,自得好好装扮一番。”

    ............

    许清妍以为她听错了,既是老夫,还谈什么装扮?

    可念头刚闪过,就见前头的屋顶上,凭空出现一位风度翩翩,气质卓然的年轻公子。

    那人斜倚着靠在屋顶,身穿墨绿长袍,如墨青丝绾在脑后,一双桃花眼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许清妍:“有缘人,你总算来了。”

    “有缘人?”许清妍指向自己:”是说我吗。“

    “当然,能进我这洞天府地的,自是有缘?“男子明明是笑着说话,可许清妍却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她忙垂首抱拳施礼,语带恭敬:“前辈莫怪,小女并非有意闯入宝地,还望前辈大量,放我出去。”

    “呵,你这丫头倒是有趣,这天大的好处近在眼前,你却惦记着出去。“他笑了笑,眉头一挑:”又或者,你是在跟我玩欲擒故纵?”

    ”前辈说笑了,我对此处一无所知,也不妄想要什么好处,只想平安出去,还望前辈成全。”

    许清妍心道,谁知道这鬼地方怎么来的,面前这人虽看似浪荡,实则威仪颇重,与他对话都觉得压力倍增,眼下她又身无灵力,别说碰见修仙之人,就是普通男子,只怕也难以应付,还是早早求个脱身才好。

    ”本宗主亲定的有缘人,竟如此胆小?”男子似乎有些失望。

    许清妍只当没听到,依旧垂眉敛目的站在原地。

    男子见状只觉的无趣,半响,挥了挥广袖道:“罢了,罢了,既你有缘拿到钥匙,是好是歹我都认了。”

    许清妍惊愕的抬起头:“钥匙,什么钥匙?我从未见过,想必前辈认错人了。”

    “错不了,那钥匙此刻不正在你手上戴着嘛,若没有它,今日你也进不来这。”

    嗯?许清妍诧异的抬起双手,看向手腕上平平无奇的木镯。

    平日为了制药方便,她从不戴金银玉饰,生怕一不小心磕碰坏了,唯独这木镯,虽说是套圈随意中的,但好歹也算个记念,且又牢固不容易坏,自那日戴起,便一直未曾摘下,不曾想.......

    ”前辈确定是这个?“许清妍举起右手,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男子满脸得意:“这选有缘人嘛,当然不能把钥匙弄得光华外露,否则,岂不引得人人觊觎,争相抢夺,只有这副连凡人都瞧不上的模样,选定的才是真正的有缘人。”

    听了这么多,许清妍也不好再去争辩推脱什么了,人家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她还能咋地,遂躬身抱拳道:“前辈有何要求,尽管明言,小女若能做到,自当尽力。“

    ”嗤,小丫头,年纪不大,心思不少,你以为本宗主招你来,是有所求?“

    ”不然呢,难道前辈是纯粹觉得好玩?“许清妍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再同他打太极。

    阿文和阿俊还在外头等着呢,虽说给了他们符纸防身,可这深山野兽众多,终究还是不能放心。

    “没错,还真是为了玩,你倒猜着了。”说着,年轻男子忽的坐直身体,目光幽远的望向前方,幽幽道:“小丫头,你可知高处不胜寒的寂廖和孤独?”

    许清妍很实诚的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如今离那个还差着远呢。”

    男子闻言笑道:“远着好啊,这世间啊,最高或最低都没意思,有意思的是,处在这中间的人,丫头,好好珍惜当下吧,时光一去再难回头。”男子说着说着,不知从哪摸出一酒葫。

    ”丫头,喝吗?“

    许清妍摇头,那日长乐殿丢的人,还没找回来呢,她可不敢再沾酒了。

    “前辈,要不,您慢慢喝,我就先回去了。“许清妍赔笑道。

    ”别走。“男子似乎有些慌了,伸出手道:”别走,陪我说说话。“他应该有近万年没有跟人说过话吧。

    ”前辈,您想找人说话,下次行不行,下次我再带着吃的过来,可今天我真的有事,我外头有亲人等着我去救呢。“

    “亲人?“许清妍的话,似乎又勾起了男子某些回忆,只见他一脸怅脸道:”我的亲人,我都不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子了,修仙与天相争,可当站在巅峰时,却无人与你并肩,又有何趣味?“

    ”前辈,我.....“

    男子挥手道:“你不用着急,此洞天福地乃我亲炼,暗含时间阵法,不管外面的时间如何流逝,这里的时间都是不变的。“

    什么意思,情况有点复杂啊。

    ”拿去。“男子从怀中掏出一物,丢了过去。

    许清妍下意识的接住,却是一本褐色古书,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字:“炼器总纲。”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