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名门春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以汝之钱攻汝之城
    苏渊站在王都最奢华的花楼面前,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帖子,欲进不进。

    早就听闻晋王好美人,府中的姬妾多得都要溢出来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因为这厮办个宴会都要选在花楼之中。

    “哎哟喂,这不是我亲爱的战神兄弟么?怎么杵在门口不进去?也是你一个雏儿怕是见了美人两股战战呀!”

    苏渊一听到这个让人厌恶的声音,便知晓是他的长兄苏男生。

    苏男生长了一对极其难看的双眼皮,偏还生得胖,就差没有在脸上写下四个大字:吾是草包。

    苏男生见苏渊不说话,自觉无趣,快步的走了进去。

    苏渊在门口站着,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今日整个王都但凡有点儿钱的家族都来人了,这个晋王实在是太会玩儿了,简直激起高句丽的靡靡之风,成为纨绔子弟心中的标杆。

    只听得一阵铃铃铃的声音响起,苏渊不再犹豫,大步流星的迈了进去,一进门便有穿着胡服半透薄衫的高句丽花娘提着荷花灯引路,“将军这边请。”

    苏渊蠕动了一下嘴唇,将目光转移到了天花板上,晋王这个色胚子,就不能让人多穿一点么!虽然已经四月底五月初了,这些女子难道不会觉得冷?

    他就很怕冷。

    花娘将他引到了一间雅室的门口,跪坐在地拉开了房门,苏渊一瞧,好家伙,晋王一左一右坐着两个美人,一个喂他吃果子,一个在他胸口画着圈圈……

    贺知春一见苏渊来了,拍了拍云霞乱动的手,“小乖乖边儿去,苏将军来了,去挑几个好看的来……”

    云霞赶忙站起身来,她要是再粘在贵主身上,她觉得崔御史要把她给剁了喂狗了。

    苏渊被那句小乖乖吓了一跳,顿时红了脸。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这三个字说得这么撩人,她明明说的是那个美人,眼睛却直直的看着他,好似那三个字在说他一样。

    双方寒暄了几句,苏渊便坐了下来,才刚刚坐定,就有两个衣着清凉的小娘子挤了过来,苏渊猛的站起身来,“我不喜欢这个。”

    贺知春恍然大悟,又招了招手,这下子来了两个千娇百媚的小郎君,“原来你好男风,早说啊!”

    苏渊的脸已经黑成了锅底,同崔九有得一拼了。

    “我也不喜欢这个。”

    贺知春一脸震惊的看着苏渊,啧啧了两声,“苏将军真乃神人!薛贵元魁寻两个壮汉来……”

    苏渊已经要炸,“谢了,我什么都不用。”

    贺知春拍了拍他的胸口,同情的说道:“不举是病得治,你怎么能够讳疾忌医呢?寡人在大庆觅得一神药,保证你生龙活虎,一会儿要拍卖的,非常适合你……”

    苏渊往旁边挪了挪,内心的小人已经在撞墙,我说什么你都能想歪了去,我不说话还不行么?若不是太后要他来拍一套首饰,他是绝对不会来这个鬼地方的。

    正在这个适合,只听得啪的一声,之前在这里画圈圈的美人,已经跳到台上去了。

    “大家请看,这第一样乃是我大庆天丝锦。乃是用挑选出来的王蚕,喂食珍珠粉,金粉之后吐出来的丝,因此天生便有珍珠的光泽,带着淡淡的金贵之色。那绣娘必须个个肤白貌美大长腿,花上一年的功夫才织得出这么独一无二的布来。”

    “诸位都是品味高雅之人,请看你们自己个身上的丝绸,再看看这个大庆御造贡品,就知晓是多么尊贵了。五匹布起拍,一百匹分二十组,每一匹都是独一无二绝对无相同的花色……价高者得。”

    云霞脸上带着笑,心里一片茫然,我是谁?我在说什么?我自己也完全不知道啊!就这布,大庆多得是啊!贵主就是挑选了一百匹不同花色的就来了忽悠土包子了?

    大庆新改良了织机,新的丝绸的确是比以前的要色泽华丽许多,大庆如今自己国内都供不应求呢,高句丽的人哪里见过这个,一时之间都被镇住了。

    ……

    “这一件,乃是王公贵族全享典藏酒,一年只产出十瓶,晋王深受圣人宠爱,因此才分到了五瓶,其中有两瓶作为国礼送给了你们姜太后。朋友们,这酒入口如烈焰,保证你们喝了之后龙精虎跃……啧啧,你们懂的~”

    云霞的话音刚落,贺知春就看了苏渊一眼,“这个特别适合你。这酒窖藏五十年,用五千坛最好的酒才能制成一小瓶,其中蕴含着天地之精华,日月之光辉!”

    虽然就是烈焰酒,但架不住我用了这么贵的瓶子装啊,还有那盒子!物以稀为贵,怎么着也得卖上一大笔钱啊!

    苏渊铁青着脸,这酒他已经尝过了,的确是前所未见的好酒。他想着,忍不住还是叫了价……

    贺知春瞧着那飞涨的价格,心中乐开了花,高句丽这地方好,人傻钱多速来!

    至于以后他们发现大庆到处都是这酒,便宜得很,要找她算账?

    不好意思,高句丽到时候都亡了,谁还管你啊?

    ……

    “现在,我们到了最后一件,经过大庆第一高僧智远大师开过光的一块天石,别看它黑呼呼的其貌不扬,此时从天而降,带着七彩霞光。现在请吹掉灯火……”

    众人一瞧,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这黑色的石头像是夜明珠一般,发出了点点星光……

    “点灯!”云霞咳了咳,“这吉祥送子天石,能够测出一个人是否有福气,像我这样的人因为跟了晋王,才让天石散发出淡淡星光。当年天宝公主一握,此石犹如皓月当空。诸君可以回去试一试。”

    “此石头若是给女子佩戴,能够增加气运,多子多福。我大庆大理寺卿孙大夫,原本成亲多年一直无子,圣人怜惜,将此石借给孙大夫妻子佩戴,结果你们猜怎么样?他一口气生了八个儿子!”

    远在长安城的孙弗打了几个喷嚏,哪个兔崽子又再骂某?

    云霞挺了挺胸膛,看了一眼贺知春所在的包厢的方向,贵主啊,我会不会被打死啊?

    这就是你在路上捡的一块黑石头,在上面涂了会发光的粉末啊!

    贺知春笑了笑,怕什么啊,又不是我们骗人,是晋王骗人啊,他们要找找晋王去!再说了,他们若是握了不亮,那只能证明他们没有福气啊,同我有什么关系……

    贺知春看着忽悠到了巨款,心中了乐开了花,哎哟喂,军饷筹备齐活了啊!用你们的钱来打你们,多让人高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