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十四章:背后操纵
    “这里是宇文卿的皇府,上次我已经去探过路了,地势险要。如果处理得不好的话,或许是会丧命。”

    “你们也知道,宇文卿这个人从小就是个心思缜密多疑之人。我在猜想任何人进入她的皇府恐怕都会一查到底。”优雅地雍容穿着刚刚换回来的军绿色衣裳,严肃地对着两人说道。

    “碰”地一声,门被打开了,月琉璃买回来了路上要用的衣裳和食物放在这桌子的上面后。

    气呼呼的朝宇文烟大叫道:“什么嘛,如果我不用法力去偷听你们的谈话,是不是又要准备丢下我不管了!”

    本来高贵的身份加气质,此时楞是让宇文烟给丢去做买菜之类的功夫,他边走边想着。

    宇文烟这个人向来都是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算不是她的夫婿都不会让其做粗活,这会把他给赶了出去肯定有事瞒着他!

    捂住那被月琉璃的咆哮声音给震到的耳朵,眯着眼睛又悄悄地打开讨好似得拽了拽他的衣服。

    “那啥,我也不是故意的啦,我这不是担心你的安危嘛,这些事情还是少一个人知道得好。”

    月琉璃漂亮的眼眸闪发着一丝期待的光缕,她这是在担心自已吗,不过哼,算了这次就放她一码。

    “哼,这次就算了,但是你们要参加什么活动的话我也要去。”

    停带几秒,经过深思熟虑后既然他现在是月氏的皇子如果途径月氏或许会有帮助。

    “也好,既然咱门琉璃要跟着那就跟着吧。不过要保护好自已。以后的路可能会更加险恶,我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暗杀我们。我……”

    好一会儿,月琉璃才从她的话中回过神来虽然他现在不能正常使用法力但是人类那种伎俩的武功还是奈何不了他的。

    “噗呲,宇文烟,本公子可没有这么弱哦,而且最近跟在你们身边我学到了很多,反正我的秘密被你知道了。你们的秘密在瞒也不是办法不也是?而且你是我的主人。主人在哪我就在哪。”

    淡然一笑,对于这些男人她很是喜欢这个女尊世界的限制很多虽然各方面有约束但是在她的身边是没有任何约束的。所以就认同了他们。

    “好,好,言下之意要不我们先去看看那小子怎么样吧,现在轩辕痕那小子我让我手下的人看着他了,现在的轩辕山庄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趁这个时候,我们先出府看看那小子吧,还有就是,在出府期间。那个叫许婧的女人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来再次骚扰轩辕痕。正好给我们一个监视的机会呢。”

    慕容云逸同意她的做法,要知道换人这个大计是不能在一天之内完成的,打了个呵欠这几天把他给累坏了,但是他却不能放松警惕。

    “嗯,你去跟轩辕痕说说吧,毕竟我的脸虽然易容过但是不方便经常见面怕露出马脚。”

    到了中午时分,吩咐小奴按照她的方法了做几份听小奴说他爱吃的菜端过去。也让他们给慕容云逸端过去。

    敲了敲那紧闭的房门,轻轻地用手推开发现门没锁这家伙还是这么的不知道自已的危机。

    缓步走进那属于轩辕痕的闺房中,人正坐在那似乎在捣鼓什么东西,见人来后停下自已的动作。

    给宇文烟倒了一杯上好的红酒,酒的香气格外清香,有种醉人的感觉,笑笑道:“盟主,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还是说需要我帮什么忙?”

    “啊,也没什么事,只是我们等会就要出去了,想跟你说声我们去办点事情。”

    “其实盟主不用安排影卫在我的身边的,我也不是孩子。不会让自已受伤的。你……”呆愣几秒后,听见她的回答就想起了今天早上房门外捣鼓的声音。

    在这轩辕山庄呆了半天发生的事情就很多了,天色接近黄昏,街道上的人们开始了收挡回家的路程。

    而在这皇都的某一处,坐落着一个落院里面的小奴看上去像是皇亲贵族的奴隶。

    小奴们正在打扫卫生,苑雅中的淡淡清香只要是人一走过都会闻得到。“碰”的一声,门被大力的打开了,闯进来的是一个身穿管家制服的人。

    大喘着气,随便拉着一个小奴紧张的问道:“将军在里面吗?”

    “在。将军在。”

    手里拿着的加急百里信件,火速般的冲进主房,也不顾自已的姿态是如何的不好,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主子,你要的情报来了。”

    转身时那好看的容貌显然是对,管家的信任没有带面纱,出现在她的面前是居然是在游园会露面过的上官梓墨!

    上官梓墨身穿的还是当时宇文烟接他回都时的军衣,你要问为什么堂堂将军不住在皇宫,或者高档点的府上,却住在这偏僻的院落里?

    其实这一世的上官梓墨是上官横的儿子不假,但是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前世,上官梓墨的前世就是当年李烟儿的前男友,墨离!

    说起来也是凑巧,这古代穿越还有齐齐穿越的,不过人家墨离可是没有那么惊讶,很镇定的接受了这一切。

    紧皱眉头地看完这信上的内容,信是从“冥杀门”寄回来的,是说她们一直在监视着宇文烟的一举一动。

    信上说道,宇文烟一切安好,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在半路上的那个男子也是她们和他安排好的戏,这一切必须按部就班的进行,不然谁也救不了宇文烟!

    一旁的管家在紧张的盯着上官梓墨,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很强大,身为男子有这种作为,是一件很难的事。

    还有就是,她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宇文烟也带月琉璃出来的事情告诉他,毕竟当初她也是瞒了下来,为的就是不想让将军再给那个人伤了心。

    眼眸中的黯然伤神,显示在了脸上,其实她们不说他也知道,她还是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当初的他,才提议到想要去西部扎营。换句话说,可以缓解心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