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十一章:美人风波
    回到府里,看见似乎他们男人在忙些什么,拉了风儿的衣角,一脸疑惑地表情看着风儿:“风儿,他们在玩什么?”

    风儿一边从车子里拿出行李,一边支支吾吾地不敢说出实话:“小,小姐我,其实……”

    宇文烟摇摇头算了不说,我去看看他们搞什么?嗯?闻到了一股清香的味道,还看到似乎是皇宫的人来这皇府。

    来自楚国的皇子楚情,是当今皇帝的弟弟,想来也奇怪。

    这楚国虽说是男尊国家,可是这也还是男人生孩子,不过这倒也让这个世界平等了些。

    不过为什么这王爷会来此处?难不成又是母皇塞给我的男人?不要吧。一个慕容云逸就够我受的了。

    楚情等人也是刚刚才到燕云,虽然说被哥哥安排到这六皇女的府下有些不爽?

    不过为什么哥哥一直在说只要自已真心对她,她会给这世间男子最想要的东西给他啊?

    妾了妾身,羞涩地低下头,朝宇文烟问好:“殿下回来了?小王是楚国的御情王爷,奉圣上与陛下之意来殿下这学习来的。殿下,不会不欢迎吧?”

    宇文烟吞了吞口水,这份大礼可真够厉害的,两国皇帝来“陷害”她这个皇女?搞什么飞机,不过有美男看的话她怎么会拒绝呢。

    “好,没问题啊,正好我国的游园会这届游我来举办,到时候你们可以一起过来玩啊,想学什么我也可以教你。”

    “风儿,他们有没有给情皇子准备房间?”

    楚情笑笑地帮宇文烟接过行李箱,这楚国也是有大美人的地方啊,光是这楚情皇子就已经是个大美人了。

    长长的睫毛,像是那天空上的星星在眨眼睛;脸型是那瓜子脸。

    而且还是个天生衣服架子的身材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天色接近黄昏,远处看去可以看到这皇府的招牌如此亮眼的写着彦王府二字,这京城的景象在现代真的是很少能有见到也许在那乡下才能看见了吧。

    屋子里的下人们正在忙着圣上叫弄的游园会的东西,每个皇女都有独自的皇府,只要到了十岁都会离开爹爹出去住了。

    也许是想法特别这六皇女的皇府还是她自已赌回来的,之前住的是一个先皇的故居。

    竟然在朝廷上当着众人的面豪赌;让那些老臣们不得不服。

    这楚国的皇子倒是热情得狠,完全自已不是客人像是个主人一样自来熟,也是这样最好,她还是不怎么喜欢那扭扭捏捏地男人。

    命人将上好的普洱茶拿上来,下人本来说要帮忙泡,但是觉得还是我自已泡的茶好喝就把人给打发了下去。

    白折地纤纤玉手,在上下浮动着茶几,拿起那画有龙的镊子,整一个动作一气呵成,倒是这样的做法给人感觉到她整个人都有股仙气一般。

    忍不住瞧了一眼身旁看傻的风儿,特意去逗弄她:“噗呲,怎么,风儿,莫不是你小姐我的美资太过胜人让你无法自拔了?还是爱上你小姐我了啊。”

    楚情好笑地看着这主仆二人如此逗趣的场面,确实是,在他见到的主仆里还没有像宇文烟那样把下人当好友看待的,笑笑摇头不语。

    拿起刚刚她为他泡的那杯茶,只见洁白如玉的瓷碗中,片片嫩茶犹如雀舌,色泽墨绿。

    碧液中透出阵阵幽香喝了几口;或许。大哥说得有道理这个女人也不算差,或许会是个好妻主。

    秦俞远在里面收拾好东西后,他的下人告诉他今府上有客人,殿下让他也出去一下。

    拉过小雨的手让他看看从家里带来的这件衣服好不好看,既然已经确立了关系,他想把他最好的一面出现在她的面前。

    小雨调笑似的看着自家主子,有了这次的福公子应该算是苦尽甘来了吧,六皇女人中龙凤。

    希望能把公子保护得好才是,瞧了瞧时间,赶紧推公子出去不让等会迟到了可是让别人笑话了:“好啦,公子穿什么都好看。走吧,别让他们等久啦。”

    “叩叩叩。”

    楚情转头一看,原来是右相地的公子,只是这身打扮。

    一个站在门口,穿着蓝色衣服腰上有一带金丝,长长的乌黑的被一个细小的圈子绑着,身材额罗多姿;向大家行礼。

    “楚皇子,彦王殿下,刚刚我在整理东西,听说殿下在这品茶,殿下叫我也过来我就来了。”

    宇文烟点点头,让他坐在自已边上,边介绍这皇子来干嘛的。

    “他是楚国的二皇子,大皇子是当今楚国的皇帝。向来两国和平共处,只是楚国最近有内乱需要我国的帮助,就派二皇子来我国交谈了。”

    “我跟他大哥也算是旧识,所以他大哥让他住在我这里,这是右相的儿子秦俞远,我因为看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加上二皇子你也知道我国年年都有一个游园会这次到我举办就邀请他来了。”

    看了看天色,又继续道:“还有一位住在这慕容公子还没有回来,游园会的时候会回来的,你们到时候或许还能成为好朋友呢,哈哈哈。”

    鼎夜楼

    慕容云逸穿着当时他过生日的时候,她送给他的礼物她说是她一针一线织的他才不信,不过那深情地样子,居然自已又脸红了,真是丢脸。

    站在这鼎夜楼的门前,其院中只觉异香扑鼻,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牵藤引蔓,累垂可爱。奇草仙藤的穿石绕檐,努力向上生长。

    嘴角勾起微微笑容,你这个女人果然会掀起大波事,那我就好好找这个男人谈谈他到底什么意思。看来这人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香味的东西。

    楼外门口站在夜情的两个侍卫,看见一个似乎不是自已认识的人直接抗刀,眼神凶煞地盯着他:“来着何人。不是交易的人不要随便进出。”

    慕容云逸并没有理会这两个小罗罗,而是朝这二楼大喊着:“我说,怎么每次找你们这种人见面都这么麻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