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六章:过招
    轩辕痕手中拿着的剑正是当年轩辕老庄主打造的殷红剑,何谓殷红。

    夕阳以后得唯一的一线光芒喷薄而出,照亮着整个人的希望,让人有了一线生机。

    轩辕痕垂眼轻笑,一丝苦闷在心里显示出来,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在挣扎的要不要回去。

    如果说回去了还是在那里看着那对无情的父母吗?还是说只会让他赚钱的父母吗?他不想,一直都不想。

    因为心里的自嘲和苦闷一起激发,让他身子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让释放血液,想要染红这里的土地。

    突然,眼神一亮,换上了那以前纵胯的邪恶笑容,拔起手中的“冥月”刀,指着凌云的脖子轻声道:“凌云大人,不会因为我是一介男子而就轻视我吧。要不咱俩比试比试。”

    凌云用手指轻轻地拿开他的剑,一个男子如此张狂的样子好笑道:“好,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我倒很希望武林中不是只有女子才能来。如果这天下间,又更适合我的人来担任盟主之位。”

    冰风刀的眼神直射出一阵阵寒光,她都不知道自已怎么了就是不太喜欢那人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轩辕痕;像是在窥视自已的宝贝一样。

    现在自已是易容之脸,所以没人知道她是宇文烟,把剑丢给慕容云逸。

    周围因为宇文烟的冰刀步而感觉到了一阵树花从天空飘来。

    让这里围观的百姓都吓了一跳,轻轻地停留了在这片土地上,轻笑道:“这么好玩的东西,怎么能少得了我。”

    一身白衣女子的样子突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傲人的身材,和那像婴儿一样好的脸蛋。

    就连一直在他身边的慕容云逸都没有发现她什么时候换的妆容,速度也太快了!

    眼神勾起了那惹人犯罪的媚眼,让女人看了都受不了。

    轻轻地上下打量着一直很淡定的夜情,呵,有意思,现在还没有人能在她面前这么淡定过(作者:慕容云逸好像能,宇文烟:滚蛋。)

    夜情睁大着眼睛,手指的指甲都已经插到肉里面去了。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感觉如此的熟悉,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凌云一向是对事物出奇的镇定,但是这个女子的到来。

    让她不得不注意因为如此强大的气场她都居然没有发现。可以说明,此人的武功一定在她之上。

    伸手把轩辕痕保护在后面,用手令轻轻地朝后面的侍卫随时都做好准备。

    这个人带有冷藏着的杀气,也就她们武功浅的人未发觉。

    心里吐槽着这些古人,真是有趣没有想到轩辕痕还有这么多护花使者。又或许是他的情人也不一定,唉。这可并不得别人了。

    白衣吕衫随着风的飘动,和身体的走动轻轻地刮在了夜情的脸上,用那白玉般的手。

    勾起他那尖瘦地下巴,妩媚一笑:“我可对你身后的男人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这个男人,你动不得。”

    轩辕痕他不是死鱼,他是男人,气呼呼地看着这个死女人在勾引那个贱人,手里的丝帕已经被他扭捏的不成人样了。就只因为她的香味很熟悉

    夜情那妖魅地双眼一直是冷漠无比,突然浅颜一笑,羞涩地抓着她的手道:“你不怕我待会把你给弄死吗?”

    而我只用他听得到的声音,似笑非笑轻声道:“你舍得吗?”

    轩辕山庄说起来和慕容府有得一比,只是这财力就逊了一点,背后掌管的是一位老太太,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见过庄主的真面目,只有老庄主在。

    她很早就注意到了那位老者,就是想看看她到底什么时候才有动静,有意思,呵,撇了一眼老庄主,终于来了吗?

    “碰”的一声用那沉重的拐杖严肃地表达了自已的立场,“放肆,盟主之上哪能如此放肆,如又少侠有意想比试,请直接说。”

    宇文烟做了手势“嘘”的动作,拿起身边夜情的宝剑在嘴上亲了一口,因为啊,她对美人可是很有怜香惜玉的呢。

    “我啊,从来都不会费时间做事,凌云盟主我知道你得门派向来都是伸张正义,我很是佩服。可是你知道不知道人间很多事情还是不能靠说就行了的。”

    “一招,我给你一招的时间,你跟我打,赢了我,我不会再阻止你去做任何事。但是,如果你输了。你手里的事就得给我停掉!”眼神冰刀似的直盯着凌云的眼睛,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个蛛丝马迹。

    百里璇银似乎是被她说中了心事,手里拿的刀都有些不稳,身子僵了僵,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好啊,我也舍命陪君子,如果我输了,夜情的旧账我不再追究,但是如果你输了就得任凭我处置!”

    她这几年在卓文月那里练的可不是吃素的,虽然此人是仙字辈,样样招式挥洒得淋淋尽致。

    直击要害,虽然只有一招,却被她使出幻招一般,让凌云招架不住。

    “叮哐!”刀剑相对,凌云已经是精疲力尽,剑直插在地板,这世上除了那个人居然能让她体力不支,而且,她的剑法很眼熟。

    虽然是有所改编,但是刀法的细节让她看穿了。她跟卓儿是什么关系?

    百里璇银擦了擦手中的汗,把剑扔在了地上,满身大汗无奈地笑了笑:“你很强,我输了,只是教你剑法的人是个不错的师傅。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剑法吗?连我的凌云掌都未成是你的对手。”

    “这招叫紫气东来,我的师傅,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师傅,我很敬佩他。所以说,掌门大人。你这是答应了任凭我摆布了是吗?”

    一些在台上就已经按耐不住凌云弟子们,都纷纷上前拉着凌云,异口同声道:“万万不可啊,就凭一个连面纱都不敢摘的女人夺得盟主之位,您这让中原的脸往哪隔啊?”

    “是啊,是啊……”

    百里璇银历狠地眼神把身边的弟子都推开,因为身体的体力不撑,走路都有点困难,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