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二十章:游园会(一)
    月莜晴早就在月琉璃进来的时候盯着她们了,随着他们的互动为了不必要的麻烦,

    直接打了个圆场:“哈哈,太女殿下,这是我的皇儿,叫月琉璃。他啊,是听闻太女殿下的壮举慕名而来的啊。是不是啊。琉璃。”朝她的儿子调皮地眨眨眼。

    母皇的突然插话让他很尴尬,原来被她发现了吗,他那点小心思。

    对,他月琉璃,不嫁天下第一,不嫁最有钱。只嫁最温柔最疼爱夫侍之人。

    只是因为春儿的回乡听他说了很多这个六皇女的事,说她一比公孙雪之女只为夺爱人。

    说她治水治国有方深受百姓爱戴。也有说她武功不行其实不然。

    宇文清瞧了他们三人一眼,顿时恍然大悟。一脸羡慕地看着自家女儿咋就那么好命呢?眼珠子一转嘿嘿,宇文烟你可跑不了了。

    “好啦,既然皇子殿下来了,就入座吧,慕容,楚情你们都坐,今天是叙旧也是我今年游园会的日子。”

    “我到很想知道,烟儿,你可以弄出什么名堂啊?你大姐就弄了个歌舞会。那你呢?”

    宇文烟并没有顾及大殿上的就自已给楚情,慕容云逸倒茶,嘴角微微一笑:“呵呵,母皇,孩儿的游园会,已经安排好啦,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适你的心水,第一天诗朗诵。”

    “天下第一者,获得孩儿亲自送出的奖品。第二天,姻缘会,何为姻缘会就是当天的女子和男子如果两人有爱慕的,做不了主的我替她做主。”

    “第三天正式武林大会的招募,孩儿想天下能武之人都来此时一番,谁若能过,我有神秘礼物相送。其余的保密,呵呵。”

    月琉璃张大了那个嘴巴,盯着宇文烟不是吧,向来都是婚姻都是父母做主的,她想搞个特例吗?

    刚刚看到她居然不顾朝廷众臣的面前为自已的夫郎如此体贴,对百姓如此公平。

    宇文清点点头果然是她的女儿做的事,实际上宇文清最喜欢的就是她这个女儿做事的行为和方法像极了她以前年轻时候的样子。

    “好,好。就依皇儿的去办。另外朕再加一条,大宣游园会期间既要保持兵力,朕也可以让他国的国民都可以来参加。”

    宇文烟早就料想到她会如此支持自已了之前把她服侍得服服帖帖地,这还不简单。

    撇了一眼那个故作镇定的安定侯,无害地微笑朝母皇说道:“孩儿还有一求,就是,当日的判官,孩儿想邀请左相,右相,以及安定诸位大人做判官。母皇你看行不。”

    现在的宇文清自然是她说什么都是道理,也就随了她去。

    “好,如果诸位大人愿意的话,就这么办。”

    说是这么说,谁不敢去听皇帝的命令?这不等于违抗皇命吗,所以再这之后似乎众人都觉得只要是宇文烟的命令就等于是皇帝的命令了。

    月琉璃使臣的到来倒是让这皇宫热闹不以。可是这皇帝似乎有意撮合她跟月琉璃的事特意安排到离她很近的宫殿。

    理由就是你们都是同龄人互相也可以照顾也可以一起玩,我去,这是什么理由。

    夜色降临,月亮出来了,天上的星星像是在诉说着今晚要发生的事。一个身影一功夫的时间到了那个有点阴风的大皇女府。

    宁卿殿

    门外的小厮看见这脸用黑帽子包起来的女人,看她掏出了腰牌就连忙让她进去。

    正对门的大厅里面有两个人一个是大皇女宇文卿,一个居然是右相秦素,这个接着来赴约的原来是早上的安定侯啊。

    宇文卿看到他们来了后,大叫不好说是出事了:“你们总算来了,出事了,这下怎么办。她让宇文烟当了太女。”

    “而且我敢断定。她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秘密,这个人不能留。杀了她我就是太女了。”

    安定侯把帽子摘下来,一脸的不赞成:“这样不行。肯定不行,如果去刺杀宇文烟的话,他们肯定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的。”

    “而且,据老臣的观察二皇女似乎有动向,倒不如从这个刚来的月氏国入手,大皇女你去强占他的身子,但是你必须得弄成是宇文烟干的模样。”

    “这样一来,一是大宣与月氏国的友好就已经尽了,而是或许还能让这个宇文清去废掉宇文烟的太女之位,你再你出来指证那你就是那个太女了。”

    宇文卿阴险地露出了那极其恐怖带有仇恨地眼神朝她点点头:“好,就按你说的去做。事不宜迟。这几天你们准备好。”

    第二天早晨,宇文烟在她府里商量着如何让这游园会出色,和一举歼灭了那帮老贼。

    秦俞远在一旁出谋划策,因为楚情慕容两人有点累就刚他们多睡会。

    看见是左相大人了,秦俞远有点惊讶,因为她跟她娘是死对头所以没有办法直接去面对就算现在是她的人了也是一样。

    “咦?怎么秦正夫也在这里啊?”

    秦俞远听见她提及自已,不由得心慌要是被她发现他们两个的关系怎么办?小脸紧张地看着宇文烟不知所错。

    “哈哈,岳母大人来了啊,你说这位啊?这是我特意请来的秦公子,他擅长诗歌画画,我想请他来帮忙。”

    其实对于这个秦俞远她慕容瑾熙还是很欣赏的,想当年的雅儿也就是这一般模样。

    “好,自然是好,能多点人帮我们殿下出谋划策也是好事啊,最近殿下大婚成年,这些礼节可把她累坏了,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自然是要能帮就帮啦。哈哈。”

    慕容云逸因为听见外面的外面的吵闹声,就拉着还在睡觉的楚情起床。

    这个坏女人精力真够旺盛的,两个人都搞不定她,可把它们两个累死了。

    穿好,昨天烟儿送他们的衣服去看看那游园会准备得怎么样,看着时辰,娘应该来了。

    “娘,你来了,你怎么不早说,孩儿早点起床啊。烟儿!你还笑!”两手叉腰气呼呼地看着还在笑的人。

    “哈哈,我没笑你,我只是提前请了咱娘过来,帮我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