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十章:凤凰内卫
    远远望去,青山绿水抬手就能看见那灿烂的阳光,飘来淡淡的香气,如果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谁,恐怕也难想的出住着的是一届武夫吧。

    宇文敏看见是我来了,倒也不着急,似乎不怕我来兴师问罪,不过,这倒是好巧居然在这里看到了一些不该在的人。

    惊讶地眼睛眨了眨眼,凑过身子去:“怎么,国师大人也在此啊?唉,真是伤心,你们两个人叙旧居然把我给忘了。呜呜呜……”

    卓文月也是那种见不得人哭的那种人,瞧见宇文烟伤心个劲就赶紧去安慰:“烟,殿下怎么了?我们只是在开玩笑。”

    突然炸个鬼脸吓唬卓文月他们:“嘿嘿,被吓到了吧,你们在说什么啊,要不要我一起玩啊。”

    宇文敏听见她提起此事心里不由得慌了,不过刚好卓文月来救场了倒也没有那么难堪。

    “希望二殿下能遵循刚刚自已所说的话,我希望我看到的是一个诚信的殿下。六殿下,微臣该走了,你们聊。”

    正好把这个碍事鬼赶走好执行自已的计划,撇了一眼青儿让她也出去在外面看着。

    笑眯眯地像是在现代朝着自家老姐打招呼的样子跟宇文敏套近乎:“皇姐,听说最近母皇让你去燕云国的西部去训练士兵,也知道皇姐酷爱练武,我这人喜欢文艺。唉,都没有机会练武了。”

    宇文敏泡好上等的铁观音给宇文烟喝,听到她谈起士兵,手抖了抖都差点把水给撒出来了。

    因为,如果要造反的话,训练士兵以后最需要的就是马,箭粮食。

    虽然马最近刚刚搞定但是,目前的箭不多,不知道靠大皇女能不能行。还是个未知数。

    为什么要跟着大皇女造反她心里很清楚,当年皇帝不记夫妻感情,而她爱上了自已的爹爹又不忍心他受苦。

    唯一的方法就是做这大燕云的皇帝才能给他幸福不会让世人的眼光这样去看他。

    瞟了一眼似乎宇文敏想了很久啊,在想什么呢?莫非这件事真的与她有关,如果发现囤兵的话那可是死罪抄家的啊。

    拽了拽她的肩膀:“皇姐,你这是怎么了?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被这宇文烟的叫唤差点让她丢了魂若不是自已久经战场见惯了大场面,笑笑道:“妹妹说得哪里话,如果妹妹想学武,可以找我跟四皇姐啊。我们都是喜欢练武的都愿意教你。”

    宇文烟眼珠子一转从这兜里拿出了一个令牌,似乎十分苦恼的样子不知道如何解决,难过不舍的看着宇文敏道:“姐,我也不想离开你们,离开亲人一天,我都会觉得无聊。”

    继续哽咽地陈述着:“只是母皇这是为大燕云所做的,为天下百姓作为一个皇女就要走担当。”

    宇文敏小心地接过这令牌,睁大眼睛地看清楚了这上面的字:内,内卫!为什么母皇会把唯一的内卫的令牌给她。

    凤凰内卫是皇帝的亲卫队,只听命于皇帝连凤后都未成可以调动,居然给了五皇女莫非这母皇有意立六皇妹为太女……

    宇文敏的转化表情的速度很快,从震惊到惊讶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果然是身在宫中么人如此镇定。

    把令牌还给宇文烟,喝着自已刚泡地茶淡淡笑着:“想不到妹妹这么小就已经连内卫府都收拾地听你话了啊。”

    “姐姐笑话了,这次我是来调查车马消失的案子的,近日眼线回来禀报说一大批车马在天子的脚下与外国的人交易了!”

    “你也知道,这打仗,最不能少的就是车,马,粮食,箭羽。我怀疑我们这有内奸。所以母皇派我去查这个案子。已经封我为大元帅了。”

    垂下眼一来伤心的样子,回想起往事的模样给宇文敏看:“我只是想如果我们能回到以前小时候的模样就好了。不用为权利,挣个你死我活。”

    “好姐姐我该走了,改日我请你到我府上喝上一杯如何?哈哈哈。”一长笑天涯,谁知君心苦。

    宇文敏无措地呆呆望着宇文烟离去的身影,小时候她们的确都玩得很要好,但是,如今都已经长大成人,有自已喜欢的人。为了爱情可以胜过一切。希望你不会怪我。

    而在远处的一座高楼边处一直有个绝色的美人,穿着紫色衣裳,头发飘飘,如果近看可以发现倾国倾城地脸不知道会迷惑多少女人。却在这盯着宇文烟的一举一动。

    红唇开启,勾起绝美地笑容:“这个小家伙还挺好玩的,这么小就会调戏我师兄了。呵呵。”一个轻工飞跃消失在这迷雾中……

    冬儿瞧见自家小姐出来了赶紧跟上脚步,把刚刚看见风儿传信过来的消息的说是已经把俞远公子带到咱们的府上了跟小姐说:“小姐,风儿已经安全把俞远公子送回咱们府里了。这下你看怎么办?”

    接过青儿手中的信,轻笑道:“冬儿啊,一场好戏就要开罗了,走回家。”

    御书房

    皇帝宇文清此时在书房里奏写文章,抬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凤凰的大阁领宋琼英,一般来说,没重要的事情是不会私自去打扰皇上的,在这个时间段。

    宋琼英表示她很不理解,为什么要将内卫给一个才14岁不到的小孩去掌管这,这不是浪费吗?气得她直找皇帝问事去。

    “陛下,为何,您要将这凤凰内卫的令牌给五皇女呢,您是,您是……”您是个不出所以然来,也只能憋着。

    皇帝还是没吭声,慢悠悠地在这字上画着画,嘴里说了一句话:“天意。”

    “大阁领你先下去休息吧,朕还有点事情要做。”

    宋琼英无奈地看了一眼,也只能跺跺脚就出去了:“诺。”

    宋琼英从御书房里出来后就遇到自家侍卫,也许是很多人并未看清这六皇女究竟是何种料子,也许又是皇帝的一个试探?

    “阁领,你说这皇帝这一个小屁孩当元帅,还给她是我们的统领你说这,这怎么了……”

    “我也不知,想必圣上定有她的用处,你我等只需要听从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