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一章:胆子挺大的嘛!
    对于她而言美男的都是一样的,带着温柔宠溺的方式去看待但是在一些羞涩的人眼里可能就会觉得有些暧昧吧?可是她觉得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佛曰,唯有男子难养耶,我看不像啊还行吧。”捂着嘴偷笑地看着被自已说的话给气炸了的严紫青说道。

    “你这家伙能不能好好说话!”男子的面子向来都是脸皮薄的,这个女人还三番四次调戏于他!真是气死他了!

    “你是二皇子,你大哥叫冷凌云是吧?!”

    宇文烟其实已经算到时间不多了,她必须要尽快找到开启两剑的方法,不然到时候如果被有心之人先找到那将会大事不妙!所以,她才丢下刚刚新官上任的临祈县刺史一职。

    “什么,你,你怎么知道的?”严紫青震惊地瞪着桃花般的大眼,不可置信地说道。

    “你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的是吗?其实我也很不确定,但是你的出身让我起了疑心。严,这个姓很少有人有,大多数都是皇家贵族的子女才有!你的之前的一些话和动作,这才让我真正起了疑心。”

    “不过现在这些也不算是问题了,因为在我的观察里;我们两个人的目标是一样的。既然目标一样,为何不合作呢?你说呢?”算计的笑容在她的脸蛋上勾勒起来,眼中的自信心足以证明已胜券在握。

    “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为什么这么容易猜测别人的心思!你太可怕了!不错,我确实是跟你的想法是一样的,而我也是在观察你;看你是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看来现在与我所想的完全一致。”

    之前的柔弱性格和妩媚之心,都在被面前这个女人给戳穿了以后打破了常规,那么他也不在演戏了。直接跟她开门见山。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他跟她都是一样,精明细算的人如果没有好处怎么可能会帮别人这种人,他最懂了。

    “这个嘛,是个秘密你只需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是了。哦,对了现在我就要动身前去严平国,这里的一切我早已打点好。你的事情必须到严平国才能解决。”

    “罢了,你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有好好的临祈县刺史大人不做,偏偏到处去流离颠簸,我也不好说你什么了。”对于燕云这个女人的性子他算是认清了,一直都是这样的性格。或许她会是跟宇文烟成为对手的人。

    “当然,陆之远那我已经留了一封信给她了,她看到信以后会明白我所要做的。现在趁天还是白的你跟我马上动身去严平!”

    严紫青不情不愿地一边被她拉着,一边上了马车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似乎被她坑了?这才来几天就说要回去了?唉。

    严平国其实离临祈县也不远,所以这个县城也算是一个地理位置极好的地方;许多官员都想在这里任职。但是严平国的原刺史大人一直尽忠职守地守在这里,这也让这临祈县没有变成民不聊生。

    但,也因为这样临祈县也成为了许多商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要么得到,要么毁灭因为皇帝的镇店之宝在这里压着。所以,并没有人敢随意动摇。

    因此到达严平国的路线也十分的近,所以骑了一会快马,加上这时间跟地球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它有延迟性,所以现在还是太阳猛烈的时候。

    “吁!”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才来到了这五岳国,严平国到百姓们跟楚国还有燕云国的不一样。不管男女老少都相对而言比较高;所以之前游园会那日冷凌云他出现以后让她有种错觉,想不到这个时空还有这样的男子。还真是少见呐。

    发现了似乎身边的严紫青有些不对劲,怎么身体在颤抖着?不过这里是他的国家可能是因为触景生情吧。一个男子离开了国家这么久以后,可能会有些想念吧!

    “想家了?”

    严紫青把自已眼中的眼泪擦了擦,一脸傲娇的说道:“才不是呢,我只是有点心酸罢了。”

    “你家在哪?”自从跟他坦白了自已早已知道他的身份以后,对于他的态度也不像从前那么不友善了。

    “你真是可怕,这样也能知道我的身份或许我跟着你去做我的事是对的,但是,等会去的时候可不要乱说话。毕竟,你知道你现在的身份也很尴尬。你不是本国人士。”

    “当然,我自已的问题,我自已当然知道,那就还请严皇子带路了?”

    在他们面前的是五岳城,是属于严平国的皇都,五岳城的地理位置跟临祈县差不多。但是五岳城是天子在的地方,显得威严庄重,这前面还做了一个城隍庙供着皇家严平国祖先神像,历代皇帝的神像都会在这里供着,如果一个皇帝死了以后,则是会马上叫人建一个庙宇。

    “就你会贫嘴。”

    拐弯抹角地终于来到了这天子脚下的皇宫,还别说每个国家的皇宫都不一样,很特别。严平国的东西都是比较复古的,所以就连皇宫都才真正像古代时候的模样。

    但是皇宫戒备森严一般的百姓进宫都不会这么容易,所以到了大门内就给拦了下来。侍卫气势汹汹地对着他们两个问道。

    “来者何人?此处不是能随便进的地方!”

    严紫青在皇宫内也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受宠的皇子,虽然说自已因为一些事情而私自出宫也懂得了一些人情世故!但是,面对于自已家的侍卫和奴才还敢这么大声的对他说话?真是气死他了!真的是!

    “我是严紫青,二皇子,怎么还要拦着我吗?!”

    侍卫们面面相觑随后哈哈大笑,似乎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那是自然严平国的两位皇子怎么可能会长成他这个样子。普普通通的,还有点像青楼男子的意思!

    丢下了轻蔑地嘲讽:“呵,就你还是陛下的儿子?那我岂不是也可以成为我们陛下的孩子了?你这冒犯之人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别在这里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