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十六章:担忧师傅
    “刚刚卓琴叫人来跟我说,邀请你过去吃饭说有事找你还真被你言中了。”烨华说道。

    宇文烟眼底里都是胜券在握的自信的眼神,没有把握的仗她不会打;这个女人也掌握在她的手掌之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她现在并不能直接挑明身份,卓文月对她是衷心但是他也有事瞒着她,就代表卓家也有事瞒着她。当她的面说出自已的真实身份的话这个是个错误的决定,她再探探。

    “好,我们去看看。走吧。”凤眼中的笑意渐渐消失,变得极其冷淡就让她会会这个卓大人吧。

    宴会摆在卓府花园中倒是稀奇,别人的请客都是正堂她这个卓大人选择后堂,是怕有什么秘密被人知道吗?

    嗯,招待客人倒是不失雅致,这上好的酒是那上好的女儿红吧?包裹得这么严实要是他不来这做客恐怕还尝不到这酒香味了。

    荤菜居多,水果小样,这个星球上的一些词汇跟中国大陆上的古代没什么两样差不多,人早已在花园中等候。就差她来了。

    卓琴听闻脚步声,连忙转头看笑眯眯地跟宇文烟说着:“今天早上的事,我想了很久,说说吧你有什么想法?”

    “跟聪明谈生意是我最喜欢的不用拐弯抹角,你把人都清了下去恐怕早就想好了吧,听到我的名字时,就已经知道我不是个寻常的江湖人士。”

    哼,不要以为她不知道当下她就去查了她的底细混地下的这点伎俩都没有的话,她恐怕没有脸出来见人了这个卓琴有时候比较简单。宇文烟暗想道。

    “咳咳,先坐下吧,你们刚来卓府应该是没有吃多少东西了。几位请坐。”招呼着她们几个,给她们倒酒说道。

    “我说,你们两个也不要拐弯抹角了,妻主你就直接说吧,我还是喜欢办事速度快点磨蹭的话太麻烦了无聊。”夜情别有风度的样子,学着人家正经的公子居然说着正经话说道?

    “好啦,既然你们都想知道我也不跟你打哑谜的游戏了,我就是那个人你想到的,我也知道你暗中调查了我;但是我不怪你。”

    “我们的目的一致就是想要薛紫红死,我是想要报仇至于你的目的我只知道不会对我不利,其他的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会帮我,因为你没有理由不帮我了。”

    “你这小丫头口气倒是挺大的啊,我干了什么你都查得到?确实我们卓府最近想要薛紫红死,但是,杀了她容易可是她死后牵扯出太多的人,我并不想殃及无辜。”

    卓琴她自已没有很久没有像现在那么开心了,就连今天她刚来的时候离开以后,她的正夫都说她从来都没有像今天一样开心这么开心了;难得有这么一个对手。

    “燕云你们一家我不知道为什么皇帝要杀你,但是我觉得皇帝不是出于本意毕竟她是个好天子除了这件事以外,我倒有这种觉得是薛紫红她们在从中捣鬼,栽赃陷害所以你们一家才被杀!”

    “这些我基本都知道,只是以我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的,我想要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既然大家利益相同为何不合作呢?”宇文烟问道。

    “而且,我不怕实话跟你说,右相家的秦俞远公子也是在下的朋友,他的爹爹曾经救过我一命,如今我也是为了帮他才找你的,也算是有些心思了。”

    她并不怕这些都被她知道,因为她混了这么多年的地下党如果这点反侦查能力都没有的话,被她那帮姐妹知道可就要把她笑死了。

    “什么你认识卓昱?他是我的小表姐家的孩子,只不过很久了也没有见面,他不是嫁入右相府了吗?”

    卓琴越来越多这个女子的不简单,居然知道他的存在?她那个表侄子是早些年就嫁给秦素当正房了,他的儿子似乎还是当今大皇女的正夫,怎么会跟这个小妮子扯上关系?

    “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直接了当的说为什么会认识他们眼神历狠地盯着她看说道。

    “唉,唉,你不要紧张啊我跟他没什么关系,我不是跟你说过吗纯属利益关系,我们这些人都是想要他们死,因此我才会……”

    宇文烟表示摆摆手示意让她不要紧张,搞得她好像会怎么对她的那侄子似得;想要对付的可不是她另有其人呐。

    “那你现在的意思是,你想救出俞远他爹和俞远是吗,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不过你说的对只要目的相同就先干了正事。”

    卓琴点点头表示她同意她的看法,自已的秘密她未曾知道她的秘密自然也不会让她知道;这江湖上的交易就是这样。

    “可是你要知道,如果你选择了这条路的话涉及的人可不是指一两个人了,因为你应该也知道当朝太女跟大皇女可是关系不是很好,而且一旦动手你还得把国师救出来,你……”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相信聪明的大人在我来的时候应该就知道我的身份不简单,没有这些护身符我怎么敢贸然行动?”

    “你放心吧,太女殿下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只是这个大皇女目前也不会对我怎么样但是以后的话我自已会小心的。”宇文烟笑着真诚的回答着,识时务者为俊杰,乃聪明人也。

    “想不到你孤身一人居然能有众多好友,为你撑腰看来你以前是个勇士啊?啊哈哈?”调侃的语气,噙着钦佩的笑容和气的跟她开玩笑的说道。

    “来来来,吃饭,大家吃饭我可是不客气了的,你都说我人缘好了,我的秘诀就是从来不跟人客气脸皮薄的人啊,干不了大事的。何况我这个孤身一人的差点死掉的遗孤?”

    她这人爱财也爱美人更是个吃货,对于吃的东西她是从来不拒绝的,相反吃这么多也不会胖让楚情他们羡慕不已。

    “你们江湖人士啊,就是话多依我看还是先喝为痛快。”夜情是个爱喝酒的人,什么好酒还有她家的酒,都被他收藏得妥妥当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