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二十章:捣乱,捣乱
    放下握着儿的手,仔细地打量着这个一开始从皇榜进来的人,却有着那似男儿的面容的女人。看来是个老狐狸。城府极深的人。

    请她到大堂之上坐坐,发现了她身边的美人似乎都是绝色,虽然都围着面纱。但是从身形上来看。绝对是个美人。

    宇文卿到这大堂之上后,命人冲一壶好茶和准备一些点心。对待特殊客人就得用特殊模式不是吗?

    “诸位请用茶,刚刚真是不好意思因为燕小姐为我夫看病忘记了诸位了。我在这陪个不是。”

    慕容云逸在这面纱之下,挂上了高深莫测的笑容,清爽地笑声在面纱下的红唇露出:“呵呵,卿王严重了,我等是燕姐姐的亲人。对于这个皇家的礼数还是略知一二的。”

    “本来不想跟来的,却被姐姐牵着走怕我们太无聊生出病来。早年就听说我们大宣的卿王殿下府中似乎有很多好玩的。不知道卿王介不介意呢?”

    还是那张百年不变的阎王脸,只有在宇文烟的情况下才会露出真心的笑容,定魂眼是慕容云逸的伎俩,心有鬼胎者会出现幻觉。心有冤情者对方会知道原因。

    刚刚稍微的使用了一下定魂眼似乎对宇文卿没多大效果,果然这个宇文卿不是吃素的身体这么好。吃的补品都是极品。

    “啊,是的是的要不这样吧,反正燕小姐还要为我侧夫做疗效。那你们都留下来吧。皇府也不小让你出去住的话。等会燕小姐又要说本殿的不是了。”

    说好话谁不会,瞧瞧人家这好话说得贼溜贼溜的,一点也不含糊。她是想锁住她的人好让她这个主留下来为她做事吧,老狐狸。

    宇文卿向来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势力的机会的,所以她见乔装打扮的燕云这身本事后就想留起在府中为她做事。

    卿王府的管家也是有点盛气凌人的感觉,瞧见两位主子在谈事情男人却不回避,趾高气扬地就想找茬:“哼,两位主子在谈事情,男人却不回避。真是不知道家人是怎么教你们的。”

    好一个趾高气扬地气场果然是宇文卿教出来的人,一字一句的在她的耳边回荡,突然站起身来,转身过去冰冷地眼神直直地盯着管家。

    眼神中地历狠像是在宣判着,一个准备要死的人的眼神说道:“你,刚刚在说什么。说我的亲人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教他们的?”

    许是她的气势太过强烈,让管家有种见到鬼的感觉连连退后了几步。

    但是心里的那个自以为自带皇家光环地人却不要命继续说道:“是,你们就是不要脸的,帮卿王看病是你们的荣幸,还,还说想要住在这里?”

    她退一步,她就进一步,冷漠地语气就在没有路可以退的时候瞬间!掏出一把那是慕容云逸送她的匕首。一下子“刷”地一声,那个女人的脸瞬间有了一道血红血红地刀痕。

    然而她却安然无恙地坐在那靠着宇文卿的位置之上,没有人看到她是怎么样出手的,快,太快了!

    嘴角那轻蔑地笑容看着那眼神里惊讶了一会缺又快速的恢复表情的女人,呵。还真是淡定啊。

    “怎么,卿王就是这么招待在下的吗?那在下真的是惶恐啊?”

    “哦,对了刚刚那个小姐真对不起,我啊,也是不小心刮在了不是人的脸上,嗯?你不会介意吧?”

    凶神恶煞地管家盯着那个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看过她的女人,还在肆无忌惮地挑衅着她的耐心!他奶奶的,真当以为她不会宰她?

    “你,卿王此人口出狂言,在这还肆无忌惮的戏弄于我,真是可恶至极!来人啊,将她们拿下!”

    管家是宇文卿的父妃所带下来的人,一切事物都是她来管理。所以宇文卿有时候也是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今日不同,就算要与这个人为敌也不是现在,自已身上的疑惑还没有解开,怎么可能与她为敌。而且,儿的命还等着她来救。

    “等等,管家今天的事,你好像管的有点多了,这件事是你的不对,燕小姐是本殿请回来的。理当客人对待。知道吗?下去!”

    “卿王真是个识大体的人啊,在下也很佩服。只是这事就这么算了?”

    楚情是个只能他欺负别人,如果别人欺负到他在意的人身上就不是这么回事,而且就才这点动静也太少料了。

    美眸中的寒光一闪,显示着他的兴奋平里是因为在家,所以不会这么夸张,兴奋。现在被他逮到好玩的了,还不玩个尽兴怎么行?

    “呵呵,令弟说的哪里话,管家,还不给燕小姐认错!”冷哼声中表示着主人的不开心,因为这点小事而破坏了以后的计划,实在不好。

    “啊,是,是小姐是奴才的错,你有什么罪就怨奴才吧,不关主子的事。”见她没有什么反应,眼神还是那么的可怕,使她哆哆嗦嗦地扇着自已的耳光。

    巴掌的响声就这么多清脆而响亮地,在这卿王府中显得格外好听,玩也玩够了差不多就行了。宇文烟眼神转悠着,嗯?她好像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

    离宇文卿的座位上的一个小小的花瓶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么重要的东西古董宇文卿怎么会摆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不怕别人打烂吗?

    拿起那那个不起眼地花瓶,色泽鲜艳,纹路清晰,构造也很完美。白玉的瓶身,用手敲了敲嗯。有声音清脆。最主要的就是这个花瓶的形状很奇怪。

    宇文卿见她拿起那个父妃送给她的花瓶后,一直在那里仔细地端详着,有些奇怪她看着那个花瓶干嘛?

    “那个,燕小姐,这花瓶有什么不妥吗?还是?”

    “卿王,在下很喜欢这个花瓶不知道能不能让给在下?”她在打赌就冲宇文卿这么紧张这个花瓶的前提下。这里一定有秘密。

    “我,不是不给。只是,罢了罢了,也不过就是一个花瓶而已,如果妹妹喜欢拿去也无妨。主要是我那侧夫的病你要抓紧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