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七章:拜访
    收起手中的“冥月刀”,嘴角勾起了一丝邪恶地笑容,赞叹此人输赢都坐怀不乱。如果不是对手的话她到觉得是个可以深交的人。

    “呵呵,阁下可真是诚实守信,燕谋佩服。那位仁兄说在下连脸都不愿意露。”

    “其实一个人的实力,跟脸有什么关系呢。在我的看来,只要此人的能力强大,何需看中她的脸,就算是残疾之人,又如何。”

    每一个世界都会有它的生存规则,这可不,女尊男卑是这个世界不可违背的道理。

    但是她今日话一说,让人有了一种耐人寻味的道理。这让人想到了当今太女也是这般。

    百里璇银自嘲地擦了擦嘴角,重新用对手的目光上下打量这个女人,这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吗?呵。

    一瘸一拐的走上那盟主的宝座,在她这里是坐了许久的位置,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为了以后得大计,不就是个女人吗?呵,还不足已让她担惊受怕!

    笔下一辉,几个大字写在了宣指纸之上拒绝了所有人的再三请求,跌跌撞撞地走向了她的面前,一点也不像是当年凌云的风采。

    “燕小姐,因,战胜本人。按照江湖规矩,顾,我让盟主之位给她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新一任的盟主!”

    宇文烟不是有意想抢夺这所谓的盟主之位,如果不先抢,别人就会来抢。

    早已看到了宇文卿在某个角落看着我们。如果我不出手,轩辕痕的命就会不保,又或者是整个武林的命。

    “众位壮汉,你们说我不露真脸,本人认为一个人的实力只要她有,何需脸或者名字?还是说脸可以当作人心的武器?在下叫燕云。还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了。”

    不是因为她的人而惊叹不已,也不因为她的名字,而是因为她的一番说辞说得没错,只要有才,脸和名字也只是个符号。何需多看。

    冷风潇潇,周围出现了一点点的寒光般的风瑟,如果是男子或许早已被吓得不清了。

    原来是轩辕山庄老庄主一把手抓着她的手没不放。

    眼神犀利地狠狠盯着她,查了会她的脉搏道:“你这丫头确实有两把刷子,怪不得我那痕儿会倾心于你。老夫也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燕小姐介意去我那坐坐吗?”

    “也算是我为咱们的新盟主,接风洗尘这不是?”慈祥地笑容出现在了老人的身上,笑咪咪地看着这几位年轻人。

    轩辕痕被他奶奶的话给气到了,跺跺脚,羞愤地瞪了一眼那该死的宇文烟。笑笑有什么好笑的。

    哼,什么嘛我什么时候和这个女人好上了就会给我乱对对象名!

    明,明明刚刚还不在乎我,说是为了救夜情,那我算什么?是因为我是姓轩辕吗?

    宇文烟嘴角微微一抽搐,都一把年纪了还为老不尊的样子。

    还有看看那个轩辕痕一个男人还这么小气,不就是上次摸了摸他的手嘛,记仇到现在?

    “如此甚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叨扰轩辕老主了。”

    游园会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作为结束虽然结尾仓促,但是聪明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女子不简单。居然敢叫燕云,燕云是整个国家的名字。

    而说起燕云国,原本云曦大陆就是一个国家,叫做云曦国,后面因为云曦国的女皇身边的四个将军不齐心闹了别扭。五人一气之下。

    分道扬镳,组成了自已的国家。但是为首最为强大的就是现在的燕云国了。

    此宇文烟非已宇文烟,而是燕云,听着这周围人的介绍,毕竟现在的身份是“外地人”怎么说也要装得像不是吗?

    一路拐弯抹角的,还不别说瞧瞧这山水的路子,闻着有份格外的竹林花香,带有几分雨滴露水,象征着这是春天的世界。

    小竹林都长得很高,而且幽香唯美,如果不经意看的话还真的未成发觉是个山庄。

    传言,轩辕山庄与慕容府的实力和财富能一拼,两家的公子就算是庶出的也被踩破了门槛。

    而两位庄主,别的不说就说轩辕山庄庄主只娶一人,生了个儿子也没有然后起夫朗在继续生育,也算得上这人间好的女子了。

    马车停在轩辕山庄门口,望远看去大大的招牌写着轩辕山庄,威风鼎鼎,霸气而又显得严肃,让人不敢冒犯。

    门外只有两个家丁在守着,因为庄主的不知所踪,府里的说话权利也就落在了老庄主手里了家丁见来人似乎来者不善,两人面面相觑,正准备拔刀相见……

    轩辕老庄主举手叫停道:“都是自已人。无碍。”

    庭院中,她很惊讶这现代风格的打扮没有想到这家人居然把这个冒牌货如此宠爱,任他随意摆布。

    现代的背景,欧式风格的座椅似乎是用最昂贵的红木椅做成的,和那红地砖上的一抹红布显得格外刺眼。

    高台之上摆着两个似乎和整套风格不搭的建筑物。让人匪夷所思。

    就连这里的下人似乎都年龄很小,如果不是对轩辕山庄有所了解她都怀疑是不是拐卖儿童的地方。

    一个娇小的少年,从屏风背后出来,看这打扮像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过和轩辕痕倒是差不多的年纪。

    端着茶几,看见宇文烟如此容貌虽然未成摘下面纱从膜子都看得出这这是何等的尊容。

    “小姐,请喝茶。”他也不知道自已怎么了,就是看到这个女人他觉得很兴奋,藏了这么多年的身子因为她散发出来的香味让他的声音都娇爹了几声。

    满头黑线的看着男子的动作,虽然说女尊的男子都是水做的但是她并不喜欢胭脂粉过多的男人,就像前世的整容女一样。

    “好的,谢谢。不用客气的我自已来吧。”尴尬地接过他手中的茶,这让她接也不是,不接别人又累着。

    轩辕痕他已经感觉到了他身体里有一股火气憋着没地方发泄。

    让人难受,看着这两个人不要脸的**好像是把我当作没到一样,怎么让他有种感觉像是捉奸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