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十七章:月琉璃的出现(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威胁你?不见得吧?这堂堂国师大人尽然是紫门尊主,不是说自已从来都不会踏入武林一步的吗?”

    掸了掸因为卓文月突然出现被他的风弄到的灰尘在锦袍上,把它们弄开,不急不躁地笑吟吟地看着淡定自若的卓文月想道,这个男子不是那么好对付不能对他来硬的,自能对他来软的。

    “有意思,秦大人既然知道我是国师就算是你把我的身份告诉了女皇,也是于事无补你认为如果没有她的指令我能出得来吗?”好看的眉毛早已把早上心情给抹去,换来的是冷淡的语气因为他已经背好了面对秦素的台词。

    “你的意思是,今天你来这里就是女皇让你来的?”

    秦素心里越来越有种不好的感觉了,这明明燕云就跟太女走的近;如今太女又是女皇如今最得意的皇女,这样一说的话岂不是在警告她?!

    “秦大人这句话,就有点过了我可是没有说过陛下是否有过通知啊,但是却是是没有她我怎么可能会出得来呢?”

    “好了,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或许他日你我相见就在太女登基之时吧。”卓文月微微一笑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则是骑上了快马离去。

    “该死的,这个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如今陆之远又不受她的邀请,既然软的不行,难道要来硬的?还是说直接用那个计划?”

    “哼,算你们狠,下次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怎么不去陪你那个美人来我这里找我干什么还是说,那个美人你搞不定啊?”

    夜情不管是在哪里都好,都是一副妖孽的模样穿着一身倒是很像青楼男子的衣服的装束,却是因为本人的武功高强没人敢说他。

    “你这个家伙给我穿多点衣服,每次穿这么性感干什么啦!”把自已在桌子上的外套给他披上,这个家伙就是个不省事的主。

    “哼,这么有心思管我,怎么不用管你家那个了?”

    虽然他对于宇文烟娶多少个男人没有关系,但是,娶的是外人始终是心里有疙瘩;关键是最近他查到原来这严紫青就是自已身边的顶级头牌。亏自已对他这么好,倒是居然给他骗了。这可是让他这个堂堂的魔教教主的脸往哪里隔?

    “咦,我的鼻子怎么闻到了一股似乎是酸酸的臭味啊?这是什么呢?”

    好笑的居然第一次看到夜情被气炸的脸蛋,能调侃到夜情这个精明的家伙可真是不容易。

    “你居然敢笑我!不过,无所谓你笑就笑吧,还有谁吃你的醋啊!我才不吃呢,我最多喝甜醋!”

    “好了,别贫嘴了我有正事要问你,你跟我的皇祖母到底怎么回事?别给我弄瞎掰的,我不吃这一套。这可不是搭档的所为。”

    “你真的要知道?知道以后可就不止是只知道这么点东西了的,以后可就是要与我一起一条船上的人了。”

    夜情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地说着一件事,他狐妖的身份不是什么可以值得隐藏的东西,但是这关键是他怕一旦暴露会引来其他妖怪对宇文烟的纠缠不清。

    在妖界他是称之为神妖的存在,修炼在千年以上,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百兽中王吧,但是宇文烟的身份不能暴露其他国家肯定也会有妖至于是谁在哪拿以后会知道的。

    “喂,你想什么呢?这么久怎么难道不同意吗?”戳了戳这个发呆的夜情,在搞什么东东。

    “呵呵,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迟早是要知道的,既然你都不怕了,我这算什么?”

    “你的皇祖母不是人类,这个你应该猜到了吧,她所谓的什么抹去人类的记忆这种武功都是她瞎掰的;真的是做法是她使用了法术把人的记忆给封锁了起来。至于能封锁几年没人知道,只有她自已能知道。”

    夜情从来没有在任何人讲过自已的事情,第一次在这个女人身上倾诉,或许是活久了;又或许是受到这里男子的影响觉得她或许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女人吗?

    “这个我多多少少猜到了一点,但是不确定她是哪一个类别的女人。”

    “嗯,我也不是人类,这个你应该也清楚云逸那个家伙既然敢把我介绍给你,就说明他肯定我的生活,但是他却没有说一定要告诉你我的身份,不过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你的皇祖母宇文靖瑶是一个神仙,虽然我不知道仙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但是我知道的是宇文靖瑶或许真的要成为一个长生不老的人了,而且还永远不能回仙界。”

    当初她非要跟自已成亲,虽然曾经也警告过她如果一旦成亲完了以后;就再也回不了仙界了,只能他一起生活她还是要如此,但是为什么到了宇文烟这里他感受到了一种跟他一样的感情,跟宇文靖瑶是不一样的,所以他才想一探究竟。

    “然而,我在某一年因为一些三观不正的东西我最终和她离开了,也许你会嘲笑我了,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要放弃。对于一个不再爱的女人,你认为跟她继续纠缠下去有意思吗?”

    “而后她一直未娶,我也没有嫁但这不是为了互相的爱情,而是为了自已的爱情。那个女人一生也就这么几个男人倒是也像你似得,不过起码她比你强一点了。”

    夜情把一个女人说的如此的淡淡平云,倒是也是神乎其神啊。不过不是这样的他也不是这样的他了不是吗?

    “你的前身你自已不是也已经知道了吗?但是想要找回过去的记忆可不是一件难事,这个忙我们是帮不了你的。”

    “嗯,我知道你的苦衷,我曾经也有这种感触啊,既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

    “最终的那个重要点恐怕你还没有说出来吧?嗯?”她比他高出一个头,而且虽然他是魔教教主,但是并不影响她壁咚他的机会,因为她很给观众面子似得,把他按在了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