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鬼才弃女:误惹妖孽国师 > 第651章 庆功宴6
    一个时辰后,阴山关门口处。

    曲墨尘终于拖着风绝回来了,而风绝一脸衰地在旁边抱怨道:

    “师傅啊,我们俩小别胜新婚,您就别打搅了,行吗?”

    曲墨尘面不改色地吐槽道:“人家姑娘还没答应你吧,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做上门女婿了吗?回去把纸符写个百八十遍再跟我说这事,要不然,别想我同意你们在一起。”

    “师傅,不带你这样的!”

    风绝一双英俊的脸,此时却无比搞笑,都可以做表情包了。

    听着耳边的哀嚎声,曲墨尘直接横了一眼过去;

    拖拖拉拉的也就算了,竟然还在这里吵,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风绝感受到曲墨尘眼中的杀意,顿时就不吭声了。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如果继续哀嚎的话,那等待他可就不是百八十遍的抄写那么简单了。

    见耳边不吵了,曲墨尘这才放过了他,但是远处的嘈杂声又传了过来。

    “云督军,你就是我的前世情人!”

    “云督军,你好美!”

    “云督军!云督军!云督军!”

    ……

    一阵一阵的欢呼的声音传了过来,还有人在吹着口哨,为云督军打call。

    云督军?曲墨尘皱了皱眉,难道是云璃?

    不由分说,甩下风绝,立即就冲了过去,但是到了那里,只是一眼,他就再也别不开眼了。

    人群中央,高台之上,站着一位绝美的女子。

    女子面容姣好,娇小的脸蛋上摸了许些胭脂,使她看上去如仙女下凡一样;及腰长发用一个流苏簪子梳了一个小结,带着飘飘欲仙之感;身穿淡紫色的绣衫罗裙,脚上穿一双软底睡鞋,恐怕就是天边明月,在她的美貌之下,也要黯然失色。

    ‘云璃?’

    早已耳熟能详的两个字,在曲墨尘脑海中响起;

    “云督军,唱一个,唱一个!”

    “唱一个!”

    “唱一个!”

    耳边的杂音,让曲墨尘恨不得把这些目睹云璃芳容的男人全都弄死,但紧接着,一个动听的声音,吸引了他极大的吸引力。

    高台上,音乐奏响,云璃唱道:

    月照故里听马蹄

    带半世的记忆

    江河未必会随我独自老去

    叶溅着雨榕树下

    我披上湿透的蓑衣

    向远方遥望着哭泣

    混沌中

    有多少痴痴爱爱在作俑

    (有人发梦我在发疯)

    你陪我再撞一盅

    离离合合时逢乱世此情最浓

    (故事不用有始有终此段只是命运作弄)

    谁明了我心自逍遥怎么庸

    不必说也不求谁能懂

    拭唇上的裂缝

    卸下了战戎

    为你歌颂

    策白马啸西风

    若我醉就醉死在梦中

    随战鼓雷指你看那道彩虹

    这伏兵还未动即如弦上弓

    山海啸箭万支火光涌

    我生于混沌中

    你应当读懂我的心痛

    持着利斧欲劈开爱恨朦胧

    待战火燎原后生死难与共

    方知此情有多重

    战乱时

    你在我掌心沾了一点泥

    (别在做序听我叹息)

    写成残垣一道迷

    关于分离从来不是谁的传奇

    (那些过客回忆过去过去缘分只待回忆)

    我仿佛

    又听到你哼着乡曲

    山那方小镇满怀风雨

    我会为你饮下去就算醉过去

    难逃此局

    刀剑如谱过曲

    就让我成为你的音律

    你若愿意

    我化身焰火飞絮

    借一冬的寒意呼吸着呼吸

    交杂离别时刻的诗句

    旧桥人潮百里

    只有我涌着万股思绪

    本是红颜为何唱着小生戏

    身后谁试探说原来真是你

    刹那混沌再开启

    策白马啸西风

    若我醉要醉死在梦中

    随战鼓雷

    指你看那道彩虹

    这伏兵还未动即如弦上弓

    山海啸箭万支火光涌

    我生于混沌中

    你应当读懂我的心痛

    持着利斧欲劈开爱恨朦胧

    待战火燎原后生死难与共

    方知此情有多重……………………《混沌》 by流月