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十三章:争风吃醋
    毕竟一个皇子就这么的跟在自己身边,而且,无名无份的跟着自己到处跑。也是有**份真搞不懂那两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当时居然同意月琉璃跟着自己,不过就是这次的允许,让她发现了他的特殊身份。如果落入他国手中,恐怕后果不堪设想。毕竟这个世界不止我一个现代人。

    只是要加了一个严紫青恐怕这家中啊,更是热闹了鼎夜楼中有内鬼而且夜情,他浑然不知那怎么可能。恐怕他是另有打算。

    思考了一会儿楸了他一眼,好吧,她暂且相信他拉着他的手一路奔跑,并不想要那些人看到他们的存在。趁他们没有看见赶紧走。

    严紫青就这样被她呆呆地拉着走了,从她的手牵着他的那一刻;她手上的温度传来让他不敢抬头看她,这感觉太奇妙了虽然自已是青楼的人,但也是卖艺不卖身如果不是他愿意的人谁也强迫不了。

    在屋子里早已等候的夜情她们,看到自己楼里的人是原本应该呆在楼中的;严紫青当时他知道严紫青被人送去宇文烟身边他早就怀疑了。

    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这么快的就跟了上来看来他的速度很快嘛。当时选择他做头牌,也是因为他的心计很历害。而且并不会这么容易被人欺负。

    夜情挑着儿媚眼说话带刺儿的说着:“哟,这是哪位公子啊!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严紫青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看他的眼睛,似乎是很眼熟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了;只是,他的语句里都充满着讽刺的味道。虽然知道燕云有夫侍可是这个人他有点不喜欢但是也是个强敌。

    只不过这些都是小事儿一桩,他在这儿楼里混了那么久,要是连这点伎俩都对付不了那还怎么出来混儿?

    淡然一笑眼中带着温柔的目光与他说道:“在下是严紫青,以前是鼎业楼青楼头牌,现在是小姐贴身奴婢。”

    哼,都贴身了啊女人果然都爱好色,虽然早就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但是看到她接近这种人。

    还是会觉得不开心。不过正事要紧,能带得他来肯定是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夜情轻蔑地盯着他看了一眼便回到了自已的座位上。

    吞了吞口水,楸着这两人暗里的较量如何劲爆:我的乖乖,我惹的都是些什么人居然脾气各个都这么火爆。

    现在医馆那边已经着落当时,她的目的是想用名气直逼俞神医名气这样一来以后见面也说得过去,不过她现在的目标是想开个酒馆以及衣裳店。

    燕云国必须要再强按照现在的速度还是不行,她得加把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故意跟他们说道:“啊,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刚来都没有给你好好介绍他们。”

    “这位是叶寻公子,这位是沈云,还有一位现在暂时不方便露面所以没有办法介绍给你啦,他们都很好相处的,你也不要一直自称我的奴婢啦”

    “跟他们一样,说是我的朋友就好,你应该也知道我之前开了一个医馆,现在又住在这训练府中,难免行动会比较频繁,如果你觉得劳累的可以跟我说。”一脸疼惜的模样,说道。

    突然发现之前自已取的燕云这个名字居然是死了的“燕云”真是倒霉毕竟她现在又当了江湖的武林盟主所以她想推卸责任都推卸不了了。

    夜情戳了戳她的手臂,这个女人到底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老是六神无主的,朝她大叫一声:“你这是怎么呢?傻了?”

    被夜情的大叫拉回了视线,眼神闪烁的说着:“啊,没什么就是这个名字吧我原本并不想用真名可是有人已经爆出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把我的真名说出来。”

    “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已经死了,其实并不然我就是那个人。虽然在外我声称只是同名同姓可是你要知道信的人并没有多少。”

    “对了,我说怎么听的那么耳熟原来真的是你燕云世女。可是你知道吗?当年至于你们家死地的人可是全城皆知。虽然事情已过去多年。”

    “叫燕云的人也很多,但是我想你应该放不下这仇恨吧。”

    严紫青惋惜地媚眼一脸同情的看着她,当时他还小只知道那家人死的很惨到底怎么死的并不知道,只知道跟薛紫红有关。

    “哼,这么关心别人,你自己也不是一个只顾自己的人吗?”

    夜情,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扮猪吃老虎的人,表面上一套实际暗地里又一套嘲笑的看着他说着就算他是自已人,但是他得装的像一点。

    “不知道我是如何得罪夜公子,为什么听着你的口气有点讨厌我。”装可怜,谁不会装没有人比他装的更像;除了那个人以外。

    “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我最不喜欢你们这种人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你跟她是好朋友,跟我可不是。”愤怒的一挥袖,瞪了宇文烟一眼瞧你带回来的都是些啥。

    被他这么一瞪让她摸不着头脑,谁说女人难搞在她看来男人才是海底针,算了算了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嘛,他们两个的事让他们自已解决。

    扯了扯衣襟,咳嗽了两声说道:“好啦,你们也别狗咬狗了,我们说正事要紧,现在已经恐怕按不住那气势了,我跟大皇女有约我帮她她帮我。可是我并不全然信她。”

    “等会我会出去,训练女兵的事早已安排妥当并不用我经常待在那,由刘完成就好。待会我会出府你们跟着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