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十五章:夜里,贿赂!
    陆之远虽然知道自已的娘亲只是一个小小的户部尚书郎,并不是什么大官加上这个女人就算不混朝廷就冲着她的那个威震天下的武林盟主,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真的只是为了报家族大仇吗!

    不,肯定不是江湖武林如今虽然以朝廷可能归管,但是实权还是在燕云她的手上,她手下的人哪个不是武功高手;就连朝廷也要让她三分!

    “你不用想那么多,你只需要我不会害你就是了,我想要做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些事情。至于真正什么时候能告诉你到时候太女登基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淡淡地瞥了一眼,神色不安的陆之远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东西为了让她安心该做的准备还是要有的。今早女皇的话一放出想必今晚便会热闹非凡。

    不妨留下来看这一出好戏,如今燕云这个身份已经不受秦素宇文卿的控制,她们那边还不乱了阵脚才怪呢?!

    “走吧,你的哥哥可是待在我那边许久了,都没有去见见他,你也不怕他害怕?”她是以为陆之远喜欢自家哥哥的,但是自从发现了似乎有别的心上人以外就放弃那种想法了。

    “啊,是啊,我先回去看看哥哥你的夫郎他们应该也急了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对于像朋友那样的对待在这个只看钱的世界里,还有多少个会这样的?她是不知道了但是燕云这个女人她真心想要交的朋友。许是不知今日自已的想法,会让以后得她想到自已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正确。

    上帝视角卿王府

    “该死的,怎么这么久还没有来搞什么?这两个家伙!”着急的在大堂中走走停停生怕那两个家伙忘记了,今天的目的而焦虑着。

    “怎么样,来了吗?”瞧见了是管家回来了,一把抓着她的手激动的问着那两个老女人有没有到。

    “卿王,到了。”

    “哎呀,姐妹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等急了,刚才被那个女皇缠得我可是走不开的,所以这回才过来,真是的。你是不知道啊,可把我捏了一把汗,这话里有话的。”

    卿王府自从变成了三家人的秘密接头地点以后,皇女之间的较量都是很正常的,所以宇文卿她也是怕宇文烟这里弄了她的人在这里。就一次性的换了所有的下人。

    “你说吧,这事怎么解决,看那个女人我们是留不住了,要么杀了她?”

    薛紫红因为是外来者自然是不可能跟着,皇女一起上早朝的他国丞相出现在这算什么?这不是在打自已的脸吗?

    “你是不是蠢,在燕云城杀了她?皇帝会查不到我的头上?到时候不用说你们都难逃一劫!好好用脑子想想!”她真的是气的不行怎么一下子如此聪明的两个女人,居然也会想出这种愚蠢的办法,真的是。

    “行了,她那种说法确实过激了,不如这样吧,我暗夜里去试探试探陆之远那个女人是什么口气;如果说有动摇的话还好说,要是不行的话我们另想办法,怎么样?”

    “这也行,今晚你去安排吧,我不方便露面你们知道的,那今天的这件事就麻烦两位姐姐帮忙了!”

    陆之远因为把自已的哥哥带了过来,所以也就变成了还需要照顾她的哥哥,毕竟这临祈县里还有许靖那个女人在这里,她怎么可能会放过害她哥哥变成这样的女人?

    “哥哥,你没什么事了吧?最近我们一直在忙,也没有顾及到你,娘亲虽然说不同意你出来跟着我们颠簸。但是我觉得应该让你出来散散心,见见世面也好。”

    瞧着自家哥哥因为之前的事情伤了神,到现在都未完全好心里也是着急,小奴们就说他一直一个人默默的绣着花,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时而凄凉;时而悲喜的模样总之神态很是不好。

    “远儿,你这是想太多了哥哥没什么事,不用担心倒是担心你啊,你跟燕云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密切了。你认为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啊?”

    说起这事的时候倒还是想一个小家碧玉型的美人一样,还知道羞涩的不敢看着自已的妹妹,假装淡淡的瞥了一眼妹妹惊讶的脸。

    “嗯?哥哥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该不会是对我们燕妹妹感兴趣吧?哈哈哈。”

    知道自已哥哥脸皮薄,但是就是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其实他俩挺合适的,虽然说女人在这种年代三妻四妾很正常;毕竟男的多女少嘛。

    “好啦,不跟你开完笑了,我觉得她还不错对于朋友或许是别人的都是个公平的状态,唯一不好的一点估计就是冷漠吧,冰冷冷的感觉,但是却又很想靠近。”

    “照我说啊,如果说她用来做妻主的话,也不是说不好,我觉得挺不错的我家哥哥啊!这么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燕云妹妹她如果不动心那就是假的咯。”

    “说什么呢,讨厌,我也只是问问!”推了一把这个还在取笑他的妹妹,虽然说自已有点对这个女人挺感兴趣的,但是自已毕竟是男子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好啦,我也不打扰你休息了,自已多多注意自已的身体我先回去了。”笑眯眯地回应着自已哥哥那般娇羞的模样,果然哥哥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哄。

    夜里风云乍起,也是一个很好的杀人之夜;孩子的哭声时而响起又停下,这足以证明燕云城白天的热闹非凡。但是,明明是休息的时间倒是有那么一些人,喜欢出来探究一番。

    “陆副刺史,别来无恙啊?怎么这么晚就要休息了!”

    秦素一个人深探陆府,虽然说两人已经加官进爵但是都不习惯住在别人家。还是自已家得好,所以特地向皇上请求了。

    而陆之远为了避免别人的嚼舌根,她还是最近都待在刺史府,只是最近有事需要回陆府拿东西并没有告诉他们而已。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陆府?嗯?这不是秦右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