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十七章:皇榜风波
    楚情这边见人已经慢慢地陷入了他们的,美丽的陷阱当中,倒是那个公子一点也不着急他此时的处境如何。所以看得出来。他为一个有极其深厚的毅力。

    咳嗽了一声,既然他不说,这个坏人总得还是要有人来做的,那就让他来做吧。

    他一直不敢往坏处的方面到底是他皇家遗失的皇子,还是说是先皇的臣弟,只有开口问,才知道。

    从兜里拿出一个信件,和一个玉佩。仔细端详着玉佩的精致度,确实是很漂亮。里面的纹路是那种高端玉工做出来的手艺。

    递在了他的面前,撇了一眼在歇歇的楚天儿,才慢慢开口道:“这个是你的东西吗,不好意思,我们在救你的时候它掉了出来,所以我们也顺便收起来了。”

    听到楚情的呼唤后,抬起头看他那说的东西,原来是自已掉的玉佩,疯了的似得连袜子都没有穿的下了床抢了那在楚情怀里的玉佩。

    宝贝似得拽在怀里,一脸紧张的盯着楚情,随后过了一会儿,又恢复刚刚那般神情唯唯诺诺地样子:“谢谢公子将我的东西给收拾好。”

    “如果公子想让天儿做什么,天儿定不拒绝。”被楚情照顾好了身子让那双眼睛后更加坚定有神。

    楚情是个聪明人,能在那大大的皇宫里生存下来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他很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那,公子我就直说了,刚刚在救你的时候你一直在喊当今大皇女的名字,你这是认识大皇女吗?”

    楚天儿听到他说的是卿儿的名字,眼神带有些幽幽地失落感,和嘴唇的颤抖着说道:“公子,如果跟你们说了,真的能帮我吗?”

    “嗯,我们家小姐的哥哥不慎落入大皇女府中,如果你是大皇女中的亲人还是什么的,我们希望你可以帮我把他救出来。”

    烟儿交代过,这个刚刚认识的男子不能跟他说太多话要摸清楚身份,毕竟现在是商人,不是皇亲贵族。

    楚天儿仔细盯着楚情所说的任何一个字,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破绽,可是,怎么看还是个美人的面孔。也就放心了。

    “这样啊,其实卿儿是我儿时认识的一个姐姐,她,她说过的成年后会娶我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找她。”

    想起当年卿儿年幼时在星空下为他许的愿望,和那诺言他都记得很清楚。儿时她说:天儿我一定娶你当我的正夫,我喜欢你。

    触景生情,难免有点失落,那楚楚动人的眼睛闪烁着一丝丝泪光,小脑袋低下了头。

    楚情瞧见楚天儿这番模样的神情,多多少少也猜到一点。呆愣了一会,便笑笑道:“其实天儿很美,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我挺想和天儿教这个朋友的。”

    伸出友谊之手,如果真的要深入打进宇文卿的皇府,这个人是关键,但是他本人是真心想要跟他交朋友,他给人一种他哥哥的感觉。很舒服。

    “碰”地一声房门被打开了,楚天儿第一次正式的见了宇文烟的样貌,和那身边的男子,那个男子带有面纱看不清楚容貌。

    但是,那个女人他在路上也是有所闻的,是当今新任盟主吗?长得好漂亮听闻了新任盟主的种种事件,突然对这个女人掩饰不住的开心。

    谈吐之间透露出的带有成熟话语,让她都有点惊讶这个不是自已说的话了:“公子,你吃饱了。”

    眼中带有笑意那眼眸下的温和只是对于大众的一个神情罢了,也就对他很了解的云逸才知道,那个是假面孔。

    “相信刚刚云儿已经跟你说过了,你,答应吗?”

    “好。”

    慕容云逸在离去的之前,早就安排了下烟雨楼的各个事情,所以暂时烟雨楼就成了我们的站脚点了。

    你见过一个经商加医者的身份的女人,如此庞大的队伍的吗?

    你见过一个医者还是个凭空出世的燕云世女?

    出门后她就已经把自已的身份告诉他了,因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真实身份是盟主,实际上她叫燕云。在外面叫小姐就好。

    皇都内一阵人群涌入导致的呼呼冷风,城里的百姓被那阵势给吓到,都在惊讶着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有一批官兵正在急冲冲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骑着铁马那马的类型似乎是皇家马,难倒是这皇宫中出了事吗?

    一个像是有一些官品的士兵正在驱散着百姓的围观,不过这制服倒不是她认识的母皇官军的制服。

    大手一拍,恍然大悟,她怎么忘了这是大皇女宇文卿的官兵制服啊?真是最近被吓傻了,语无伦次。汗颜中……

    皇榜公告上的灰尘倒是没有多少,还很干净平日里贴着一些众位皇女的名言警句和一些公告。

    官兵拿着一张大大的带有皇家特色的纹路告示,黏了黏胶水贴在那公告之上,用那锣鼓。

    敲锣打鼓的模样,轻脆的响声雷如贯耳,因为声势浩大把城内树上的鸟都给吓跑了。

    握着楚情的手,和护着他们生怕他们被人群给走散了,这皇城之中男子还是很危险的。虽然当今圣上把男子的地位大大的提高了一些。

    大声哟呵着,似乎是想说这皇榜中的内容吧,就见这个士兵念着:“各位,各位静静,我有事要宣布,大皇女宇文卿家中夫郎有病缠身连当今太医都没有治好。”

    “我们大皇女有上天好生之德,听闻这皇城中也有隐山归林的医者。如果能看病者能治好,大皇女说了一切待遇从优。”

    估计是听到了宇文卿有夫郎的事,楚天儿小脸紧绷瞬间失了神,美丽的眼眸本该是那明亮的双眼,却因这个死女人而垂眼失落。看得她揪心。

    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会帮你的。”

    瞬间士兵刚说出话就有一大堆百姓围上前去观摩观摩,有一个很大胆的人指着这个皇榜的字念着:“如果有能力者给黄金万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