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十八章:月琉璃的出现(下)
    男子的力量就算是武功在高强也厉害不过女人,何况还是一个采草大盗的女人?不正确的说应该是只采处男的一个女人。夜情怎么够她大力?

    此时的他还是穿着如此单薄,加上似乎又是无意中说了那些情话一样的东西,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自已作死?

    但是夜情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男子,你硬是要对付他恐怕还不行,如果逆道而行反而可能还会有点效果,所以宇文烟早就是了解他的脾性了。

    对于调戏美男本身就是一大高手,何况自已还是混调教师的前世专门给达官贵人做调教,像夜情这种极品的存在确实是少见能与他混到如此程度,也算是功力的发挥了吧。

    故意的靠在他身上反正这个房间里也没有其他人她做什么事情,别人也不会知道,何况两人的身份在外人眼里本身就是夫妻的关系这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轻轻地把手放在他的身上之上,虽然他爱穿红衣但是并不影响她的发挥,一个定力足的女人是不会做禽兽的事情的。何况她还想要好好玩玩呢。

    却是没有全部散落紧紧的握住他的手也不怕他一掌把自已给打飞了,因为她知道他自已舍不得。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这么撩着人家。

    “你,你这个家伙,居然敢你也不怕我把你一掌给拍飞了?是谁给你这么的大胆怎么在云逸面前没有见你这样啊?”夜情简直是要被她这个色胚子给气死了,居然敢在他身上乱摸当他是什么了?

    “说正事呢,如果不说我就继续这样,反正在你们眼里我不就是已经是这样的人了吗?我也不介意再做一次坏人嘛。哈哈。”

    “你!好啦,说嘛,我是特意接近你的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得这么快,居然被你发现了,也是很吃惊,不过知道了就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你不就是只对我动动手脚也不会怎么样。”

    被一个男人说成这样就是明显的再挑衅了,这要是换做另一个女人恐怕是大跳如雷了!但是遇到的是这个多变的李烟儿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受到约束和接受他的讽刺?

    “我会不会怎么样,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或许你可以试试。”

    “你别闹!听我说,自从慕容云逸那个家伙找过我以后我整个人就心神不定了,难道那几年都是在白白浪费了吗?他跟我说宇文靖瑶不是我要找的人,或许你才是我要找的人。”

    “而且,我不是神仙,但是我想成为神仙一直努力很久也没有杀生,百兽中王也不能随便乱来,就算是凡人做了过分的事情,也应该由你们凡人去处理。”

    这下她可算是听明白了,我的乖乖原来宇文卿那个家伙府里藏了有妖啊,怪不得就算是楚天儿消失这么久了一点也不心疼我看就是妖孽在作怪。

    虽然宇文卿的智商比不过自已的智商,但是如果她背后有人帮她出谋划策的话就不一样了,这就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了。

    “唉,照你这么说的话,恐怕你就是已经知道了月琉璃的真实身份了吧?”

    像是一个鄙视无知的凡人一样,看着宇文烟这堂堂太女居然也有犯傻的时候,堂堂一届真龙出现在凡间,怎么可能会不引起轰动?何况是自已嗅觉如此敏感的?

    “这是当然的了,你也是傻,人家是堂堂一条龙族的人,怎么可能别人会感觉不到只是他自已把龙的气息给隐藏了起来,但是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

    “不过也是看不出来啊,就你这个大色女居然也能得到月琉璃的青睐,不说他是神仙的身份;就他那个皇子的身份也足以让别人吃惊了,真是不知道他长了什么眼了。”

    宇文烟自动无视了夜情的鄙视动作,因为她知道向来他都是这样的也就只说自已的了。

    “切,就你这个家伙的,还居然能关心别人的事情?本小姐的美貌双全就算是他国皇子看到我了也会自动倒贴的,何况琉璃我跟他只是好友关系!虽然对他感觉还不错但是我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女人。”

    “好了,今夜也很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先休息我回我自已屋里了,注意以后不要乱了分寸不然你我的大计就要毁在自已手里了。”

    “嗯,那……你就走吧。”

    夜情他闷闷的把人给赶走了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她没有对自已做任何事情感到有点失落吧?唉,突然好讨厌自已是始终是一个男子的身份。

    宇文烟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已房中没有去别人那里,也没有去严紫青那里如果说严紫青是一个爱慕虚荣的男子,就不会跟着她了。

    之前就已经说过想要重振燕家,而陛下虽然特意说可以随意走动,但是为了表现一方父母官的关心民情,她不得不在刺史府住那么一段时间。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想要解开自己的衣服先洗一洗澡,去去身上的污渍出去外面这么久她很是不习惯,黏糊糊的在身上。

    一个人影突然在窗外走过,本身就警觉的她立马拿出手里的匕首!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谁?立马给我出来在我的地盘里,还敢撒野!”

    “那如果是我呢?你还想要动手吗?”

    突然房间里的灯光被点亮,因为这边算是东宫离严紫青,那边不是很远也不是很近所以发生的事,一般都看不见。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以后,基本上放松了警惕收起手中的匕首,慢慢的转过头来就看到月琉璃直直地站在她的面前,还笑盈盈地问着她。

    “你怎么来了?皇宫里你是怎么出来的?你要是知道一国皇子逃离皇宫可是大罪!”

    “哈哈哈!这个问题你就不用担心了,嗯,皇子想要出来的时候你还怕我出不来吗?这是当然是经过皇帝的旨意了。”

    “我本来好心带了你喜欢吃的东西出来,但是没有想到某人却在这里谈情说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