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双生锦 > 第六百二十章 门不当户不对
    权墨冼掏出一张青色手帕,拭去指尖那滴血珠,心绪起伏难平。

    他见过谭阳此人,更知道谭家的来历。

    与自己相比,谭阳虽然并未入仕,但无论是家世、身份、年纪,都远远优于自己。方家选中这个人,无疑更看重的是方锦书本身的幸福,而不是为了政治利益。

    在这上面,权墨冼对方家是敬佩的。

    朝中的文武百官,能像方家一样替子女谋取幸福的,当真数不出来几个。

    而自己,究竟是何时,对方锦书这个浑身是谜的女子,有了别的想法?

    权墨冼不是逃避的性格,既然猛然发现了自己在意方锦书的这个事实,便干脆抽丝剥茧的,沿着时间的脉络回忆起来。

    两人的头一回见面,显然不可能。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个小女娃。

    权墨冼还依稀记得,在那个午后,阳光照射在她的面颊上近乎透明的茸毛上,毛绒绒地像他养过的小鸭子。

    那么,是在北邙山上,自己避雨遇见她的时候吗?

    还是误撞见她泡温泉的那次?虽然,那时她的年纪还很幼小,其实他也什么都没看见。

    如果都不是,那么是后来在靖安公主府见到她,知道是她救了霏儿?

    还是放河灯时,两人遥遥相望的默契?

    是在灵堂上,自己矢志复仇,她将关键的人证交给他时,那份意外的感动?

    还是,她将徐家父子托付给自己时,对他的那份全然信任?

    难道,是方才那匆匆一瞥,惊觉她已长大成人?

    思量良久,权墨冼才发现,一向以思路清晰敏捷为自傲的他,却想不出头绪。

    只觉得,从遇见她开始,她就闯入了自己的生命。

    原以为自己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在短暂的缘分后便再难相见,各自相忘。怎料到,这一次又一次的重逢,或巧遇、或有意,让自己已经慢慢习惯了她的存在。

    权墨冼叹了口气,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这不是习惯!

    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侵入了自己的心,而自己却毫无知觉。

    直到今日,亲眼看见她和她可能的未来夫婿的见面,自己才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心。

    这份情绪来得陡然,却早已深潜,只是眼下才爆发出来。

    而且,权墨冼十分清楚的知道,他对方锦书的感情,和对林晨霏的完全不一样。

    对林晨霏,他只想给他一个安稳优渥的环境,好好保护着她。一来为了报答师恩,二来她就像是一个妹妹,他只想给她最好的。

    然而对方锦书,他想拥有她,好好看看她。想和她一起生儿育女,想要和她共同面对风雨,携手共度人生。

    想到这里,权墨冼摇摇头,苦笑起来。

    算了!

    就算是确认了自己的感情,那又怎样?门不当户不对,自己拿什么去娶她。方家,也不会愿意将她嫁给自己做填房。

    可是,她云英未嫁,自己也没有妻室,难道真就没有半分可能吗?

    这让他怎么甘心。

    然而,不甘心又能怎样?

    权墨冼的呼吸慢慢平缓了下来,将心绪一一抚平。

    这份感情,就让它埋在心头,当做从未发生过吧。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还有血仇未报。唯愿她这次的婚事顺顺当当,不要再闹出什么波折来。

    看着她能幸福,或许也是自己的一份快乐。

    能这样默默地看着她,祝福她,就够了吧。自己要做的,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快速强大起来。只有如此,才能保护家人。或许有一天,也能帮上她的忙。

    他总觉得,在方锦书的心底,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在她心头的孤独,并不比自己少。

    虽然他不懂,一个家庭和睦的大户人家千金,这样的孤独感从何而来。但这种感觉却是实打实的,他相信自己的直觉,绝不会错。

    所以,她所图谋的事情,也许会需要自己的力量。

    清风掠过林间,树叶发出哗啦作响的声音。太阳投在地上的光斑一阵晃动,动摇着权墨冼的心神。

    方锦书不知道,在她走后所发生的事情。

    走了一圈,她重新回到女眷云集的厢房中。悄悄环视一圈,却没有再看见徐婉真的踪迹。难免有些遗憾,却也不打紧。这次的目的,总算是达到,往后循序渐进即可。

    和相熟的姐妹们坐在一处,几人说笑之间,时间溜得飞快。

    牡丹花会的宴席散了,方家的马车离了公主府,朝着修文坊驶去。在上车前,方锦书吩咐芳菲,让她传话给高楼,留意着徐婉真的动静。

    马车缓缓驶过坊间,一帘之隔,就算不能亲眼看见,也搁不住市井才有的热闹喧嚣。

    司岚笙端坐在车中,看着方锦书笑着问道:“书儿,难得出来一趟,不若我们顺道去南市里一趟?”

    “眼看着你长大了,妆奁匣子里的首饰,也该添几样才是。”

    她这是心疼女儿,想要略作补偿。为名声所累,未能好好操办及笄礼不说,这两年越发的足不出户。

    眼下有了谭家的亲事,司岚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想带着方锦书去散散心。

    “不用了,母亲。”方锦书笑着摇头道:“从小到大,女儿从母亲这得的好东西可真不少。哪里需要这么多,没得浪费了。”

    “说什么浪费?”司岚笙不赞同道:“姑娘家,哪怕用不上,也该都备着才是矜贵。”

    “母亲教训得是,只是女儿这会有些累了,想早些回府换了衣服。”

    在逆天改命之前,方锦书不想生出什么不必要的变故。深居简出,无疑是避免横生枝节的最佳法子。

    说着,她轻轻掩口,打了一个哈欠。

    见她神色疲倦,司岚笙心疼起来,吩咐车夫直接将车赶回了方家。

    翠微院里,因少了方锦晖的存在,显得冷清了许多。

    方锦书是个不多言的性子,每日除了跟着花嬷嬷习一些规矩礼仪,便是在房中看书作画。下人们生怕扰了她,进出都小心规矩,院子里安静得很。

    回到房中,芳芷上前伺候着她换了家常衣衫,方锦书坐在窗下,想起今日和谭阳的见面。

    如果没有意外,这个人,就会是自己未来的夫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