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八章:皇宫来信
    宇文卿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还在这世上,她就一天不能安宁其他皇女她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她的位置在母皇心中比她的高;当母皇把凤凰内卫的令牌给她的时候她就有种预感。

    眼下,你看看果不其然马上就宣布了她是新一代太女。那我多年的努力算什么。那不是功亏一篑吗?不,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有人要她死,那么她就只能!

    “你马上动身前去准备,这里的话暂时不用过来了处理好你的事情,这边我会帮你弄好。燕云今日一别又要多日才能相见。保重。”带有些担心和复杂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宇文烟的眼睛担心的说道。

    “卿王严重了,我们都是谋大计之人不在意这些区区细节等我的好消息吧!”握着她的手,看了看她的脸和楚天儿及众人的脸,哽咽说道。

    “保重。走吧。”

    离开皇府以后,一行人月琉璃,楚情,夜情等人离开了卿王府先是在“悦来客栈”住下但是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是悄悄潜入进去的。

    避免被人宰相的人跟踪,倒是在一旁的夜情从路上就一直打量着宇文烟的脑袋,让宇文烟实在是受不了,瞪了他一眼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这么凶干嘛,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是听她的话去考试吗?”

    “你觉得我会这么无聊?明明可以用脑的东西非要用实力?”挑衅地盯着他说道。

    啧,她宇文烟能不用脑细胞的时候肯定不会用脑细胞,有好处不用为什么非要浪费时间去做无聊的事情?

    烨华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被人塞了一张纸条然后那人就跑了他本想追上,但是想着他们还有计划就算了。

    宇文烟一抬头就看见烨华过来了,看着他心事重重地样子,戳了戳他的胳膊关心地问道:“怎么了这是,一回来心不在焉的?”

    烨华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密函,紧皱眉头的看了她一眼,吞吞吐吐地说道:“刚刚回来的路上我本来是去探路子的。可是突然有一个人塞了一封信给我,你看看。”

    一脸疑惑的样子盯了他一眼然后从他手中接过信,信上说道:有鬼约之,府中详谈,前出后进。皇都好风光。

    楚情看见宇文烟一直盯着那封信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也七七八八地猜到了一些内容说道:“是不是皇宫的信啊?烟儿。”

    “是啊,你看看。”

    楚情打开了那封信,确实外表很像皇宫密函只是上面的内容:“有鬼约之,府中详谈,前出后进,皇都好风光?这是什么意思?”

    “夜情他是自已人不必在意,我想这是母皇和父后寄来的信,公孙有动静,府中有内鬼,皇都不太平,要查查之。说明我们可以大显身手了。”

    楚情愣了片刻瞬间回过神来,莫名一笑:“你这个渔夫越来越会钓鱼了,不要把池塘地鱼给掉完了啊。留点给别人。”

    “正合我意,呵呵,好啦既然母皇已经下令,我们放手去玩就是了恐怕母皇早有察觉只是没有证据不好说罢了。”

    宇文卿想要实拿兵权还没有那个本事,兵权现在一部分在右相手里一部分在上官梓墨手里,上官梓墨现在是我的人所以她对我是虎视眈眈。

    把玩着楚情的头发,眼睛盯着那封安安静静被丢在台面的密函,嘴角勾起微微一笑:“有意思,真不知道皇姐以后知道了我就是她那个处心积虑想要除掉的人会是什么表情。”

    “你啊,就是玩心大这辈子宁愿认识你都不要与你为敌!”楚情无奈地回答道。

    经过一天的赶路终于抵达官府这个官府听慕容云逸说跟燕云有些交情公开见面自然是不好,那只能私自约见。

    缓缓地下了马车,那守在那的官兵看到突然停下的马车起步上前去挡道,浓眉大眼地模样询话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

    在口袋里掏出一锭银子,嬉皮笑脸地恳求道:“麻烦大人把这个物件交给你们官府大人她会知道一切的。”

    那名官兵虽然还是不是很信她,但是出于公务还是把她的话领了进去叫她稍作等候:“你等会吧,我去问问。”

    “唉,好嘞。”

    宇文烟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也是怕出了岔子,所以他们行事都是非常小心的不能出一点差错,在等的同时来回望望看看有没有尾巴跟着。

    过了一会那个官兵出来,对着他们说道:“你们进来吧。”

    “好,好嘞。”

    在那个官兵地引领下,宇文烟见到了那个人陈英虽然他是铁骑军的首领,但是当时她是把她安排到了当地将军府中去,一来也是为了行事方便,二来不容易察觉到自已的身份。

    闻风而来陈英在大堂内早就听到了殿下的声音,但是不能表现得太明显这样会使他们的计划穿帮。

    “到了,你进去吧。”官兵指着前面就是他们将军府大人说道。

    “草民燕云,叩见大人。”朝陈英弯腰毕恭毕敬地说道。

    “起来吧,你们都退下吧。”楸了宇文烟一眼又看了看这里碍事的小奴们,一挥手示意让他们都下去说话。

    “是。”

    陈英见他们都走了再也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了,惊喜地冲过去握住她的手说道:“殿下,您怎么来了?”

    “当然,我是化作燕云的模样前来找大人的,大人快快请起你我无需多礼。”

    “哦?此话从何说起?”陈英疑问地说道。

    掏出怀里母皇给的那张密函给陈英,细细地说着:“此次前来,不小心当上了这个武林盟主之位,以后发生了被大皇女召见一事她与楚国宰相早有预谋,想将我除之而后快。”

    “但是,你了解我的为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他们要我死,那就怨不得我了所以我将计就计答应了她们的要求,他们想让我去谋个大帅助理的职位训练她的官兵。”顿了顿楸着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