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三十二章:美人如惜
    “也是,可是我觉得她已经知道了,毕竟她从百竹谷中把那个女人给救了出来;她为了什么不用想也知道。”秦素眼神一扫在她边上的宇文卿说道。

    “呵呵,没关系,我还有一张王牌,宇文烟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哪能这么快结束?”肩头一抖,冷笑地说出了残酷的事实。

    因为魅影的身边,她无法再继续装作燕云的模样潜伏在各个官员的身边,但是她还可以继续将计就计;办法不怕旧,就怕你不受,女人的较量她深知是最恐怖的,但是她还是上。

    “轩辕痕出来吧,跟了我一路,你不累吗?”朝着房中的空气中喊道,她早就知道这一路上有人跟着她,但是此人没有恶意也就随了他去。

    梁上的男子心头一紧,哎呀,被发现了真是不好玩,好吧,他也只能下去了。“碰”地一声从梁上的柱子飞下来,抱着他那把剑,站在她的面前。

    “居然被你发现了,真是的,我看你是早就知道我了吧,心机女。”

    “呵呵,痕儿不好好的待在轩辕府在我这里干嘛呢?”并未理会他的话,宇文烟自已说着自已的想法。

    “我要干嘛,你不知道吗?”

    轩辕痕这一路上跟踪她,倒也是尽心尽力,可把他累死了,慢悠悠的坐在凳子上休息般的斜眼望去宇文烟身上。

    “好啊,痕儿要帮我,我自然肯定会好好让你发挥到“最佳”状态的。”特意的把最佳两个字咬的紧。

    “我怎么做,我想你应该知道了了吧?”

    “嗯。”

    轩辕痕走后,宇文烟穿回了许久没有穿过的太女服,这一次回宫没有让楚情他们跟着,他们继续留在那里,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摸着手上那熟悉的纹路,就会让她想到云逸已经去了许久,深呼吸了一把。

    “摆驾,去凤后那里。”

    “诺。”

    对于她这个父君是她出生以来,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她这个人就是谁对她好谁她不好,她都记得一清二楚;何况是生她的人,出去外面有一个月之余,恐怕她那父君也是想她想得紧吧?

    门外照顾凤后的小奴们,看见了熟悉的身影,眼尖的发现了是宇文烟,惊喜地跑过来打开了大门。

    凤后三十三岁的身影,倒也如同那些年轻男子般,身材额罗多姿,很瘦,难道母皇没有喂饱他吗?静悄悄地走过他的身后,那人在慢慢的品茶着茶中的清香,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已送的茶叶。

    “烟儿来了,怎么不跟父君说说话?”

    切,这两个还真是一个德行的,都能知道她的心思,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儿臣,最近在外游学,许久才归,甚是想念父君,所以来看看父君。”

    孩子面对于父母始终都是只有撒娇的份,在见到父君的那一刻,那些委屈与愤怒都会消失而去,留下的只是那一股清流。

    “就你会贫嘴,这皇宫啊人是好,也有坏人,我的两个孩子啊,真希望不是皇族的人这样就不用受皇族的约束了。”

    宇文烟她怎么听都是话里有话,虽然说她的那个好哥哥她没有怎么接触过,但是,起码小时候她是跟喜欢粘着他的。只要父君不在就会找哥哥玩,不过也是很好奇,自已都娶夫了,哥哥怎么还没有嫁人?

    “说来也是了,哥哥为什么至今还没有嫁人?我都已经娶夫,这恐怕不合礼数吧!”

    “你,真想知道?”

    燕云国的夏天,空中划来了一阵冷风,倒是成了一个靓丽的风景线。

    “嗯,哥哥以前对我挺好的,我记得不是有个摄政王一直在追哥哥的放心吗”

    “这件事啊,你可以到时候自已去问他。不过我想讲的是你的事。”

    上官凌作为六宫之首,又是上官家的人,他对于自已的这个女儿很是不放心;就她这样大大咧咧的模样,迟早就会被人害了去!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外面经历过什么,但是,在家里我是你的父君,就有义务”

    “虽然说,你不在乎正夫之位是谁,他们也不在乎,但是这礼数始终不能乱,我已经帮你决定了人选。”

    宇文烟她心里是拒绝的,是欲哭无泪的。但是这是没用的就算她一直耍无赖不提,所有人都不提,如果等到她家那个云逸出场她还有办法吗?答案没有。

    “唉,好吧,那是谁?”

    “月氏国,月皇子月琉璃。”

    父君的一字一句最终从他的嘴里说出,这个答案倒是蛮惊讶的,她曾经以为会是上官梓墨,也曾经以为是慕容云逸。没想到是他。

    “你,我没有想到会是他,既然父君已经想仔细了,那我也也没什么意见,但是这事也强求不来,毕竟他是否喜欢我我未曾知道。”

    “嗯。”

    “那儿臣告退,还有事要忙,下次再陪父君了。”

    离开了父君那里以后,就直奔自已哥哥那里,因为她就是觉得似乎他那里有秘密要告诉她,如果不去是她的遗憾,会后悔终身的感觉。

    永惜殿

    身为他的妹妹,如果三更半夜去看望自然是不合礼数,不过这个哥哥没有从来没有见过他有别的女人接近过他。

    让她觉得很奇怪就连一直在追他的的摄政王他都不放在眼里。倒是对她这个妹妹很上心,这很多个皇妹似乎只对自已很好,如果不是她亲自看见他是自已的哥哥的话,恐怕她都会认为她就是哥哥喜欢的人了。

    “嘘,别出声,让我看看我的好哥哥在干嘛。”阻止了小奴们的通报,自已则是手脚的进了这永惜殿。

    “你这调皮的凉儿,说了多少次了,这么猛烈的太阳,我不怕冷。”

    在言语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哥哥是一个很温柔的男子,不管是对于小奴还是那些皇妹都是温柔细腻的,让人觉得很舒服。

    “原来哥哥一直不听话啊,明知道自已与女子不一样还不乖乖的泡泡脚?嗯?”笑眯眯地从背后慢慢的走去他的身边,脸上的宠溺都自然的流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