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潇洒如烟 > 第二十五章:秦家女儿的较量(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或许你想说什么?有话就快说!”

    对于这个女人突然的出现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也没惊讶多少毕竟他是一个见惯大场面的人,怎么可能会为这些事情慌张?

    “呵呵,这么紧张干什么?过来说话坐着不要站着啊,这样显得我很尴尬啊!”她才不顾秦然愿不愿意,总之就是做了恶霸一回了,直接把秦然拉过来让他老实的坐在她的身边。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真是的。”秦然等着这个女人他也是无奈,毕竟始终是一个男子也不能对她怎么样!

    “好啦,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像是那样的人嘛?我只是想说跟你聊聊天而已,毕竟秦家居然还有个小公子这也是奇事一桩啊?”

    秦然眼神乱飘着他也不知道该望去哪里,但是似乎是很平静了一样直接大声地吼着她说道:“我可没有那样的哥哥!”

    宇文烟捂着那个被他的咆哮给弄的震耳欲聋的耳朵,小小地缩在了离他远一点的位置里,打开一个眼睛瞅着他说道:“你这么大声干嘛!可把我吓坏了,真是的,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以为你喜欢我呢。”

    “你!你身为堂堂刺史大人,夜闯男子闺房难道你自已不知道罪证的吗?!”

    “呵呵,你的说法未免太过牵强了,正如你所说,我是一个刺史,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些而让自已犯错误呢?而且你没有那个胆子做这种事。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

    “你,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因为是说到了自已的心事,秦然还是有点心不在焉的,手里抓紧了自已的衣服,虽然说心里不紧张;但是嘴里却还是胡乱说着话。没错,她说的很对,因为他想要的就是给他的爹爹报仇。

    “如果说我可以帮你呢?你会怎么样?虽然说我是一方刺史我做事也是确实都是按着公正的态度来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私底下没有我想完成的事情。”

    “你是在认真的吗?我怀疑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

    “这有什么的,虽然说我不能用娶你的方式或者是说别的过激方法,但是起码我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帮你,这也算是做到了啊。”

    宇文烟她早就猜到了秦然担心的是什么问题,一个男子如果出生不好的话还是个私生子,这你让别人怎么说?也只有通过自已的努力才能得到她们的欣赏!

    但是秦家现在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她会不知道?毕竟秦俞远还在这里呢,如果帮了秦然的忙或许他们的重心会放在秦然的身上,对于秦俞远就会放松警惕;到时候她也好办事了。

    “好,你说吧,你想要怎么办。”

    秦然顿时感到了一股挫败感,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已再反抗也没有用了;他只是一个男子就算姐姐能帮他的忙,恐怕他们的心思都不是一起的!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那不妨就在她这里试试!

    “你的姐姐现在是一个最大的阻碍,但是我却又想让她成为我的手下人!!这一点只有你能做到,你应该知道我除了这个刺史的身份,还有两个身份,是本颐堂的老板和武林盟主吧?”倒了一杯上好的菊花茶,拿了两个杯子放在台面把一杯茶端在秦然的面前说道。

    “你要让她帮忙?这是什么意思?”

    他也不会顾着说这茶杯会不会有毒,反正就是直接喝了下去;毕竟如果要毒死他何必这么大费周章的;跑来请自已弄这个是否是鸿门宴的东西呢?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秦素跟我有天大的仇恨,我想让她在意的东西一点点的消失;这也是你所希望的不是吗?我们两个人合作把让我们痛苦的人全部都给绳之以法,这才是正道!”

    “但是,你的意思不会是想让我那个好姐姐去你的本颐堂帮忙么?”

    “对,只有这样她才能正面的听从于我,我知道你那个姐姐看样子就是像那种让人感觉野心特别强大的女人!用这个去跟她说绝对没有问题。”

    或许是因为自已的这个计划显得有些高兴,很难找到又有这些好友跟她一起如此的痛快说到一块去了!没错,她说的也不是完全不对的,毕竟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策略;想让一个人从高处摔落的模样,可没有这么容易。

    “那然后呢?”

    他现在可是是相信了,人的眼神会杀死人的说法了,刚刚这个女人的寒光露出了像刀子一样的东西,可怕!让他吞了吞口水!

    “我要让秦素在意的东西,一点点的消失当然你不用害怕,你并没有什么过错,因为我是查到了你姐的不法证明;我才出手的,只不过直接处决了她的话,太过便宜她了!”

    “而且,就算是你不跟我合作,你觉得你还有机会跟谁合作吗?你找的那些人有一个是我的夫郎这个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用了意念,让月琉璃把他们的资料给传了过来,有时候真觉得很好,居然有法术这个玩意如果放在了现代恐怕会成为最新的科技发明了吧!但是,在古代却是很普通的。

    “呵呵,跟你这种人合作还真是恐怖,没有谁能动得了你,恐怕只有身边的男人或许才能动你一根汗毛了!没错,当年听爹爹说他跟他的情人其实就是两情相悦的。”

    “但是却是因为,秦素这个女人从中作梗!别看她表面很严肃的样子,在私生活里实际上糟糕透了,我是多么不想成为她的儿子!还是一个私生子,不能见人!你说这让我如何是好。”

    宇文烟较有兴趣地看着秦然憎恨的眼神,是多么强烈这更加让她知道了利用秦然来对付她们一家是明知的选择!但是并不是说这是在利用,这也就是她们所说的互相利用,不是吗?何尝他又不是在利用着她?

    “好了,不用为这种人生气,我们的日子还有很多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