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二十章:清官难断家务事
    “那你这是想好了?我们可是没有逼你的意思是自已找我们的,这一点我可是要跟你先说好的。”

    看着这个似乎很有来头的男子,倒是不像普通人家的儿子,反而更像朝廷官员的儿子。据她的了解这里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虽然说没有什么距离,但是,因为是女尊男卑的世界;多多少少也会有些不太喜欢男子的人家。

    这个男子居然有这么大权利能直接收购店铺?看着时间也不早正好可以看看他们在搞什么反正也不急着回去。

    “是,是这点我们当然知道秦公子,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怎样都可以,我要求也不多给我们能养老的钱就好了。”

    玉儿被气的要死这两个人明明就是仗着公子的身份,以为可以欺负公子!还养老的钱!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就算公子不说什么他也必须出头!

    “你这个家伙,真的是给脸不要脸,明明公子已经这么好人了你还这么说!就一个店铺而已怎么可能会给够你养老的钱?!”

    无奈地把在火头上的玉儿给拉了回来,毕竟再怎么样也不能打架,不过他说的也不是全对的这个药材铺或许还真的是值这个价钱,主要是看中它这个位置。

    “唉,玉儿不得无礼!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有话就好好说嘛。”

    “公子,我说的可是实话你既然有心想要收买这个店铺的话,我告诉你价格也是应该的;这个店的价格就是我刚刚说的价格如果公子能接受的话我们就成交,如果不能那公子只有对不住了。”

    紧紧地贴在墙壁上,听着这几个人的谈话她其实什么都没有怎么听到,关键性她听到了一个字!秦?!难道是秦素的儿子?不然谁有这个胆敢公然收购店铺。

    有这种能力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人,所以,才敢如此的断定是否就是秦素的儿子,但是秦素不是只有一个儿子的嘛?这是怎么回事?

    “好了,事情处理完了再说别的,先交易吧,玉儿东西拿过来。”

    秦素确实只有一个儿子,但是这个儿子是个私生子跟别的男子生的,但是这个男子是一个不能上台面的男子秦家怎么可能给他出现在秦府?

    “嗯,点过了没有问题,钱是对了秦公子还是老地方吗?”

    这个药材铺地理位置活跃是一个好地方,所以秦然才打算把这里买下来的,之前也打听过离刺史府倒是挺近的,就一口气买了下来。

    他为的不是别的为的就是想要看看这个新来的临祈县刺史大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居然能有这个胆识。

    “你把茶端上了,等会我啊姐就要来了。”

    每次与啊姐会面都是在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是比较繁荣的地段,也比较适合在这里见面比较好离开!

    “是。”

    等那个男子离开了以后,宇文烟就觉得很奇怪了为什么这个男子收完店铺以后却是不准备别的东西,反而是上楼了??这是在等人吗?

    算了,过阵时间再看看他们搞什么,如今这刚好新婚不久,来到这个临祈县怎么也得意思意思,或许这里的人会给自已一个惊喜呢?

    抄了个近路回家,找到了严紫青的所在处,发现这个傻瓜居然还在睡觉,捏了捏他的鼻子想要逗弄一下他。

    “谁啊,烦不烦哦?真是的。”

    “傻瓜,该起来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起来。”

    “好啦,早就知道是你了,等会,你。你先出去!”

    严紫青他虽然说是已经是她的夫郎了,但是他自已本身还是一个男子的模样,怎么样也还是不习惯这样的方式。

    “嗯!怎么了?在为妻面前你还不习惯吗?你什么地方没有被我看过?还是宝贝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知道他是害羞但是就是想要逗逗他,因为她知道这样他就能开心点了。

    “今天我带你们去逛逛外面怎么样?这天天跟着我们转悠的也没有好好的停下来看看这美丽的风景不是吗?”

    搂着他的腰间,下巴贴在他的背上,一股温柔的语气从她的嘴里传出;就连她都觉得语气很温柔了对于他那种男子怎么可能会不情不自禁?

    “你!哼,就你会撩人夜哥哥也是这样被你撩到的吧!跟你说好了我跟夜哥哥两个人可是商量好了的,不许你到处沾花惹草!调戏良家公子!”

    “咳咳,什么?你什么时候跑去跟夜情说了我怎么不知道?还有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嗯?”她差点没有被自已的口水给呛死,什么鬼虽然说自已已经经历过了一次活宝对对碰了,但是……

    “这个……我才不告诉你呢,这是我们男子之间的秘密,你已经够夫郎了难道你还想吗!哼,要这么多你也不怕累死。”

    严紫青他自已不是妒夫他自已是知道的,但是他看到自已的妻主有这么多别人一起分享就是不爽。那些没有关系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再次靠近跟他们一起分享她了?

    知道这个问题严肃过头了,也是自已理亏就赶紧阻止这个问题吧,心虚的不敢看着他的眼睛:“走吧走吧,我跟你一起去外面逛逛。”

    两人已经换好衣服的时间,外面已经是热闹非凡了,按照原有的计划其实是想在外面整个府邸,然后把暗影分部搬过来这样可以一举两得了。

    “你这个败家的,天天就知道乱买东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一个穿着明显就是干工匠的女人,看到自已的男人一抽二拿的拿着刚买的东西回家,刚到家门口却被拦了下来。一时惊慌差点也不知道去反抗等着巴掌落在脸上。

    等了许久却是没有发现巴掌落在自已的脸上,轻轻地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已妻主的手被一个女人给抓住了则是躲在了她的身后。

    “你是谁,我家的事关你啥事,我教训我的夫郎关你屁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