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二十四章:秦家私生子?!
    宇文烟上下打量的看了一眼秦然,这个家伙果然是刚刚在药材铺看到的男子,没有想到居然跟萧城主有关系?真是看不出来?明明就似乎听见那个老板叫他秦然,现在居然变成了萧燃?看来还真是大有来头呢?

    “萧城主这是你儿子?真看不出来啊,你家儿子长的挺好看的,嗯,你好,我叫燕云。”

    这要是在老一辈的人眼里恐怕就是以为自已对他有意思了,但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她还是避嫌得好。

    “承蒙大人看中,那在下就告退了。”潜意识里他知道这种女人,还是少靠近得好不然吃亏的是他自已。

    “等等,男子家家的在外面还是少走夜路,安全些。”

    这个秦然还真是个厉害的角色,恐怕如果不是她这种经常游荡在男子周围的女人恐怕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吧?他比严紫青还要难对付!看来夜里要会一会他了!

    “真是让刺史大人见笑了,我们燃儿就是这个样子,他比较喜欢自由自在的不受约束,因为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们也就由着他去了。”

    对于这个宝贝儿子虽然是帮别人养的,但是她还是挺尽心尽力的毕竟谁让自已的儿子死的早呢,又舍不得让夫郎再生过了,索性就是接过这个活吧。

    抬头一看燕云的态度,似乎是对自已的儿子挺感兴趣的,但是她身边的那个男子应该是严平国的二皇子吧?随便纳妾这让他国皇帝知道了,还得了?她应该不会蠢到干这种事吧?

    “哦?这样啊,那行啊,今天的事就先到这里,我还会再来的毕竟作为城主应该要我们两者互相合作才是啊,这才是根本啊?嗯?”

    话说到相信再蠢的女人,也应该明白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如果还不明白那就是证明她并不合适做这里的主人了。

    “是,是啊,您说得对,下次我请你吃我们这里上好的酒菜。”

    跟萧凤栖告别完以后,相信萧凤栖他们肯定会有所动作的,因为她们今夜就是住在这她们不可能不会行动,就让她看看是她的,还是她们的手速快了。

    “喂,那啥你怎么好像对那个萧公子很感兴趣啊?”明明是自已的妻主,却是今天一直注意别的男子,就算是铁的也会生气吧。

    “嗯?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酸味呢?谁放醋了?”

    她早就知道了严紫青这一路上的不对劲了,不是没有感受到只是想知道他能忍多久?不爆发?一直以为他可能是为了利益跟她成亲的,就算是不跟她成亲;也要跟别的女人,还不如跟一个自已熟悉的。

    “你才吃醋呢?!你全家都是吃醋的!哼,跟你说正事呢,你对他很感兴趣吗?我告诉你哦,你可不能随便纳妾,我,我不同意。”

    鼓起腮帮子手里拿着的东西,都因为被她**着拿着紧了紧,生怕等会自已的洪荒之力爆出等会某人又可能会说自已,不懂事了。

    “好了,你不是知道我的吗?我这种身份的存在怎么敢随便纳妾,你们啊,恐怕就会拿着个扫把到处追着我跑了吧!”

    话倒是真的,她夜情又打不过武功没有他高强,然后月琉璃又是神仙她也干不过,就拿普通的楚情她也不舍得了啊?唉,还真是要命啊,娶的各个夫郎都是不能动的!

    “哼,算识相,昨天夜哥哥可是跟我说过了的,说一定要好好的看好你,不让你到处沾花惹草,以为更多的男子被你害了!”

    双手叉腰地瞪着宇文烟这个还在嬉皮笑脸的女人,虽然现在是在外面但是他一点也不介意他来教训她,堂堂皇子;还没有教训的权利吗?开玩笑!

    “好,好,好,都听你们的,以后家就给你们管好不好?我啊,负责做事不看美人哈。不过,今夜我可能有事不能陪你一起了,送你到家门口等会你自已回去,宝贝。”

    “你要去哪里?不是说跟我一起回家的吗?我又跟那个陆之远不熟,那我去哪里啊?”

    严紫青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觉得她会离开的话,很不自然难道是因为已经是夫妻的关系,始终都是要看清楚人在哪里才习惯的吗?

    “没事的,我的宝贝武功这么高强还有谁能耐得了你的何啊?我尽量早点回来办点事这种事比较危险你就不要跟来了。”

    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把把他拦过在怀里一会以后看到已经是家门口了,就让他先进去了。

    “呵,真是有趣,我倒是很想见见这位公子?”

    夜黑风高,或许是一个很适合的杀人夜,但是也是一个让人觉得可怕的夜晚就有这么一群人,晚上不睡觉专门行动,勘察现场~

    “谁?”

    已经让姐姐她们回去的秦然,这时候才有时间自已一个人把脸给洗漱一下,因为他也是一个爱干净的男子,在他的认知里只有漂亮的男子或许才能得女人的喜欢何况是那些有优秀的女人呢?

    但是这突然闯进来的女人是怎么回事,自已这还是在刚刚穿上衣服的时候啊?要是被人知道他被别人看过了那还得了?!

    “怎么,萧公子不记得在下了吗?哦,又或者说是秦公子?”

    较有兴趣地看着一个被惊着了的小猫,正在想着办法把自已的毛给顺好的模样;慢慢的靠在墙上等着他的回答。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记得我好像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紧紧地抓着自已的衣襟,虽然她是武林盟主但是谁知道她会不会对自已起色心?

    “呵呵,放心我对你没有兴趣,我只是想跟你了解一些事情,只不过你愿不愿意说的话,好像就是由不得你了~”

    男子的闺房就是比较好看一些,也好闻一些特别是像秦然这种大家闺秀,更是不用说了,所以她选择坐在他的床上跟他谈事情,如果有人发现的话,她直接进被窝里就好了,不过量他也没有这个胆做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