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七章:秦俞远
    宇文清膝下有四女二男,大皇女宇文卿,野心勃勃,一直想取而代之。二皇女则是杨贵妃之女宇文敏。

    三皇子是上官凌之子宇文烟的大哥宇文惜。四皇女是严平国的皇子也就是今天的林妃之女与宇文烟是好友宇文拓,也可以说是臭味相投吧。其实还有一个儿子似乎天生就夭折了就没人再提起过。

    此番前去倒是看了一出好戏,居然遇到了秦素的儿子,如果把秦俞远收下,似乎收复大陆会比较快些。但是有这个碍事的宇文卿在,却是麻烦不少。

    坐在大堂左上角的似乎是户部的尚书李敏居然出现在这皇女府上看来是有好戏看了,似乎见到宇文烟来了很似慌张。一直不敢对宇文烟的眼睛。

    淡淡的撇了一眼尚书李敏,呵,这厮看来上次的事情她还是没有长记性啊。我上次把她的老窝给端了怎么还不收敛点。这次又来找宇文卿难道又准备干什么?

    宇文卿是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宇文烟的发现她一直盯着户部的不放,打了个圆场:“唉,我说,妹妹啊,这次前来是有何事啊。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好让姐姐我准备准备是吧?”阴沉地脸马上又恢复以往的纵垮的样子。

    她倒是表示得很随便,那我也不嗦。直奔主题见美人进来:“本殿能否借姐夫一用?有点事情想请教他一下。”指着旁边的秦俞远却望着宇文卿的眼睛。

    宇文卿此时如果有镜子的话肯定会知道自已的脸有多黑,果然这个女人吃了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可恶之极。好,我倒要看看你们在耍什么花招:“好,妹妹这是哪里话,俞远最近也是说闷得慌要是妹妹有空的话也可以带她四处转转的。”一把拉过秦俞远去她身边。

    秦俞远刚刚整理好心情还未成恢复过来,就被这姐妹两转来转去的,原本听到烟儿要找我。可能想到了一些羞涩的事情顿时脸红。

    但是,一听到宇文卿一味无所谓的样子的像是把自已送出去的。突然有点对不起烟儿。她,她会不会嫌弃自已……刚刚还被她看见了。

    尴尬地问:“殿下在说什么呢?不懂。”

    宇文卿一脸嫌弃之极地看了一眼:“我皇妹说有个游园会想要你去组织,然后主持大家来弄。所以找本殿借用下你这样。远儿同意去吗?”

    因为当年在宇文烟选陪读的时候,右相推荐的人一律给她拒绝了。因为她一看那女人就是不好人。不过没想到她的这个儿子居然是神缘坠碎片的主人真是厉害。

    一脸赞赏地看着秦俞远,顺便鄙视了一眼宇文卿不识货;这么大的美人居然不会欣赏真是浪费。

    秦俞远看宇文烟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似乎盯着自已发呆?

    “宁烟殿下?”

    许是思考太久为了避免我这个冒牌货暴露,原先的各种记忆还是有的:“啊,对了是啊,陛下圣明,说是为了体恤百姓。每年都会举报游园会按惯例每位皇子皇女都会来举办一届。”

    “今年刚好到我,听说俞远你的书法,画画都很好啊。在这京城可以和那轩辕少庄主一笔啊。”哈哈大笑,笑自已说谎可以不用打草稿的话。

    听到宇文烟这样夸自已是不是对自已还是喜欢的,顿时心里的自卑感就没有那么强烈。

    “呵呵,殿下说笑了,俞远不是很会的,也只是班门弄斧的而已。如果殿下不嫌弃倒是可以试上一试。”

    宇文卿眯起那双带有仇恨地眼睛盯着这两个人的对话,好啊。既然想去倒不如趁那个时候一探究竟。

    说来话长,玉赤剑与极魂剑的传说只有慕容云逸一个人知道,后面却不知道怎么宇文卿也知道了。是,拥有极魂剑与玉赤剑者则拥有天下,虽然传说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

    虽说有剑的助力很大,但是得不到民心还是徒劳无功。因此被流传开来的二剑传说也因此在江湖上被各个门派也争得寻找了。

    此时,凤天殿

    一个极度诱惑力,而身材又好的男人,坐在这凤后椅上,看着眼前的男子,眼睛虽然闭着但是知道是谁来了。

    “惜儿,这么晚了找为父什么事情?”

    宇文惜听到小厮传来的消息说是烟儿居然去找宇文卿了很是担心,因为毕竟他喜欢烟儿啊。而且,父君是不是有意要把他嫁给严平国的摄政王李静。

    上官凌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这个小女儿怎么就那么多人喜欢?连自已的儿子也?可是这怎么行呢,就算自已同意了,皇上那里肯定不会同意的。唉。

    宇文卿府

    秦俞远知道宇文卿同意了她的建议,便开心得连青儿叫他都不知道了。只顾自已收拾东西准备搬到烟儿的府上去了。

    “俞远主子?俞远主子?你这是怎么了?叫你都没反应呢。”

    青儿是从小在府里就跟在秦俞远身边的侍从,瞧见俞远主子对宁烟殿下来了却是很高兴的样子,暧昧地看了一眼。只是如果知道当年不选公子的原因是因为右相大人这以后恐怕会牵连很多问题呐。唉。

    秦俞远瞧见了青儿给他的眼神顿时羞涩了脸,连忙追着他打,还假装愤怒道:“好啊,连公子我都敢嘲笑了是吧。是不是皮痒啦!”顺势就要打他的模样。

    宇文烟知道秦俞远的位置,正好无聊上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一看这一主一仆的玩得不亦乐乎。突然有点伤感,为什么姐妹就不能如此呢。非得相残。

    青儿原本想出去给公子拿吃的去,却发现殿下一个人站在这许久?

    似乎在发呆,便用手晃了晃殿下:“殿下?殿下怎么在此处?”

    轻笑,呵呵,怎么连自已想这么久都不知道了,这就丢脸了站在人家门口面前。

    “啊,没什么,本殿就想来看看你们主子有什么要帮忙的。莫不是打扰了?”

    见宇文烟提起自家主子还用疑问的用词,连忙赔罪,省得找自家主子麻烦:“啊,啊,不是的,没有打扰,殿下如果要进去可以啊,公子在里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